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構建“大花園” 奔向“綠富美” 生態文明建設開闢浙江發展新境界

2019-09-29 10:39:30|來源:浙江在線|編輯:程亞惠

  浦江通濟湖朝霞輝映,如夢似幻。

  炎炎夏日,此起彼伏的蟬鳴聲中,位於浙西南山區的縉雲人,正在熱切地思索幾個問題。

  縉雲一座名為“葛洪”的小山,海拔不高、毫不起眼,卻從山腳、山腰到山頂,崛起一條產業不同、相互補充的綠色產業鏈,吸引了3000多萬元投資。“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還有多少種實現方式,未來又有多少種可能?在“大花園”建設路上,擁有連綿群山的麗水,蘊藏著多大潛力,又該如何繼續深挖?

  葛洪山之問,折射著當下浙江人的所思、所為、所盼。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戰略佈局,推動中國綠色發展道路越走越寬廣,引領中華民族在實現偉大復興征程上闊步前進。

  過去的五年,浙江以“八八戰略”為總綱,以綠色發展理念為指引,在生態文明建設上先行先試——建設美麗鄉村,開展治水拆違,整治小城鎮環境,探索綠色金融改革,大力發展美麗經濟……努力為“中國的明天”提供浙江經驗、浙江樣本。

  今天,5600萬浙江人收穫的不僅是天更藍、地更綠、水更凈的美好家園。這場遍及全省的綠色革命,正加速重構浙江經濟版圖,讓浙江再次贏得發展先機,奮力奔向“綠富美”。

  縉雲縣筧川村的觀光休閒小火車。葉寒青 攝

  綠在人心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思想,刻印在5600萬浙江人心中。

  浙江人在想什麼?

  一個理念,早已深入浙江人的腦海:絕不能走粗放發展的老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GDP增長。

  從東海之濱到浙西山麓,從杭嘉湖平原到甌江兩岸,滿眼的綠意,已是浙江大地最動人的底色。“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早已成為浙江人的共識。

  為什麼這裡的人們如此珍視“綠色”?一名叫潘文革的村支書,能清楚回答這個問題。

  安吉的蒼茫竹海中,潘文革帶領的小小余村,每天迎來幾十批次的參觀者。他經常拿起話筒,向來客們講述余村的故事。在他心堙A這就是在講浙江故事、中國故事。

  余村曾是個典型的礦山村,有3座石礦和一家水泥廠,天空和群山灰濛濛的,幾乎看不到綠色。雖然賣石頭賺了錢,但這裡的環境被嚴重破壞,安全事故也時有發生。2003年浙江開始試點建設“生態省”,余村關停了礦山和水泥廠。“當時余村人很迷茫,以後怎麼發展?”潘文革說。

  2005年8月15日,是余村人銘記在心的日子。那天,習近平同志來到余村調研,聽說村堿鬥O護環境關停礦山、又在努力謀求出路時,他熱切地與村兩委班子座談,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

  這句話,從此改變了余村。12年來,通過建設美麗鄉村、發展鄉村休閒旅遊業,余村實現綠色崛起,村民人均年收入從8732元躍升至35895元,集體經濟收入大幅度增長。潘文革說:“環境美了、口袋鼓了,生活在余村,村民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滿足和自豪。”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思想,振聾發聵,讓浙江人開始意識到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在不斷的探索中,找到了通向綠色發展的途徑。

  此後10餘年,浙江人的這一追求和探索始終不變。從“千村示範、萬村整治”、建設美麗鄉村到推進萬村景區化建設,從持續開展“811”美麗浙江建設行動到積極建設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範區,從打造環保執法最嚴省份到試點領導幹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從“三改一拆”“五水共治”到今年省第十四次黨代會提出謀劃“大花園”建設,浙江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思想的步伐愈發堅實,不斷開創著生態文明建設新局面。

  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生態環境質量是關鍵。今年召開的省第十四次黨代會再次明確,“確保不把違法建築、污泥濁水、臟亂差環境帶入全面小康”,並首次提出“實施‘碧水藍天’工程”。全面剿滅劣Ⅴ類水,彰顯出浙江決心。邁入2017年,為持續打好“五水共治”攻堅戰,浙江拉高標桿、自我加壓,要求全省各地今年全面剿滅劣Ⅴ類水,比全國目標提前3年、更高水平地改善水環境。以治水為突破口,統籌抓好治氣、治土,浙江全方面推進環境綜合治理。

  今年6月,一位來自中部地區的政協委員,來浙考察特色小鎮後寫下日誌:“特色小鎮建設之外,浙江更令我震撼的是根植于這片土地的綠色發展理念。‘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是每個浙江幹部和百姓的口頭禪。他們堅持綠色發展的韌勁,給我帶來了強烈衝擊。”

  這是矢志不渝的綠色浙江。人們正凝聚綠色發展共識,奔向更加美好的未來。

  莫幹山下“洋家樂”。董旭明 攝

  富在持久

  富強浙江,是高質量、高效益、可持續發展的浙江。堅持綠色發展,以治水拆違打破拖累發展的罈罈罐罐,迎來騰籠換鳥、鳳凰涅槃。

  浙江人在做什麼?

