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新世代的普京與舊時代的問題

2018-05-10 11:17:11|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梁生文

俄羅斯總統普京

  2018年5月7日,再次當選俄羅斯總統的普京在莫斯科舉行就職典禮,開啟了他的第四任期。關於普京治下俄羅斯的前景,也是眾說紛紜。樂觀者認為普京能夠披荊斬棘,帶領俄羅斯重塑輝煌;悲觀者認為普京面臨諸多掣肘,無法大展拳腳。不可否認,普京勵精圖治可以為俄羅斯復興和發展創造條件,但俄羅斯發展無法畢其功於一役,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更重要的是,普京第四任期並不是與過去截然割裂的新時代,它更主要是新條件下為過去沒有解決的問題搭建新框架,以完成舊時代遺留下來的主要任務。寄希望於普京能在第四任期內解決過去數十年都沒有解決的所有主要難題,顯然不切實際。

  回顧歷史就可發現,俄羅斯過去二十餘年所做努力都圍繞著一個基本點,即如何在世界上定位俄羅斯。它實際上可分解為兩個“舊”問題:一是俄羅斯要成為一個受尊敬的大國;二是俄羅斯需如何實現這個目標。俄羅斯作為一個歐洲大國,在近現代史上都曾發揮關鍵作用,但它獲得的是比“尊敬”更複雜的情感,包括“恐怖”、“懷疑”、“排斥”等。俄羅斯廣袤的領土、豐富的物產、強悍的作風、嫻熟的策略等都支撐著俄羅斯對國家地位孜孜不倦的追求。

  在追求受尊敬國家地位的過程中,俄羅斯受到的外部制約主要來自西方。過去如此,普京新一任期內仍然如此。如果簡單梳理過去二十多年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就可以發現,北約東擴、歐盟東擴、戰略力量的新部署等都使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脆弱平衡”越來越朝不利於俄羅斯重塑大國地位的方向發展,而俄羅斯加強國內政治穩定、重塑獨聯體地區格局、維護在其他地區影響力的行為,也多被西方認為是破壞性行為,不利於國際秩序、地區局勢的穩定,不利於民主和人權的保護,由此受到諸多批評。普京新一任期內,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熱點問題,如克埵怢問題與烏克蘭東部衝突、經濟制裁、外交敵視、北約東擴等很難找到改善的突破口,仍將繼續制約著普京政府在不同方向上塑造和追求國家地位的努力。

  制約俄羅斯追求受尊敬國家地位的主要內部問題,同樣由來已久。在經濟上,嚴重依賴能源資源出口的經濟增長模式早就被詬病多年,俄羅斯政府也採取過多項措施試圖扭轉這一困境,例如,提出現代化戰略、創新經濟戰略等,但是,迄今為止收效並不顯著。如果考察俄羅斯經濟史就會發現,俄羅斯經濟結構失衡問題甚至可以追溯至沙俄時期。在政治上,俄羅斯政治發展分歧已被反對派聚焦為普京“盜賊政治”問題,並通過各種途徑在國內外開展反對活動。實際上,俄羅斯政治模式在不同歷史時期都被當做過西方民主的對立面,例如,沙俄時期的沙皇統治,冷戰時期的共產黨政治等。普京新任期內,這種由來已久的定位將繼續主導著俄羅斯國內政治的發展,並因為有西方的參與而變得更加激烈。此外,社會文化方面的彌賽亞救世情懷、科學技術方面的更新不足等等都可能成為在普京新任期內制約俄羅斯發展的潛在因素。

  當然,內外部制約影響的是普京新任期內執行追求“受尊敬”大國地位戰略的具體情況,而不會改變普京政府奉行該戰略的基本方向。從維持戰略和政策一貫性角度來看,已經三次擔任總統的普京在新任期內面臨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如何調整俄羅斯國內政治勢力格局,從而為後普京時代能夠繼續貫徹和奉行既定戰略政策奠定基礎。實際上,這很可能是普京第四任期國內政治的重中之重。

  總之,普京開啟第四任期對俄羅斯國家發展具有重要影響,包括可能形成俄羅斯總統政治的“普京模式”、為後普京時代權力格局做準備等等。但客觀地看,普京的新任期在重大方面並不是很“新”,普京作為一位長期主政俄羅斯的“老總統”,他能用來推動國家發展的主要手段和方式應該在前面三個任期內都已做過嘗試。儘管不排除普京在新任期內仍會推出新的重大舉措,但這樣的舉措應有延續性,也應以不影響後普京時代俄羅斯政治格局的塑造為大前提。(馬斌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

標簽:管窺天下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