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從杭州到漢堡:G20長期機制化建設支持非洲發展

2017-07-06 13:02:27|來源:人民網|編輯:賈雪靜

  即將在漢堡舉行的G20峰會突出了支持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特別是G20與非洲合作的主題。這本身是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通過《二十國集團落實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行動計劃》,並啟動《二十國集團支持非洲和最不發達國家工業化倡議》的直接承續。德國作為2017年G20系列會議主席國,在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並成立了T20非洲常設工作組(T20 ASG),啟動了T20非洲論壇的機制化。可以預期,G20漢堡峰會公報及相關文件將進一步落實後續行動,並使G20作為全球治理重要平臺在落實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17個大目標中發揮重大作用。

  G20與非洲合作中,有三個基本問題需要給與特別重視,並努力完善切實有效的國際社會合作平臺。

  一、非洲糧食安全和農業發展

  非洲需要發展的領域眾多,但第一個優先問題是免除饑餓,實現糧食自給。當非洲發生重大饑荒時,任何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發展都退居次要地位,或者進程被打斷。2007至2008年席捲36個國家的世界糧食危機中,喀麥隆有24名民眾在糧食暴動中死亡,索馬埵釣滮H死亡,號稱沒有人會死於饑餓的埃及,一個普通家庭一天只能吃一頓飯。非洲目前人口已達10億,30年後將達到20億。糧食問題將是生存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其他發展問題都是一句空話。

  (一) 非洲並不缺乏可耕地

  據世界銀行統計,2013年世界各國可耕地面積佔國土面積總平均是10.9%。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為8.8%,中東北非為4.7%。但岡比亞、馬拉維在40%以上,貝寧和布基納法索超過20%,埃塞俄比亞、幾內亞和肯尼亞也超過或十分接近世界平均水平。詳見下表。

  

  非洲本來並不缺糧,倒是西方社會長期實施糧援後缺糧了。因此,根本的途徑是援助非洲建立可持續的、可自給的糧谷種植業和加工業。

  過去50年來,非洲國家農業生產取得了長足進展,一些國家增長速度明顯超過了世界平均。詳見下表。

  

  (二)成立G20非洲農業促進中心

  支持非洲發展糧食生產,實現糧食自給,需要二十國集團有力的技術支持和資金援助。建議G20成立非洲農業發展促進中心。基本任務包括:第一,跟蹤、收集、匯總非洲國家糧食及農業發展的最新動態、計劃、進度、主要項目、需要解決的問題和合作途徑;第二,推動協調G20國家派出不同形式的專家隊伍、技術小組或農業企業高管,幫助非洲國家擬定農業發展規劃和相應水利設施規劃,推廣農業技術、選種、施肥和實施現代化管理,以期大大提高單產;第三,聯絡推動G20和多邊機構的農業開發援助,及私人投資。爭取在2030年前,使非洲人均糧食佔有量達到聯合國糧農組織規定的300公斤安全線,並努力接近穩定線400公斤。

  G20應充分動員自身雄厚的經濟資源和金融資源,推動私人企業對非洲的農業投資。但鋻於非洲現狀,傳統的資本主義大農業未必是有效路徑。應當積極和投資東道國政府合作,並努力切合當地情況,探討建立規模經營、吸納當地農民就業的合作農業模式。在大大提高農業生產率的前提下,釋放出多餘勞動力轉向工業。

  (三)合作強化世界糧食期貨市場的金融治理

  歷史多次證明,世界或區域糧價高漲,導致糧食危機的主要原因不是供求緊張,而是糧食投機。世界糧價並非由產糧國和進口國談判決定,而是在世界主要期貨交易所形成。糧食和石油一樣,已成金融產品,在相當大程度上遵循金融以盈利為目的的交易規律。當世界糧食供應出現緊張,投機交易隨之勃興。從而給糧食消費國帶來巨大困難。

  因此,G20應當成立世界糧食期貨市場交易規則研究中心,根據過去歷史經驗,對抑制糧食期貨投機提出治理方案,提交G20峰會認可,各國據以實施。

  G20還應與聯合國糧農組織合作,擴充世界糧食緩衝庫存。可由主要國家分攤配額並持有,根據市場需要和相應規範,予以投放,平抑糧價。世界糧食緩衝庫存由聯合國糧農組織管理,G20成員國參與。

  二、切合非洲具體情況援助工業化

  推動非洲工業化是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的一個關鍵目標,也是非洲經濟能否擺脫落後狀況的基本出路。議程的第八個目標要求最不發達國家人均GDP年增7%。考慮到人口增長率,其GDP增長率需要保持每年9%。單靠農業顯然是遠遠達不到這個速度的。中國1980年至2012年GDP年增10.0%,主要動力來自工業增長。因此,最不發達國家,以及其他大多數非洲國家需要保持工業生產的高速增長。議程的第九個目標要求到2030年,最不發達國家工業佔GDP比重提高一倍。實現這一目標難度非常大。光靠非洲國家自己的資源和技能是不夠的,需要G20給與極大的支持。

