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一封駐美記者朋友的來信:美國對華政策,連常識都守不住了?

2018-10-11 19:16:26|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線上|編輯:韓基韜

  9月以來,颶風成了全美關注的焦點。碰到身邊來自東南沿海的朋友,人們總會關心地多問一句,家堿O否安好。對於常駐華盛頓的中國記者,儘管颶風的影響在這裡並不明顯,但這座城市正在颳起的另一場風暴,卻同樣讓人憂心。

  將近一個月前,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從紐約南下華盛頓參加一場智庫活動。面對眼下中美關係的種種喧嘩與騷動,95歲高齡的基辛格給出了自己的忠告——這對雙邊關係的真正命題不是彼此勝負,而是延續性,是世界秩序和世界正義。

  在今天的華盛頓聽到這樣的觀點,不免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畢竟,過去幾個月來,美國對華政策的問題,已不僅僅是缺乏大格局,而是幾乎連常識都守不住了。

  

  9月13日,基辛格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出席活動,分享對當前中美關係的看法。(圖片來自威爾遜中心官網)

  華盛頓向來是一架運轉不息的政治機器。如今,從白宮、國會山到每天都在舉行的各類政策研討會、智庫交流會,這架機器上生產的中國主題產品正日漸增多,它對現實的扭曲也在不斷加劇。政治人物聲稱每一個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大牌媒體指摘中國情報機構的竊密晶片讓幾乎所有美��科技巨頭都中招;白宮高級顧問甚至建議停止向中國留學生發放簽證……

  種種出格說法背後,最為反諷的一點或許是,華盛頓一面豪情萬丈地稱自己已經再次偉大,但談起中國卻一頭焦慮,滿滿都是受害者心理。副總統彭斯不久前發表的那場演講,正是這種綜合徵的一次集中顯現。

  有評論解讀,彭斯的演講不像是一場政策演講,而是一場潑臟水的輿論攻勢。VOX的報道稱,就像昔日冷戰時期一樣,彭斯演講主要是為了塑造美國正在對抗一個大國的強硬形象。《華爾街日報》華盛頓分社社長傑拉德·賽博則在文章中提醒人們,今天的美國可能正在誇大中國威脅,就像上世紀80年代這個國家曾經誇大日本帶來的經濟威脅一樣。

  《紐約時報》報道的標題點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問——“彭斯的中國政策講話被視為新冷戰的前兆?”為了分析這場演講究竟傳達了多少政策成分,這位細心的記者考慮了各個方面:演講地點選在哈德遜研究所,這是一家保守派智庫;演講時間選在中國國慶長假,當天中國的《環球時報》不出版……換一個角度看,這種“細心”,也映射了當前人們對中美關係走向的擔憂。

  

圖片為鮑威爾參加CNN訪談節目的截屏。

  其實,一段時間以來發生的種種細微變化,早已讓華盛頓記者圈對彭斯的這場演講有了心理準備。原本已經聯繫好的採訪,受訪對象在最後一刻“失聯”變得更為頻繁。許多在美國生活已久的華人,開始更多地談論“氣候”變化。

  本屆美國政府打出的口號是要消滅華盛頓的“政治正確”,但在對華關係問題上,它卻似乎正在打造一種新的“政治正確”。越來越多人感受到,對中國是否強硬,正被華盛頓一些人塑造為檢閱“愛國”的一個指標。哈德遜研究所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研究報告,提出了一個叫“跟共產黨跑的西方人”的概念,結論是美國對付這些人的努力還遠遠不夠。

  記者的工作是傳遞事實,但在報道今天美國的對華政策時,事實在很多時候已變得不再重要。有人說,2016年美國大選的一條啟示是,重要的不是事實,而是敘述方式。一位長期研究中國經貿問題的美國學者對記者說,她正懷疑自己對中國企業技術更新的定量研究是否���有意義,因為“偷竊說”已經被不加論證地標注為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同美國各界人士的交談告訴我們,華盛頓推出的這套“美國吃虧”論,也明顯同大多數普通民眾的體驗相左。在芝加哥的一場活動上,老布希政府白宮經濟政策主任、著名經濟學家托德·布赫霍爾茨以自己年幼時的經歷,講述了對華貿易給美國普通民眾生活帶來的改變。布赫霍爾茨小時候生活在新澤西州,每年冬天,不少身邊中低收入水準的家庭會為給孩子買一件過冬的外套而發愁。但隨著中國製衣業的崛起和沃爾瑪等商場建立起對華貿易渠道,即使是低收入的美國家庭,也不用再為買一件冬衣而擔心。如今,隨著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範圍不斷擴大,沃爾瑪、塔吉特等美國主要賣場都已經發出消費品漲價的警告。