  從3張新出爐的成績單,可以找到答案。

  第一張成績單,聚焦治水。今年1月至6月,省控、市控、縣控劣Ⅴ類水質斷面,從2016年底的6個、27個、25個,分別減少至2個、13個、8個,大江大河水質持續改善;列入年初清單的“掛號”小微水體完成整治8963個,江河溝渠碧水流淌。

  第二張成績單,關乎拆違。2013年至今年6月底,浙江已累計拆除違法建築7.6億平方米,涉及土地76.9萬畝;累計改造城中村、舊廠房、危舊房11.1億平方米,涉及土地79.6萬畝,城鄉面貌煥然一新。

  第三張成績單,來自小城鎮。截至今年7月底,我省1191個小城鎮已開工整治項目1.5萬餘個,完成投資674.28億元。小城鎮環境迎來蝶變。

  驕陽似火,但行走浙江大地,更熱的是幹部群眾合力治水剿劣、拆違治危、整治小城鎮環境的幹勁。這是一場遍及城鄉、聲勢浩大、力度空前的環境變革,很多基層黨員幹部為此磨破了嘴皮、曬黑了皮膚、走破了鞋子,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信念,支撐著他們奮戰在環境整治一線,持續打好這場“碧水藍天”保衛戰、污染防治攻堅戰。

  發展總有慣性,不破不立。2012年,在經濟社會發展轉型的關鍵時期,黨的十八大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佈局,並首次把“美麗中國”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宏偉目標。擁有天藍、地綠、水凈的美好家園,成為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彼時,在經濟發達的浙江,接連發生的“市民邀請環保局長下河游泳”等事件,讓各地幹部陷入深深的思考:生態環境,不僅關乎人民群眾生活品質的提升,也關乎經濟轉型升級、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途徑。

  富裕起來的浙江人,從“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啟示中,發現了生態文明建設的深層意義,努力探索一條在短時間內打破發展慣性的路徑——以環境治理,倒逼產業轉型升級;以發展方式之變,根治環境問題。

  2013年以來,浙江打出“三改一拆”、“五水共治”、浙商回歸為主要內容的轉型升級系列組合拳,一邊向“臟亂差”的環境開刀、清剿“低小散”落後產能的老巢,一邊引進高新項目、培育發展新動能,從而跳出傳統粗放發展的老路,邁向更可持續的綠色發展之路。

  今年6月召開的省第十四次黨代會更是明確提出,要在適應和引領新常態中有新作為,必須把轉型升級牢牢抓在手上。對浙江而言,轉型升級的關鍵,就是加快新舊動能轉換,主戰場就在產業創新。只有通過環境整治,堅決打破拖累轉型升級的罈罈罐罐,才能真正做到汰劣扶優、祛舊揚新,實現騰籠換鳥、鳳凰涅槃。

  “水晶之都”浦江的逆襲,是其中最生動的詮釋。這個曾經被稱為“浙江河流最臟”的縣,為尋回綠水青山,壯士斷腕關停近兩萬家水晶作坊,著力開展整治提升。而今,4個水晶集聚區拔地而起,曾經的傳統產業呈現出新的姿態。通過環境治理,浦江成功創建浙江首批美麗鄉村示範縣、“無違建縣”。今年以來,浦江人再次享受到生態紅利,在首次召開的浦商大會上,首個百億級產業項目落地,洽談的207個項目已落地52個,總投資近200億元。

  一路向前奔跑的溫嶺,也因治水拆違煥發新顏。當地充分利用拆后土地,結合產業升級,規劃建設20多個小微園,引導企業集聚入園、提升發展,新崛起一個個承載力、聚合力、競爭力更強的產業創新平臺。

  雖然享有“世界影視之都”的盛名,東陽橫店卻曾被詬病“景區媢頃甯w,景區外像非洲”,臟亂差的環境和落後的基礎設施配套,已無法支撐產業發展。拆除違建、截污納管、修復街路、整治立面……通過小城鎮環境綜合整治,橫店重塑形象,迎來更多發展機遇。

  在破立之間,浙江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斷優化生態環境、先進產能、資源要素、有效投資等供給,信息、環保、健康、旅遊、時尚、金融、高端裝備製造、文化等八大萬億產業發展和重量級產業培育有了更好依託,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和產業優化升級通道進一步打開。今年上半年,浙江經濟“高開、穩走、向好”,GDP增速達8%,好于預期、高於全國。

  這是奮起飛躍的富強浙江。人們已找準綠色發展的跑道,奔向更可持續的明天。

  安吉余村的綠水青山。胡元勇 夏鵬飛 攝

  美在生活

  構建“大花園”,是建設美麗浙江、創造美好生活的生動實踐。在新發展理念引領下,綠色發展方式和綠色生活方式正在形成,“大花園”建設大步前行。

  浙江人在盼什麼?

