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強硬報復凸顯俄羅斯對美政策的窘迫

2017-08-01 09:04:35|來源:國際在線|編輯:梁生文

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圖)

  7月30日,普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在俄的1000多名美使領館外交官和技術人員中,有755名應當停止自己在俄的工作。此前,俄羅斯外交部已經宣佈,從8月1日起暫停美在俄兩處外交設施的使用權,並建議美方在9月1日前將駐俄外交官和技術人員人數削減至455人,使其與俄駐美外交官和技術人員的人數完全一致。這是對美國去年底關閉俄外交設施,驅逐35名俄外交官遲到的回應。當時,考慮到美國總統即將換人,為了避免對俄美關係未來轉圜造成影響,普京選擇了忍讓。

  而目前,美國參眾兩院已經通過了擴大對俄制裁的法案,就差特朗普正式簽字了。特朗普在此事上已很難有空間,法案的最終出爐只是時間問題。法案將使特朗普無法單獨取消對俄制裁,這意味著普京曾經希望的,美國先歸還俄外交設施,逐步減輕制裁的“幻想”徹底破滅,因此俄只得強硬回應,報復美方舉動。

  應該看到,俄方並沒有明確說要“驅逐”755名外交官和技術人員,只是說他們“應當”停止在俄的工作,並“建議”削減,這755人的構成也不明確。這種表態是很曖昧的,正體現出俄羅斯對美政策的糾結。

  俄曾對特朗普寄予厚望,其當選的消息傳來,俄國家杜馬集體起立鼓掌。特朗普正式上任後,俄羅斯方面不斷向其釋放善意,在一系列國際問題上也刻意“低調”,始終沒有放棄改善對美關係的夢想。雖然特朗普也想修復對俄關係,“郎有心,妾有意”,但無奈有個棒打鴛鴦的“岳父”。美國國內的反特朗普勢力利用俄羅斯議題大做文章,決心要把特朗普搞垮。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改善對俄關係的空間被鎖死,俄美關係轉圜的希望破滅。俄羅斯沒有等來一個力挽俄美關係狂瀾的特朗普,反而看到一個日漸跛腳的弱勢總統。普京不無鬱悶地表示,我們(俄羅斯)期待了很久,希望俄美關係可以好轉,但這不會很快發生。

  事實上,俄羅斯的對美政策已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一方面俄美關係發展不如所願,反而進入新一輪惡性互動。在美國加碼制裁的情況下,俄羅斯必須做出回應。另一方面,普京又投鼠忌器,不願完全放棄修復對美關係的幻想。從《採訪普京》紀錄片兩年多前就開始籌備可以看出,俄方早就寄希望於美國新總統任上可以打破俄美關係的僵局。普京知道,與美長期交惡,對俄羅斯的國家發展是不利的。在這種兩難下,俄的報復留了一線空間。有分析認為,這755人中可能包含不少非外交人員,甚至在美使領館工作的俄籍僱員,最終離開俄的美國外交官人數也許不會太多。

  令普京沮喪的是,在對美政策上,俄羅斯能打的牌已十分有限。俄美經貿聯絡十分薄弱,經濟實力不足的俄羅斯很難用經濟手段來影響美國。俄唯一可資依賴的力量就是軍事,這張牌打在了敘利亞,應該說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邊際效應也在不斷顯現。俄美可以在敘利亞有限合作,但如果想要兩國關係全面重啟,這遠遠不夠。從近期俄美互動看,俄羅斯在兩國關係中越來越被動,而且沒有很好的機會擺脫這種狀況。在美國主流政治力量不願放棄對俄施壓的情況下,俄美關係轉圜的可能性很低。俄羅斯唯一能做的就是降低心理預期,從幻想俄美全面合作,轉向期望關係正常化。

  同時,也不應高估制裁事件對俄美關係的負面影響。美國這次擴大制裁的象徵意味很強,其具體舉措並沒有太多新意,對俄實質影響有限,針對第三方的制裁也很難完全落實。新制裁法案最主要的目的是剝奪特朗普解除對俄制裁的權力。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解除對俄制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終,制裁可能會變成類似“傑克遜·瓦尼科修正案”的既成事實,長期存續,隱隱作痛,但又不至於讓俄美兩國撕破臉皮。而未來的俄美關係也會呈現如此“鬥而不破”的狀態,兩國關係總體上冷淡,在一定時期會表現出較強的對抗性,但也不排除在個別問題上有限合作。(陳宇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俄羅斯所助理研究員)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