拼個車回家過年吧!多種選擇 總有一款適合你

2017-01-16 10:37:42|來源:山西日報|編輯:趙妍

  編者按:

  春節臨近,春運來了。

  春節,對於中國人而言,是最看重的傳統節日。儘管假期頗短,儘管道阻且長,儘管拖家帶口,仍要執拗地回家過年團圓,這幾乎是每個在外遊子的共同心願。不管是乘坐火車、飛機,還是開車自駕,那些拿著大包小包的男女老少,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平心而論,這幾年春運的條件比前些年好了很多,運輸工具的舒適度增加了,出行選擇增多了,各種人文關懷措施也日漸成熟,出行的質量逐漸變成大眾關注的焦點。

  回家的路途,我們更多看到的是路網的四通八達、交通方式的更迭變化,細微服務的體貼溫馨。路途之變、環境之變、幸福之變,種種變化就是當前我們現實生活的美好基調。

  這種變化,讓回家的路不再遙遠,而是更為便捷舒適;這種變化,讓人與人之間不再陌生,而是更為融洽和諧。

  歸心似箭,回家的路讓我們體會到了真實的情感,幸福的生活。

  拼個車回家過年吧

  去年中秋節回老家,我抱著玩的心態在網上發了個“拼車”信息,最終果真有兩個在省城上大學的小老鄉來坐我的車。這樣算下來,相當於來回的高速公路通行費他們出了,我自個兒只負擔了來回的油費——太划算了。兩個年輕人也直呼過癮:高鐵的價格、“家到家”的服務享受。

  可是按相關部門規定,我的行為是“跑黑車”。

  現在,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春運,面對各種客運工具爆滿,回家過年的人“一票難求”,相關部門適度放寬網約車政策,充分利用好“尚有空座”的私家車,讓買不上客票的人“拼車”回家過年,不失為一種理性的選擇。一家網約車平臺公佈的數據顯示,目前跨城拼車預約訂單已經達數十萬,而且數量還在不斷激增。

  去年交通運輸部關於網約車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中指出:“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拼車、順風車可以存在;北京市交通委2014年發佈了《關於小客車合乘出行的意見》,規定市民簽協議拼車,將不會被認定為非法運營的“黑車”,同時可以合理分攤費用。這些都是拼車取得“合法身份”的一個標誌。

  可是,如何界定“不以營利為目的”這個標準呢?就以我的拼車經歷為例,我收了小老鄉的錢,從我個人來說,我當然是“不以營利為目的”,只是讓拼車人和我分攤了本次出行的用車成本。可是如果相關執法人員查起來,會以我的說法,或者說會站在我的角度認定我的行為嗎?

  從上網發帖邀拼車、求拼車,到在公益平臺上共享拼車信息,這些年,“拼車”作為一種自發行為,越來越成為一種普遍現象,也滿足了許多人的出行需求。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個商機,網約車平臺、網約車軟體應運而生。如何規範、約束和管理好這些網約車軟體和網約車平臺運營商,以防止他們為了搶佔出行市場而忽視了最起碼的保障司乘安全的社會責任,這是非常必要的。

  而與此同時,面對春運這個特殊時期,相關部門如何適當放寬政策,讓更多的人利用網約車軟體、網約車平臺,安全、順利地拼個車回家過年,也是非常必要的。

  本報記者 辛義生

  多種選擇 總有一款適合你

  2003年大學畢業後到北京工作,從此,郭曉便成為春運大軍的一員。車票上一頭是北京,另一頭是故鄉平遙,載著滿滿的鄉愁和對未來的美好期望。

  2016年12月28日,她發給我一連串驚訝的表情,用手機沒刷到春節回家的高鐵火車票,她有些著急。郭曉又迅速地用手機尋找飛機票,最終選定臘月廿八早晨飛往太原的航班,機票加其他費用,接近1200元。183元一張高鐵票便可從北京直達平遙,近1200元乘飛機到太原,再乘汽車到平遙。價格差有點大,但她已經顧不上許多了。“能買到飛機票就不錯了。”郭曉對家中的父母還有弟弟一家是滿滿的牽掛,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把買給大家的禮物打包交給了快遞公司。

  在北京工作了14年,最初幾年回平遙坐火車需要十余個小時,郭曉儘管買了臥鋪,一路下來還是會覺得腿脹,全身酸痛。開通高鐵之後,北京到平遙僅需要四個多小時,回家的次數也就多了。有時週五乘高鐵回了平遙,週日又乘高鐵返回北京。有一年春節她邀請父母到北京過年,父母第一次乘坐高鐵,對現代交通的便利大加讚賞。去年春節她還和朋友開車回家,從北京出發,一路上說說笑笑,五個多小時就到了平遙。返程的時候,兩人特意去了趟心慕已久的五台山景區。郭曉說:“遊覽了全國那麼多景區,山西的景區最有味道,尤其過年的時候,年味十足。大概是因為這是故鄉吧,是心感到最熟悉和安寧的地方。”

