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要致敬馬克思

2018-06-27 17:35:33|來源:光明網|編輯:趙春曉

  編者按: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光明網策劃、錄製了通俗理論音頻節目《聽見馬克思》,邀請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山東大學等機構的專家學者,為您講述偉人故事、探尋偉人足跡、傳承精神財富。本期節目由中央黨校原副校長李君如為您講述《我們為什麼要致敬馬克思》。

  在中國人還不知道馬克思的時候,馬克思已在關注中國人的命運。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馬克思主義為中國革命、建設、改革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使中國這個古老的東方大國創造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發展奇跡。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仍需深刻領悟馬克思主義“初心”的內涵,前進道路上,繼續高揚馬克思主義偉大旗幟,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繼續奮鬥。

  在中國人還不知道馬克思的時候,馬克思已在關注中國人的命運。

  恩格斯在馬克思去世時說過,如果沒有他,我們至今仍在黑暗中徘徊。而對於我們中國人來講,我們還在黑暗中苦苦奮鬥的時候,馬克思就已經以極大的同情關注著我們。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的重要講話中指出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馬克思撰寫了十幾篇關於中國的通訊,向世界揭露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真相,為中國人民伸張正義。”

  1850年1月31日,馬克思為《新萊茵報•政治經濟評論》寫的一篇長篇通訊中,講到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成千上萬的英美船隻開往中國;這個國家很快就為英國和美國用機器生產的廉價工業品所充斥。以手工勞動為基礎的中國工業經不住機器的競爭。牢固的中華帝國遭受了社會危機。”“這個國家現在已經接近滅亡,已經面臨著一場大規模革命的威脅,但是更糟糕的是,在造反的平民當中有人指出了一部分人貧窮和另一部分人富有的現象,要求重新分配財產,甚至要求完全消滅私有制,而且至今還在要求。”據此,他預言中國革命將會產生“中國社會主義”。而“中國社會主義之於歐洲社會主義,也許就像中國哲學與黑格爾哲學一樣。”這裡,他指出了中國革命的前途是社會主義,而且這種社會主義有著和歐洲社會主義不同的特點。

  在此三年後,即1853年5月31日,他又在一篇題為《中國革命與歐洲革命》的文章中,進一步指出了中國革命和歐洲革命的關係。他用“驚心動魄”來形容中國革命,並指出“推動了這次大爆發的毫無疑問是英國的大炮”。與此同時,他認為,中國革命必將反過來對歐洲產生重大影響。他說:“中國革命將把火星拋到現今工業體系這個火藥裝得足而又足的地雷上,把醞釀已久的普遍危機引爆,這個普遍危機一擴展到國外,緊接而來的將是歐洲大陸的政治革命。”

  有些人總是提這樣的問題:馬克思、恩格斯是歐洲人,中國人為什麼要信奉這兩個歐洲人的話?是的,馬克思、恩格斯出生在歐洲,是歐洲人,但他們屬於全世界;尤其是,他們的心和我們中國人的心早就連在一起。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馬克思主義的命運早已同中國共產黨的命運、中國人民的命運、中華民族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所以,我們要致敬馬克思,感恩馬克思。

  習近平總書記在總結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史經驗時,深刻地指出:“方向決定道路,道路決定命運。”這一論斷,正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馬克思、恩格斯在創立他們學說的時候,就明確為了講清楚工人運動“從何處來、往何處去”,必須通過科學的理論為工人運動“指明道路”。

  我們常講,馬克思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革命導師,是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創立者,正是因為馬克思主義是為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創立的。19世紀40年代,歐洲的工人運動風起雲涌,但是工人認為他們的痛苦是機器帶來的,而不是資本主義制度和資產階級的剝削造成的,因此無產階級就把怒火對準了機器,通過破壞機器來表達自己的憤怒。這個時候的無產階級還不是一個成熟的階級,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和鬥爭方向是什麼。馬克思和恩格斯對此很關注,也很著急。

  馬克思1843年9月在寫給他的戰友阿爾諾德·盧格的信中講到工人運動內部的思想混亂時,曾說:“看來內部的困難幾乎比外部的障礙更嚴重。雖然對於‘從何處來’這個問題沒有什麼疑問,但是對於‘往何處去’這個問題卻很模糊。不僅在各種改革家中普遍出現混亂,而且他們每一個人都不得不承認自己對未來應該怎樣沒有確切的看法。”馬克思的意思很明確,由於工人運動缺乏科學理論的指導,就會在“從何處來”、“往何處去的”的問題上陷入思想和行動的混亂。1844年10月初,恩格斯在巴門給馬克思寫的一封信中也提出了這個問題。他說:“只要我們的原則還沒有從以往的世界觀和以往的歷史中邏輯地和歷史地作為二者的必然繼續用幾部著作闡發出來,那就一切都還會處於半睡半醒狀態,大多數人還得盲目地探索。”恩格斯在這裡說的,就是當時歐洲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在同資產階級開展的自發鬥爭中缺乏科學理論的指導,大多數人還在盲目地探索。

  從這兩封信中,可以悟出許多道理。首先,可以看出馬克思、恩格斯創立馬克思主義這一革命學說,是為了指導無產階級的革命實踐,特別是為了解決工人運動“從何處來、往何處去”這一根本問題,向鬥爭中的無產階級“指明道路”。“從何處來、往何處去”講的是“方向”問題,明確什麼樣的“方向”才能確定什麼樣的“道路”。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方向決定道路”。其次,可以看出在工人運動的發展過程中,“指明道路”對於解決工人運動“從何處來、往何處去”這一重大問題,對於科學社會主義的成敗得失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這也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道路決定命運”。最後,還可以看出工人運動這樣的實踐有盲目的實踐和科學的實踐之別,科學的實踐是有科學理論指導的,為了建立一個全新的社會制度,沿著正確的道路去奮鬥去推進的實踐。(光明網記者 劉丹)

標簽: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