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管理漏洞不能用生命來買單

2017-03-20 16:54:52|來源:國際線上|編輯:趙春曉

涉事的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資料圖)

  韶關市政府新聞辦消息,今年2月中旬,在發現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存在有托養人員死亡的情況之後,韶關市公安、民政、衛計和新豐縣相關方面組成專門工作組迅速開展調查。調查發現練溪托養中心不具備托養條件,民政部門已于3月2日正式取締該托養中心,對現有733名托養對象進行了妥善安置。(3月20日界面新聞)

  如果不是自閉症少年雷文鋒的死亡,如果不是他的死亡被媒體報道,可能大多數人對於“託管中心”這個機構是負責什麼的都未必清楚,作為民政系統下面的一個社會服務機構,在很多地方,是被以購買社會服務的方式由個人承包的,就像其他一些需要購買社會服務的政府部門找社會培訓機構培訓農民工技能一樣,政府有相應的專項經費,社會機構提供服務,二者通過協議對接,非常自然,沒毛病。

  但是在練溪托養中心事件中,我們看到了太多的不正常,太多的“有毛病”,太多的不理解。當然最衝擊人心理的是短期內大量被托養人員的死亡,49天死亡20人,如果這個數據最終被官方證實,那麼對於這些人的確切死亡原因的追查則必須要“一查到底”,因為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密集死亡這麼多人,除非發生了什麼大規模的疫情,造成了交叉感染,而此類疫情又不是現代醫學條件所能控制……但依照常識,此種可能性不大。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20多名被託管人員短時間死亡,目前沒有調查結論,不便隨便評論,但通過相關新聞媒體的報道,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各種明顯的管理漏洞,也足以讓人瞠目結舌。

  比如托養中心的選址,竟然是利用廢棄的看守所來改建,並且被托養人員的住宿和看守所犯人的住宿並無二致,也是睡在水泥大通鋪上,廁所同樣也是在房間內,因為沒有沖水設施,屋內臭氣熏天……難以想像,在這樣的環境中,被托養人員的身體健康怎麼得到落實和保障。

  再比如托養中心的承包管理,承包人和財務控制人並不是同一個經營主體,背後竟然還有當地公職人員參與,而且是取得財務控制權,而實際承包人看似更像是“前臺經理”的角色,這其中是否有貓膩,恐怕也是下一步紀委部門重點調查的地方。

  練溪託管中心事件發生後,今年2月24日,新豐縣民政局要求這家托養中心整改,原因是“存在內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離崗至今未歸等問題”,並要求各委託機構接回各自的托養人員,共計733人。

  “存在內部管理不完善”,這樣一句大而化之而又充滿官方意味的表述,並不能讓人們充分窺見事情背後的真相,反倒是增加了一點點在幾十名生命逝去面前的冷漠,大家對於“內部管理不完善”其實已經非常肯定了,不需要官方的再證實,大家需要的是細節,是直接暴曬在太陽光底下的蠅營狗茍。

  讓人感慨的是,現在網上依然還有2014年深圳市民政部門負責人到該托養中心考察的新聞資訊,其中還有“我局對流浪乞討人員的托養工作也非常重視,認為練溪托養中心在管理設備上較為完善,能在居住環境、醫療護理、食物衛生等方面要保證安全”的表述,如今再看這篇報道,讓人有一種“恍如隔世”的穿越感。

  託管中心作為民政部門救助管理的一個窗口,是民政部門直接面對流浪乞討人員和特殊困難群體開展社會救助的機構,關係到整個民政部門乃至整個城市的社會形象,按理說,相關部門應該通過嚴格的監管,格外愛護這張臉面才是,但是讓人遺憾的是,直到自閉少年之死,直到媒體報道了,相關部門才用客車接走被托養人員,才開展調查並追究責任人,對於被接走的托養者,他們會去哪,會得到怎樣的托養,我們依然也要關心。

  對社會群體最弱者的關心和體恤,彰顯社會文明進步的程度。管理漏洞不能用生命來買單,這是最基本的社會管理常識,我們不能老是讓常識“常失”。(作者:王庭)

國際線上官方微信

國際線上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