  “回家的路越來越順暢,有多種選擇,總有一款適合你。”手機那頭,她發過來一個調皮的表情。

  本報記者 晉帥妮

  準點拉高幸福指數

  有兩個數據可以比較一下:一是2017年,中國民航春運客運量預計達5830萬人次,同比增加10%;二是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航班準點率是30%,一多半的航班不能準點起降。這個數字看著有點讓人愁,因為春運期間買了漲成全價的飛機票的人,多半是為了舒舒服服早點回家、輕輕鬆鬆快點出去玩,結果坐飛機的人越來越多,機場準點率越來越差,人擠人,都帶著煩躁情緒,像要點著的炮仗,很容易把那點好不容易滋生的幸福感磨滅掉。好在,我們省內的機場都挺好。

  經過幾十年春運的磨合,隨著科技水平和服務理念這兩個主要因素的提升,大部分國人的出行條件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對於春運期間各交通工具的“緊張狀態”,很多人都已習以為常。絕大部分即將出行的人會合理提前預約自己的行程:對搶到的火車票竊喜,聯絡熟識的大巴司機,給自己的愛車拋光打蠟,查查天氣看看航班。除了堅守工作崗位的,十有八九的中國人都回家了,當然也有南方的想去賞雪,北方的到海邊看比基尼。

  一進春運,太原機場拉開了2017年春運保障序幕,“安全隱患零容忍”是最重要的原則,然後是安全和週到的服務。

  據機場工作人員介紹,農曆春節前夕,太原機場飛往北上廣深等商務航線機票充足,折扣較低,普遍在4折到6折,飛往成都重慶貴陽等返鄉航線票量充足,折扣維持在7折以上。飛往海南方向機票極為緊張,海口僅剩少量全價票,三亞已經基本售罄。其他旅遊航線例如廈門、昆明、福州等余票充足,折扣均在7折左右,其餘東北、烏魯木齊、呼和浩特等北方航線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折扣票。

  本報記者 冷雪

  再也不用坐馬扎了

  對我來說,春運就不是一個愉悅的話題。

  那些年應縣不通火車,通往省城的班車就那麼兩趟。平時還好,但是一到春運期間回老家坐長途汽車就相當“不愉快”了。更準確地說是,最痛苦的體驗集中在正月初六初七這兩天返程高峰。一旦搶不上兩個人的那排座位,三個人一排的座位必定是要坐四個人!更多時候是,花上平時兩倍的票價只能擠在大巴車過道媮{時加的小馬扎上!

  記憶中,好多年來,一般流程是這樣:初六晚上,父親就開始給大巴車老闆打電話預約座位,但是一般都白搭。都是鄉里鄉親,座位根本留不住,誰搶上算誰的。初七淩晨五點多,老媽就開始在廚房煮餃子,怕兒子餓著。匆忙吃上幾個餃子,就冒著雁北零下20攝氏度的寒意和父親去大巴車老闆家門口找車去。到了地方往往還是車不在,從來不知道去哪了。反正是打上幾通電話,找到車了,最後上車一看座位也沒了。那就在過道上抓緊挑小馬扎吧,儘量坐到過道中間,相對穩當點。每到這時,我就在心媕q默把鐵道部詛咒若干次的同時思考兩個問題:應縣什麼時候才通火車呢?最早登上長途大巴車的那位,到底是幾點起床的?折騰上一兩個小時,大巴終於發車了。

  回到太原一般也就快中午了,給父母電話報平安。人困馬乏的春運返程之旅也就結束了。

  好在2014年,隨著韓原鐵路建成,應縣終於通火車了!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給家人打了電話,就像自己有什麼喜事似的。硌的屁股生疼的小馬扎,終於再不見了!

  本報記者 常慧忠

  回家的路更快更好

  什麼是幸福?也許每個人心中的答案各不相同。對於年逾六旬的母親來說,新春佳節能回到遠在100公里之外的老母親身邊,和舅舅姨姨們在一起熱熱鬧鬧過大年,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感受“家”的溫暖,就是最大的幸福。

  100公里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母親的老家在晉中市的山溝堙A一座普通的小縣城,交通不是很方便,連接太原的國道彎多坡陡,事故頻發,極易堵車,遇上雨雪天氣更是難以通行。因此,在太長高速公路沒有通車以前,母親擔心路上行車危險,一直不讓我開車回,而是選擇乘坐比較安全的火車。

  可是,過年坐火車也挺煩惱的。最一開始,路上耗時將近4個小時不說,“綠皮車”上人多擁擠、保暖性差,簡直就是一種煎熬。後來,隨著鐵路不斷提速、列車更新換代,“綠皮車”換成了空調車,乘坐環境隨之大為改觀,乘坐時間也明顯縮短,由4個小時變為2個多小時。

  2005年年底,太長高速公路正式通車,極大地縮短了太原與老家間的時空距離,1小時回家的夢想終於實現。行駛在開闊平坦的高速路上,車子一路向南,黑亮的瀝青路面在冬日的陽光下閃閃發光,與路面上醒目的白色標線交相輝映。高速路雖然車來車往,但一路暢通,兩旁的景物瞬間被拋在身後。母親說,高速路拉近的不僅僅是家的距離,還有親人們之間的感情。團聚,或許是過年最大的意義所在。

  最近,母親聽說太原至晉城之間的高鐵開工建設了,十分高興,因為這條鐵路將從老家經過,未來回“家”的路將會更快更好走。母親說,速度正改變著我們的生活。路越來越好走,讓一家人經常團聚成為現實。

標簽:春運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