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銳評】請斯金納女士別玷污了文明

2019-05-14 14:33:14|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趙妍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最近語出驚人,臆言美中之間的衝突是“一場與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的鬥爭”。此言一齣,美國國內和國際輿論場一片譁然。許多有識之士認為,斯金納聳人聽聞之語是嘩眾取寵,玷污了“文明”,不僅讓美國政界和學界下不來臺,也讓美國國務院在國際上貽笑大方。

  斯金納聲稱,美國和中國的這種競爭代表著一種巨大的“文明的衝突”。敢發出這樣的言論,只能說是無知者無畏了。斯金納的依據是哈佛大學政治學家塞繆爾•亨廷頓的“文明衝突”理論。冷戰結束後,亨廷頓1993年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了題為《文明的衝突?》的文章,首次提出了轟動世界的“文明衝突”理論,1996年出版了專著《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標誌著這套理論體系的形成。

  亨廷頓的理論一石激起千層浪,因為它有宣揚“文化霸權”的意味,在國際學術界遭到不少批評。即便如此,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也不是在鼓勵文明間的衝突,他試圖解釋文明間的衝突這一事實,告誡西方不要試圖用西方文明去改造非西方文明。他贊同的是文明間的對話、理解與合作,是建立在多元文明之上而不是單一文明之上的世界秩序。而斯金納居心叵測的斷章取義,如果不是出於無知,就是無恥的偏見了。

  在學術之外,斯金納對美國政治和中美關係則是更加無知。她說,中美之間文明和意識形態的鬥爭“是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的”。果真如此嗎?“9•11”之後,美國在中東發動兩場戰爭,並出臺對穆斯林的歧視政策,但也從來沒提過“文明的衝突”,因為亨廷頓的理論對宣揚普世價值的美國來說是政治不正確。美國政府很清楚,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說,否則它就無法繼續扮演“照亮世界文明的燈塔”。

  讓美國精英派更加駭然的是,斯金納還指出,“這是我們第一次有了一個非白種人的大國競爭對手”,以此作為美中與冷戰時期美蘇對抗的另一個區別。說白了,她的意思是,美蘇之間是白人之間的對抗,美中之間則是白人與非白人之間的鬥爭。種族歧視是美國政治的雷區,這番言論更是讓政治精英們驚慌失措,美國政界學界人士紛紛第一時間站出來劃清界限,對這種“相當可怕的、基於種族主義的分析”表達不齒。種族歧視言論在美國被人諱莫如深,斯金納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可以說丟光了文明人的體面。這哪是“文明的衝突”,更像是“野蠻”對“文明”的突襲!更令人遺憾的是,如此狂言居然出自一位據說有學識的美國女性之口!斯金納女士的粗魯無知,讓人們對善良美好的女性形象大打了折扣。

  其實,斯金納說出來的是一部分美國人難以啟齒的真實想法,那就是“冷戰思維”和“文化霸權”的老調重彈,披上“文明”的外衣,讓“文明”背鍋。“不同意識形態的鬥爭”,這是赤裸裸的冷戰思維,這些人想用意識形態來劃分陣營,讓一個無形的“鐵幕”再次籠罩世界。美國一直以西方文明正統自居,但在文明領域卻推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歷史的腳步都走到了21世紀,斯金納之流的思維還停留在40年前,這種落後思想與時代發展的嚴重脫節阻擋不了前進者的步伐,只會導致他們自身的極度撕裂。據稱,美國國務院正基於“與一個完全不同的文明作戰”的理念制定對華戰略,這種大開歷史倒車的行為只能讓這些逆潮流而動者被無情碾壓。

  文明是沒有唯一和普世的,一個文明百花齊放的世界才是美好的世界。任何有生命力的文明都是歷史的積澱、人類的瑰寶。2000多年前,世界上涌現出一批又一批啟迪人類思想的智者。在中國,先後出現了老子、孔子、孟子等思想聖人,幾乎同時期,在希臘半島也出現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堣h多德等西方哲學奠基者。數千年來,東西方文明和其他人類優秀文明,都懷著對對方的尊重、仰慕和包容,在互學互鑒中一直沒有中斷過。

  文明本無衝突,想以文明的名義製造衝突,必將被崇尚文明、熱愛和平的人們所唾棄。(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