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開明:“美國優先”是美對臺戰略遵循

 

仇開明:“美國優先”是美對臺戰略遵循

 

國臺辦海研中心主任、國際政治學博士仇開明(中評社 海涵攝)

 

國臺辦海研中心主任、國際政治學博士仇開明日前參加由上海市公共關係研究院主辦、中國評論通訊社合辦的“中美關係中的臺灣問題”研討會時就當前美操作“臺灣牌”的關切與侷限表達了看法。他指出,當前,美國落實《與臺灣交往法》,支援民進黨當局的“抗中”路線,重點強化與臺當局的政治與安全合作,壓制趨向兩岸合作生利的民意路線。此外,“美國優先”和強烈的戰略主導,削弱了美國影響的光環,犧牲了臺灣民眾福祉。同時,美國精於戰略算計,避免捲入衝突,強化對臺灣政治集團的風險管控,以維護其對臺安全承諾的主動。

 

仇開明表示,自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來,民進黨當局積極向美貼靠,美借落實《臺灣交往法》,服務於大國競爭戰略需要,放手大打“臺灣牌”。深入分析可見,美相關操作具有以下特徵:

 

其一,落實《與臺灣交往法》,支援民進黨當局的“抗陸”路線。仇開明認為,一是增派美官員訪問臺灣,提升安排臺灣政要過境待遇。最新進展是美國派宗教無任所大使布朗貝克赴臺參會;二是加大對臺軍售案審批頻次力度,最新報道稱臺軍投入45億美元,由美國協助臺灣升級全部F-16A/B至F-16V。另據報道美國將出售數十架新型F-16戰機,耗資130億美元,約合3900億新臺幣。三是通過“面試”臺灣“2020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參選人施加對臺影響力。在照顧到藍綠白表面平衡之外,突出對綠營新生代重點下注,安排國務院官員會見鄭文燦、林右昌,並將合影高調曝光在其網站上。甚至包括對臺安排擔任駐美“口譯哥”的背書支援等,不一而足。

 

其二,重點強化與臺當局的政治與安全合作,壓制趨向兩岸合作生利的民意路線。仇開明指出,由於大陸經濟社會發展與迅速進步,兩岸實力對比差距的迅速擴大,臺灣越來越失去與大陸競爭的資本與定力。臺灣統治和精英階層仍然保持著較強的對美認同和依靠,但與臺灣民眾的訴求和需要之間差距逐漸擴大,臺灣社會民眾認為發展更重於安全。大陸和美國對臺灣民眾的安全意義發生了變化,大陸能提供發展紅利、經濟安全,美國式安全承諾退居次要地位了,甚至於成為負擔。去年的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表明,臺灣民眾拒絕了與大陸堅定對抗的“蔡英文路線”,而希望走“拼經濟”、也就是與大陸採緩和連結的路線。這個路線選擇與美方的戰略需要是相反的,但是美方今年選擇的是強化與臺當局政治與安全合作,完全是要壓制與大陸緩和走近的新民意、新路線。

 

其三,“美國優先”和強烈的戰略主導,削弱了美國影響的光環,犧牲了臺灣民眾福祉。仇開明認為,美國對臺灣施加影響的方式變了。過去美國曾經出於其戰略利益需要,以提供經濟援助、給予市場準入優惠、加強對臺投資及技術支援幫助臺灣發展的方式影響臺灣。今天同樣是出於“美國優先”戰略考慮,在提供政治支援的同時,更多地要求臺灣對等開放市場,進口美國商品、特別是不合臺灣衛健校準的美牛、美豬。同時要求臺灣提高安全防衛支出比例,增加對美採購二手軍備,形式上是分擔臺灣防備成本,實質上是讓臺灣承擔美與大陸競爭的代價,讓臺灣替美國“背鍋”。美國是利用了臺灣主動投靠,要臺灣更多地增加中國大陸的戰略損耗,從而服務於美國大國競爭利益需要,是讓臺灣為美國買單。“地主家也沒有餘糧”,美國顯得更加自私、更加小氣了。

 

其四,精於戰略算計,避免捲入衝突,美強化對臺灣政治集團的風險管控,以維護其對臺安全承諾的主動。仇開明說,“美國優先”是美對臺戰略和承諾的遵循,決定了美國對臺安全承諾要以最小成本獲取最大收益,也從根本上決定了其承諾的有限性,即通過精確算計、避免被動陷入衝突,不得不兌現所謂對臺灣安全的承諾。美國根本不想把對臺安全承諾放大到因臺灣“獨派”勢力鋌而走險導致美國捲入而承擔過大代價。這樣的話,承諾就變成麻煩和包袱,就被綁架了。這不是美國利益所在,毫無疑問是要極力避免的。這個底部就是中國大陸所劃的紅線。

 

他談到,近來,卜睿哲出面批評,認為美國國會應婉拒邀請蔡前往演講,其表態被美國國務院貼到其網站上,被視為是代表了美國國務院意見;同時他寫公開信給“喜樂島聯盟”郭倍巨集喊話,美國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其提出“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提案涉及美國國家利益。AIT也警告“喜樂島聯盟”不要提案,並表示如蔡當局墨許鼓勵,可能帶來危機。美接連出手採預防性措施,對“獨立公投”示警,不是出於維護兩岸穩定,不是出於反對“臺獨”,而是擔心激進“臺獨”躁進路線爆衝,讓美方陷於兌現對臺安全承諾的被動尷尬地位。此舉是美維護進退空間和戰略主導地位的正常反應,其尺度和時機都要根據美自身利益判定和戰略需要來衡量和決定。(記者 海涵)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