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消除百姓消費後顧之憂

2019-04-19 12:19:48|來源:光明網|編輯:梁生文

  去年以來,我國面臨較之以往更加複雜嚴峻的外部經濟環境形勢,經濟活動受到很大影響。因此,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強調指出,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持續釋放內需潛力”。的確,我國有著14億的龐大人口群,內需潛力巨大。在外部經營環境受到制約的情況下,強化內部市場的挖掘與釋放,將成為未來若干年國家政策的重要取向。

  古語有雲:“倉廩實而知禮節”,老百姓“倉埵酗F糧,口袋埵酗F錢”才敢於消費。雖然我國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逐年遞增,但是消費增速卻在減慢,表象原因在於老百姓不敢消費或者降低了消費水平,實則是老百姓對未來的生活保障和工作收入沒有穩定預期。特別是去年下半年以來,容納大量就業人口的互聯網行業出現了裁員潮,並波及到其他相關行業,這進一步抑制了消費需求。啟動內需,釋放廣大老百姓的消費需求,就要給予他們穩定的後顧保障,讓他們敢於消費。放眼全球,發達經濟體中(如美國、歐盟、日韓等)的人群敢於消費,背後都有著一個較為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因此,在穩預期方面,加大構建全方位多層次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力度,織牢民生保障網,刻不容緩。

  我國的社會保障體系是三支柱模式,即政府、企業、個人各司其職,共同織就民生保障網。但客觀現實是,我國的三支柱模式非常不均衡,三者承擔的責任基本為82:18,國家承擔了絕大部分責任,而個人的責任基本可以忽略,幾乎就是國家主導的社會保障體系。這意味中國的老百姓獲得是最基本的養老保障,只能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這又何談敢於消費呢?反觀美國,其保障體系也是三支柱模式,但均衡發展,比例基本為30:53:17。可見,給予老百姓穩定的養老保障預期,才是啟動並逐步擴大內需的基礎所在。因此,要織密扎牢民生保障網,打造我國的多層次全方位社會保障體系就要從均衡結構和功能上下功夫。

  首先,要夯實第一支柱,即社會基本養老保險。近些年來,第一支柱已經“捉襟見肘”,越來越多的省份出現了在支付養老金上的“入不敷出”,而同時有些富裕省份又有大量結余。因此,當務之急是要保證養老基金的可持續發放,運用中央調劑金制度平衡不同省份的“貧富不均”。同時,努力拓展社保基金投資渠道、提升社保基金的投資收益率,多措並舉充實社保基金,增強其可持續性。

  其次,鋻於當前我國社會保障體系第二支柱企業年金規模小的現狀,建議出臺相關優惠政策鼓勵企業積極建立企業年金,抑或可以在大中型國有企業強制建立企業年金制度。逐漸改變由政府主導的社會保障體系結構,要讓企業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從美國社會保障體系的均衡結構可以看到,企業承擔了一半以上的責任。另外,在擴大企業年金規模的同時,也要積極進行委託投資管理,讓企業年金保值增值,為企業職工提供更多的養老保障。這裡必須指出的是,目前正在進行的職業年金制度也要加快實施進程,加快職業年金的歸集與委託投資運營。

  三是以更大的稅收優惠等數量工具輔以行政力量,大力支持商業養老保險支撐起社會保障體系的第三支柱。我國社會保障體系中第三支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美國卻佔到了接近20%。原因是多方面的,特別是長久以來國家一直將商業養老保險作為社會保障體系的輔助角色定位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原因。2014年國務院頒布了在業界被稱之為“新國十條”的文件,從政府角度將其定位為重要支柱而不再是配角角色。隨後幾年,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商業養老保險發展迅速,積極承擔起第三支柱的責任。

  2016年1月1日,被稱為“小社保”的個人稅優健康險政策開始試點,這是完善醫保體系、提升保障水平的重要手段;去年,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廈門市)和蘇州工業園區試點。這些舉措無疑都是通過稅收工具來促進第三支柱發展的典型案例。但是,稅優健康險叫好不叫座的客觀現實以及還未可知的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的實施情況,都提醒我們在運用稅收工具時可以再大膽點,適時提高免稅額的上限,給保險公司以更大的騰挪空間。

  最後,建議加快在各地區建立適應于本地區特徵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老齡化是我國當前以及未來不可回避的問題。國際經驗表明,建立社會保障體系之外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是有效應對老齡化、使人們老有所養老有所依的制度安排。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到本世紀初,世界上發達經濟體相繼建立了適合本國國情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如德國、美國、日本、韓國等。我國也已在若干地區展開試點,積累經驗。但是,由於我國地區間經濟發展水平極不平衡,人口老齡化程度不同,公共醫療資源分佈不均勻等等現實情況,在我國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要因地制宜、因城施策,不能搞一刀切。同時,要建立市場化的籌資機制以保證制度的可持續性。

  作者: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孫武軍

標簽: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