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用政治“邊緣政策”處理貿易問題是玩火

2018-04-07 09:39:29|來源:國際線上|編輯:劉維靖

  在對華貿易政策上,特朗普政府在奉行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道路上越走越遠。繼4月3日宣佈對從中國進口的價值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後,5日特朗普又發表聲明說,他已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301調查”,考慮對從中國進口的額外1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是否合適,特朗普似乎有意將“貿易戰”升級。

  包括美國主流經濟學家在內的經濟學界早已形成共識:發動貿易戰在經濟學上毫無意義,也無助於解決美國經濟真正面臨的結構性問題。顯而易見,今天的全球貿易已經高度發達,主要經濟體彼此交織,任何一國、尤其超級大國發動貿易戰,必定傷及自身。舉個例子,當特朗普政府談論“中國出口”時,這些“中國出口”的商品中實際上包含著大量附加值,這些高附加值的享有者是美國的超級跨國公司。而且,用關稅來“懲罰”中國,意味著懲罰美國消費者,尤其美國低收入家庭,他們不得不掏更多錢購買中國商品。

  因此,從政治而非經濟角度去理解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思維,會發現合乎邏輯得多。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並不是經濟動作,它更多是一場政治豪賭。白宮十分清楚,在純粹經濟學意義上,貿易戰將引發何種“逆火效應”。但特朗普政府仍然選擇相信,這場政治賭博的好處將超過部分美國人即將承受的經濟痛楚。簡而言之,特朗普正在貿易問題上玩“邊緣政策”,即用外交手腕把對手逼至“戰爭”邊緣,試探對方的極限與底線。在他看來,這一策略將在中期選舉年帶來最多政治得分。

  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這種豪賭思維便在特朗普身上一以貫之。既往三十多年間,特朗普始終批評華盛頓“愚蠢”政客針對貿易對手國的政策何其軟弱無能——只不過在八十年代的語境中,美國的頭號貿易對手是日本。特朗普堅持認為,為了達成最好的貿易交易,美國必須展示“強悍”姿態。在無數報紙採訪與電視脫口秀中,特朗普在談論美國對外貿易政策時反覆強調兩點:第一,美國人已經受夠了華盛頓政客“軟弱無能”的貿易政策,這些政策讓美國人在全球化進程中被人佔盡便宜,應當讓強悍的商人、而非愚蠢的政客去進行貿易談判,為美國敲定貿易交易。第二,他的論調已經贏得美國民眾的熱烈回應,如果他本人競選總統,這種回應將直接轉化為選票支援。

  2016年,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的雄辯將特朗普一路護送進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讓中國以及其他對美貿易順差國成為替罪羊,成為2016年大選中一件極為奏效的、高度政治化的工具。問題是,當特朗普實際坐進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之後,他應該做的是找到真正對症下藥、行之有效的經濟方案,而不是接著比劃這些政治把戲。

  特朗普政府應該清楚,其在貿易問題上的“邊緣政策”並不會帶來好的結果。從長遠看,全球貿易體系規律並不會因為這種試探性的政策杠桿分崩離析、並且圍繞“美國優先”重新組織。要知道,當前中國的回擊已經導致美國國內政、商、學界的深��焦慮——美國的農民、零售商、跨國公司將在交火中遭遇重挫。

  對比美國農業生產分佈與2016年美國大選地圖,有一重要聯繫清晰可見——以大豆、牛肉等農產品為例,絕大多數以中國為重要出口目的地的美國農業州,曾在2016年把選票投給特朗普,其中還包括一些政治搖擺州。這些選票是2016年特朗普勝選的決定性因素之一。如果特朗普的豪賭最終造成牛肉、大豆、糧食、櫻桃、蘋果等農產品積壓以及農業收入的大幅下降,在愛荷華、明尼蘇達、北卡羅萊納等政治敏感州,政治風向可能轉而不利於共和黨人。

  民主黨人已經行動起來,敏銳嗅出政治風向、決意在中期選舉中借勢奪回眾議院席位。尤其隨著中國的堅決回擊,部分農業州的政治風向轉向日益明顯。華爾街精英也已明確發出警告,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玩火。

  如果特朗普執意一意孤行,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看到,特朗普搬起的石頭砸在自己腳上。(陳晨晨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宏觀研究部副主任,著有《富豪政治的悖論與悲喜(Donald Trump: Rise of the Rich in Global Politics)》,2018年4月,世界知識出版社。)

國際線上官方微信

國際線上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