  “每寸海拔都有競爭力!”面對葛洪山之問,人們得出這樣的結論。這裡面,蘊含著浙江人對生態優勢的自信,對綠色發展方式和綠色生活方式的嚮往,對建設“大花園”的期盼。

  金麗溫高鐵一路飛馳,穿過麗水山門,路經縉雲筧川村,不過短短5秒鐘。但筧川村人卻種下一望無際的花海,吸引大山外的來客。他們開著綠色的小火車,帶著遊客穿越花海,開往已精心裝扮的美麗鄉村……大山深處生機盎然,這是截然不同的麗水印象。

  深山阻隔,交通不便,發展無門,麗水人曾受困于山高水長。而今,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珍惜綠水青山。這些年,麗水在省級層面實施治水拆違、“四邊三化”的基礎上,自我加壓開展“六邊三化三美”行動,努力讓優質生態顯山露水。

  不僅如此,當地大手筆投入60億元,推進風景線建設,將散落的風景串珠成鏈。而今,2850公里“花路”,串聯起221個“花村”、32片“花海”,化身35條各具特色的“綠道網、景觀帶、致富線”,吸引遊客紛至沓來,成為麗水建設全域“大花園”的大動脈。

  “大花園”,這個首次出現在省第十四次黨代會報告中的熱詞,有著極強的包容性。它是美麗浙江的金名片、綠色發展的新載體,更是美麗經濟的新形態,呈現給我們的,將是“具有詩畫江南韻味的美麗城鄉”。如果說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那麼“大花園”建設,將讓厚植的生態優勢,化為蓬勃的發展優勢。

  今天,對生態文明建設的認識,浙江人更為深刻:這絕不是單純解決環境問題,而是在新文明觀指導下的經濟方式、生活方式、社會發展方式、文化與科技範式等的系統性革命,也意味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

  G20杭州峰會召開未滿一年,湖州人開始大膽地“點綠成金”。在綠色金融改革創新的道路上,湖州從未停止探索的腳步,也有幸成為G20杭州峰會成果的受益者,入選全國首批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

  “環境容量有多少,發展的空間就有多大,發展的速度就有多快。”在算清生態賬後,浙江更有底氣作出這樣的決定:2015年,給26個欠發達縣摘掉帽子,鬆綁GDP考核,轉而考核環境質量、生態效益。

  人們驚喜地看到,位於浙南溫州的山區、年財政收入只有10億元的文成縣,準備3年投入20億元,提升城鄉環境,發展全域旅遊,自信地籌謀跨越發展、綠色崛起。

  改革創新,激發了山鄉的發展活力。目前,這26個縣的經濟總量、財政收入、城鄉居民收入水平,大多超過全國縣域經濟平均水平。

  “在提升生態環境質量上更進一步、更快一步,努力建設美麗浙江”,這場生態文明建設的觸角,被浙江人注入更多智慧和熱情,向更廣的地域、更多的人群延伸拓展,演化為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在民宿集聚、遊客往來的德清後塢村,一位時常騎著自行車巡河的英國姑娘多莉,是當地聘請的“洋河長”。她和村民、遊客一起志願巡河、撿拾垃圾,共同守護這片好山好水。

  河長制,這一在治水實踐中形成的浙江經驗,如今已走向全國。全省6萬多名河長,忠誠地守護著13萬公里河川。今年7月,《浙江省河長制規定》獲省人大常委會通過,成為全國首個專項立法的河長制法規。深化河長制,也表明了浙江持續治水、守護生態環境的決心。

  一座小小的生態洗衣房,顯示了一種勢不可擋的趨勢:綠色生活方式,正在城鄉社區和百姓生活中形成。蘭溪、浦江等地針對村民在河邊洗衣的習慣,從方便群眾生活考慮,在河邊建起生態洗衣房,將洗滌污水納管或引入濕地凈化。在當地農村不斷涌現的生態洗衣房,已成為一道亮麗的鄉村風景。

  這是風生水起的美麗浙江。人們正懷著對“大花園”的嚮往,奔向更加絢爛的生活。

  (原標題:構建“大花園” 奔向“綠富美” 生態文明建設開闢浙江發展新境界)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