  (一) 按照非洲國家自己的發展戰略、計劃和優先領域進行投資切入

  埃塞俄比亞是經濟發展狀況良好的東非國家。過去12年,GDP年均增長10%,2016年增長8.0%。2010年起,連續實施兩個五年計劃即“經濟增長與轉型計劃”。 重點包括製造業、能源和交通。其中第二個五年計劃(2015/16-2019/20)要求製造業比重從5%提高到10%,創造100萬個就業崗位。重點有三:一是傳統的起步工業輕工業,包括紡織、皮革和農產品加工;二是直接推進國家工業化的重工業包括電子、鋼鐵、能源、機械和化工;三是直接追趕世界新興技術的新興領域,包括通訊、醫藥和生物科技等。目標是到2025年躋身中等收入國家。

  根據這一計劃,埃政府發展工業的主要途徑是工業園區建設。計劃2015-2019年五年內建設10個園區,2016-2025年十年內累計開發1000 平方公里。目前:已建4 個,在建9個,招標4個,擬建8個。

  在這兩個五年計劃制定前的2008年,張家港江蘇永元投資公司開建東方工業園。2013年,埃政府委託中國開發區協會規劃它的各個工業園。目前,埃政府主導的8個園區由中國國企業承建,非政府主導的兩個園區則由中國民企經營,其中一個是江蘇永元投資公司的東方工業園,另一個是東莞著名企業家張華榮建設的擁有6000員工的華堅國際輕工業城。張華榮的雄心是5年內在非洲最不發達國家創造10萬人就業。

  如果G20所有成員國都與非洲國家政府密切合作,根據對方需要和計劃進行投資,非洲工業化進程將十分可觀。

  (二) 在全球產業鏈中推進非洲工業化

  東亞的經驗證明,工業化能夠迅速推進的基本原因是融入全球產業鏈,或價值鏈。單純在一國內部發展工業,技術、資金來源和市場都非常有限。T20的非洲常設工作組(T20ASG)應與聯合國工發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聯合國貿發會議、非洲聯盟合作,對全球產業鏈中的非洲進行戰略研究,並提出路線圖框架。

  T20 ASG應與B20成立特別小組,對接跨國公司的非洲投資計劃,研究全球投資計劃中的非洲佈局。其中可以重點研究的領域有:礦產資源開發與深加工;鋼鐵工業;汽車組裝及零部件生產;太陽能、風能發電;食品加工工業;紡織服裝;通訊器材和設備等。

  非洲工業化需要跨國大規模工業企業,因此應與非盟和世界銀行、非洲開發銀行及相關國家政府合作,共同推進跨國大項目。

  (三) 迅速增加對非直接投資總量

  近年來,非洲接受的外來直接投資連續下降。據聯合國貿發會議《2016年世界投資報告》,2016年流入非洲的直接投資為590億美元,比上年減少3.3%,比2014年減少16.9%。在世界直接投資總流量的中的比重,2014年為5.4%,2015年為3.5%,2016年為3.4%。而2016年流入的590億美元中,57.0%流入5個國家:安哥拉(144億美元,比上年減少11.2%)、埃及(81億美元,增加77.1%)、尼日利亞(44億美元,增加45.2%)、加納(35億美元,增長9.2%)和埃塞俄比亞(32億美元,增長45.8%)。流入最不發達國家的外資額很少。外資流入的不足,非常不利於非洲工業化目標的實現。

  G20應採取切實措施,推動成員國政府和跨國公司加快對非投資步伐。T20 ASG應成立專門研究小組,就非洲主要國家改善投資環境,制定吸引外資政策措施提出有針對性的建議。

  (四) 國際資本市場與非洲工業化的結合

  非洲工業化需要非常可觀的資金。2015年7月17日聯合國第三次發展籌資會議通過了亞的斯亞貝巴行動議程,規定發達國家官方發展援助要提高到其GDP的0.7%,並努力在2020年前籌資1000億美元,用於應對氣候變化。這一成果無疑是巨大的,但只是官方發展援助,仍然遠不足非洲工業化的需要。因此,主要資金來源是國際資本市場。T20非洲常設小組可考慮建立國際資本市場特別小組,負責與世界主要金融中心和投資銀行、投資基金進行溝通和聯絡,為非洲重大工業項目尋找資金提供諮詢。

  三、G20支持非洲發展的長期機制化建設

  G20的缺陷在於缺乏常設機構,重點問題和行動容易隨著主席國的輪換而轉移。而且凡通過某項重大的、具有戰略意義的決定,往往需要通過現有多邊機制和成員國政府實現。由於支持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和支持非洲發展都是長期目標,需要在方向、方案、計劃、行動上保持高度的連續性。因此必要的機制建設應在G20漢堡峰會上提出構想,並在2017年德國主席國剩餘時間內,及在2018年阿根廷主席國任期內積極推進。主要機制建議如下:

  (一) 每兩年舉行一次G20非洲發展大會。大會在G20主席國和非洲國家輪流舉行。由G20和非盟牽頭,聯合國非洲委員會、聯合國工發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銀行、聯合國貿發會議、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參與。大會回顧兩年來支持非洲發展的進程和問題,制定今後兩年行動計劃。

  (二) T20的非洲發展和常設小組與B20成立聯合工作小組,對投資非洲的戰略和近期計劃進行聯合研究並提出建議。下設國際資本市場特別小組。

  (三) 成立G20非洲農業發展促進中心。中心為常設組織,經協商,在G20某國和亞的斯亞貝巴設立秘書處。

  正落到實處,G20的作用和影響將得到有力提升,對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的實現也將發揮更大的作用。           

  (原標題:從杭州到漢堡:G20長期機制化建設支持非洲發展)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