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我在伊朗,告訴你伊朗人對美國退出核協議最真實的想法

2018-05-09 17:46:25|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梁生文

  5月9日淩晨,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國際社會的普遍反對,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這最終給特朗普上臺後引發的“退出風波”畫上句號,也給國際社會帶來一片嘆息。悍然退出自己參與達成且實施還不到三年的國際多邊協議,美國此舉對國際社會的負面影響不言而喻,它充分彰顯了強權國家之於這個世界的存在,以及美國之於國際秩序的破壞,再次凸顯了國際社會的弱肉強食之惡劣特徵,一些國家很可能會從中找尋到強化自身力量的理由。

  顯然,美國退出核協議對伊朗帶來的負面影響最為直接。雖然伊核協議實施以來的效果並沒有滿足伊朗的期待,但是該協議的確使伊朗擺脫了部分國際制裁,增加了石油出口,便利了國際合作。如今美國退出該協議並計劃恢復對伊朗的相關制裁,甚至威脅要對伊朗實施更高等級的制裁,這令當下經濟社會發展本就非常困難的伊朗雪上加霜。筆者近期恰好在伊朗進行田野調查,與伊朗朋友進行了一些對話,深切感受到伊朗人民對美國所為的憤恨與無奈。

伊朗城市閒聊的阿訇和市民(攝影:范鴻達)

  “如果美國真的要退出核協議,伊朗會怎麼辦?”

  “我們什麼都做不了。我們能做什麼呢?繼續進行核發展?這會遭致美國、以色列的打擊,這樣會讓我們更糟糕。政府能做的就是抗議、抗議、抗議,而這沒有意義。事實上我們無能為力。”

  波斯人是個自尊心和自信心都相當強的民族,驕傲的波斯人能說出如此士氣低落的話,這讓我感受到了他們實實在在的無奈。伊朗目前的敵人多且強大,特朗普總統本人的強烈反對自不必說,以色列和沙特也均把伊朗現政權視為自己的頭號敵對國,一直極力遊說特朗普政府對伊朗實施強硬政策。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4月30日晚上發表電視講話,期間展示了他所說的取自伊朗的大量文件顯示德黑蘭根本就沒有停止對核武器的追求,核協議事實上起到了為伊朗核發展保駕護航的作用,他直接向美國喊話呼籲對伊朗嚴加制裁。沙特也早就表達了對特朗普伊核協議立場的支持。在反對伊朗問題上美國、以色列和沙特是好夥伴。

  “沙特人買美國的武器,給美國錢,讓美國轟炸敘利亞,打擊伊朗。以色列也一直在反對伊朗。現在全世界都想肢解伊朗,美國、以色列、沙特……都不希望看到統一強大的伊朗,都想讓伊朗支離破碎。”

  歷史上伊朗與外部世界的衝突甚至是戰爭接連不斷,這造就了伊朗人具有相當明顯的“受害者心態”,在自己遭遇發展困難時外部國家往往會因此而受到責難。在伊斯蘭革命39年後的今天,在遭遇美國特朗普總統揮舞“退出伊核協議大棒”的當下,在國內經濟發展舉步維艱的目前,伊朗人感覺在這個世界上自己沒有可以信賴的朋友。

  “伊朗現在的確需要朋友,你認為哪些國家可以成為伊朗的朋友呢?”我繼續發問。

  “從國家利益上講,美國和以色列可以成為我們的朋友。”

  是的,這真的是與我交流的一位伊朗朋友的回答,他的言語中流露出對伊朗當下對外關係的無奈——美國和以色列可是被伊朗現政權稱為“大、小撒旦(惡魔)”的天敵啊。

伊朗德黑蘭的小學生(攝影:范鴻達)

  對外關係的困頓顯然會增加國內發展的困難,更何況伊朗本身就存在諸多內部難題。今年以來伊朗貨幣堥爾貶值已經超過了20%,為了遏制堥爾的頹勢,伊朗政府出臺政策硬性規定了美元兌換堥爾的匯率,這導致伊朗貨幣兌換點業務停滯。我在德黑蘭金融中心一帶目睹了多個貨幣兌換點的淒涼場景,那堣w經沒有了美元兌換業務,如果要兌換就要去銀行,或者去沿街招攬生意的帶有危險的黑市,二者之間的匯率存在一些差距。

  “我們現在的生活不如十年以前。我們的生活一天不如一天。伊朗人,不僅僅是年輕人,是所有的伊朗人,都缺少工作。我們許許多多的人沒有工作,有工作的人工資也非常低。”

  在國家發展如此困難的時刻,美國又宣佈退出核協議,並威脅要重拾對伊朗的嚴厲制裁,伊朗承受的壓力不可謂不大。別忘了,去年底伊朗多個城市就已經爆發了相當嚴重的民眾抗議,當下伊朗民眾的不滿情緒仍在積蓄,如今美國在核協議上又出爾反爾,這必然會令伊朗強硬勢力發出更多的聲音,也會讓魯哈尼總統這位最推崇核協議的伊朗溫和派領導人面臨更為嚴峻的內部挑戰。

  當下伊朗的國家發展的確困難,以色列、沙特和美國很可能視之為迫使伊朗現政權做出改變或倒臺的機會,但是這三個國家也應該意識到,不管伊朗人在內政上有多少分歧,但是他們在事關國家尊嚴的對外關係發展方面卻不含糊。

  “我們政府的確在很多方面做的不好,我們不喜歡它,但是在核問題上我們絕對支持政府。”伊朗朋友的話擲地有聲,這樣的意見表達在伊朗比比皆是,所以也很有可能,類似美國退出核協議之類的外部舉動會提升伊朗內部的凝聚力。

  而且,20世紀特別是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人經歷了太多的大風大浪,美國退出核協議在他們眼中也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再說從目前來講美國和伊朗兩國政府都還給後續的工作留有餘地。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因為實力懸殊伊朗人對美國退出核協議一再表示“我們無能為力”,但是從充滿悲愴的“我們無能為力”的表達中,也不難感受到伊朗人的憤怒,這種情緒在波斯人和伊朗的發展歷程中並不鮮見。

  毋庸置疑,在未來地區和國際雙重層面的角逐中,中東大國伊朗仍然會是個關鍵角色。(范鴻達 廈門大學外文學院教授、廈門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標簽:管窺天下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