  “在過去幾屆美國總統大選中,貿易問題從來不是真正的焦點問題,但如今貿易卻成了美國最重要的政治議題之一。”美國商務部的一位前官員對記者說,本屆美國政府已將貿易問題政治化,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誰都明白,華盛頓發生的一切,背後都有一筆政治賬。客觀來說,對全球化的焦慮,對中國崛起的焦慮,在美國社會的確有所存在。但���有這兩種焦慮情緒的人群並不完全重合,其程度更是遠不及彭斯在演講中所描繪的那般激烈。沒有任何一份民意測驗表明,也幾乎沒有一名美國專家認為,與中國陷入全面對抗是美國的主流民意。作為常駐華盛頓的記者,我們明顯感受到,中美關係出現的波折,癥結處在於一些“關鍵少數”在按自己的中國觀塑造政策。

  一位曾經經歷中美建交的資深美國外交官對記者表示,今天不少在白宮對華政策問題上說得上話的關鍵人物,同老一輩中國問題專家相比,有一個巨大的不同——他們不了解改革開放之前的中國,甚至不了解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背景。換句話說,他們沒有像自己想像的那麼了解中國,也沒有那麼了解中美關係,因而更傾向於用零和的觀點看待對華關係。

  傳統基金會被認為是當前離白宮最近的華盛頓智庫之一。5月份,前議長金堜_來傳統基金會介紹自己的新書《特朗普的美國》。當時,這位美國保守派的標桿人物說,未來三四十年,中美之間有一場劇烈的模式之爭,只有一方會勝出。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媦w曼的評論寫道,今天美中間的貿易爭��,不只是屬於商業版面的故事,也是進入歷史書籍的故事。他說:“當前的局勢完全是一場鬥爭,為的是重新制定全球最老和最新的超級大國——美國與中國——經濟和權力關係的規則。這不是一場貿易口角。”

  

  10月8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北京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圖片來自外交部官網)

  當然,在當前的美國,對華政策轉向並不是孤立的存在,它背後還有更複雜的政治社會轉型。從記者的視角看,當下美國一個引人關注的現象是,知識界正對這個國家的走向憂心忡忡。有評論說,目前美國最需要擔心不是左右之爭,不是共和、民主兩黨之爭,不是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之爭,而是開放與封閉之爭。

  種種分析的出發點還是為了回答那兩個問題——美國究竟正在發生什麼轉變?美國為什麼會發生這些轉變?而類似思考的結論往往是,世界已經不同往昔,今天的美國沒有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就中美貿易而言,彭斯在演講中重復的還是“美國吃虧論”。但看一看那些困境中依舊強調“不論聯邦政府怎樣,我們將繼續同中國合作”的美國地方各州縣,就不難發現華盛頓的做法,與大多數普通民眾的願望背道而馳。眼下的問題是,華盛頓何時才能重新拾起尋找正確答案的心態?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美貿易爭端的出現,也讓更多美國人看清了兩國如今利益聯繫的緊密性。美國政府對華對抗態勢上升的同時,也有更多美國人認為,中美應該通過對話磋商解決分歧。曾任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的邵建隆,曾經是美國國會唯一會說中文的議員,也是當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積極支援者。近來,他在不同場合演講時,都喜歡提這樣一個問題——對於生活中的任何一種人際關係而言,什麼時候矛盾能靠一走了之解決?

  儘管華盛頓的風風雨雨還在繼續,作為中國記者的我們還是不時會想起那句老話——時勢比人強。即使強大如美國,放在歷史的長時段堙A終歸也難逆時勢而行。

  2018年10月10日

  于華盛頓

(來源:觀察者網)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線上官方微信

國際線上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