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構想為中日節能環保合作創造新契機

4月14日,第五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在北京舉行。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會上作總結髮言,並歸納了本次對話雙方達成的共識。王毅表示,本次對話進行了建設性討論,在迄今合作基礎上形成諸多共識。其中,王毅指出,雙方在有關節能環保、新能源與氣候變化等領域合作的共識如下:就氣候變化、海洋環境治理、生物多樣性保護等全球環境議題加強溝通合作;開好第十三屆中日節能環保綜合論壇,積極探討氫能等能源領域合作;推動落實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王毅的重要發言,也即指明瞭今後中日可在節能、環保與新能源領域加強合作的可能性與必要性。

 

中日兩國都是化石能源進口與消費大國,兩國在節能領域有合作的潛力與空間

 

中日都是石油天然氣進口與消費大國,都面臨著日益升高的國際能源地緣政治風險,趨利避害,是兩國必須需要面對的問題。中日兩國進口能源的地區一般而言,都是地緣政治風險較高的地區。不僅如此,由於距離遙遠,既要耗費長途海上運輸的巨大成本,亦要應對處理海上運輸能源過程中出現的突發事件等。對此,國內節約能源消耗與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亦是有效抵消國際進口能源經濟成本不斷攀升的一種有效便捷的方法。

 

日本在節能領域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與技術。日本是發達國家中單位GDP能源消耗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而中國需要大力建設綠色中國、環保中國與低碳中國,節能環保需求強烈,中日可在節能領域嘗試合作,拓展合作空間。具體包括:提高煤炭火力發電效率;降低汽車燃油消耗,例如改進汽車發動機燃燒係統、提高燃油品質以及強化燃油標準等;通過改善與提升技術,耗能大戶鋼鐵工業將會大大提高能源效率;在工業以及民用領域,可以著眼採用高效鍋爐、幹熄焦裝置、隔熱材料與高效泵等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可再生能源方面,可發展生物質能源、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以及生物質發電等;城市生活垃圾處理技術、垃圾焚燒、垃圾發電以及垃圾迴圈利用等。

 

中日在氫能這一新能源領域可以拓展新的合作空間

 

氫能是近年來才開始被媒體廣泛報道的一種新能源,但氫能已被認為是21世紀最具發展潛力的高效清潔能源。其實,氫是自然界存在最普遍的元素,據估計它構成了宇宙質量的75%,除空氣中含有氫氣外,它主要以化合物的形態貯存於水中,而水是地球上最廣泛的物質,如把海水中的氫全部提取出來,它所產生的總熱量比地球上所有化石燃料放出的熱量還高9000倍。從這一點來說,氫能不是一種新能源,它是一種自然界客觀存在的能源,之所以說是“新”能源,還不如說是因為之前公眾對其認識與瞭解非常少。

 

日本製定的新能源發展戰略提出,到2030年日本將確定氫再生能源支柱地位和製造技術,構築國際新能源供應鏈,使氫氣產量從目前每年4000噸發展到30萬噸,降低製造成本三分之二,在實證試驗基礎上建立氫發電商業產業體係,將加氫站擴建至900座,將氫燃料電池汽車保有量提升至80萬臺,將公交車及作業剷車增加至1.2萬臺,將家庭用發電裝置提升至530萬臺以上。其中長遠戰略目標則是氫產量達到年產1000萬噸以上,使氫發電成本降低至目前天然氣價格水平。另外,要重點普及家用燃料電池發電成套裝置,實現發電、取暖、熱水等配套聯產。

 

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裡,有一條特別引人注目——“推動充電、加氫等設施建設”。這是氫能源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2018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問日本時,在參觀豐田汽車北海道廠區時,興致勃勃地觀看了一款名為“MIRAI”的氫燃料電池轎車,這款車型一次加滿氫僅需3-4分鐘,而續航里程卻可達650公里。中國早在《“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中,就已經把發展氫能燃料電池技術作為重點。《中國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藍皮書》則進一步描繪了中國氫能發展路線圖:到2020年,中國燃料電池車輛要達到1萬輛、加氫站數量達到100座,行業總產值達到3000億元;到2030年,燃料電池車輛保有量要突破200萬,加氫站數量要達到1000座,產業產值將突破10000億元。

 

雖然中國高度重視發展氫能這一未來重要的新能源,但從技術與規模來看,還是與發達國家有一些差距。僅以加氫站為例,日本已經擁有91座,中國到2018年7月已建成、在用及在建的加氫站共有41座,但實際投入或即將運營的加氫站僅為14座。日本氫能源發展已經走在前列,除了大規模研發與實踐外,氫能已經走進了民眾的日常生活(燃料電池車的逐漸普及)。

 

中日兩國都對氫能這一獨特神奇的新能源發生了濃厚的興趣,氫能可以成為中日下一輪合作新的亮點。日本在氫能領域起步比中國要早,已經積累了一些有益的經驗,中國可以借鑑日本的經驗與做法,來發展符合中國國情的氫能源。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領域創造新的合作契合點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內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為塑料袋、漂浮木塊、浮標和塑料瓶等,而統計結果表明,塑料類垃圾數量最多,佔41%,其次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類和木製品類垃圾;海灘垃圾主要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類垃圾最多,佔66%;海底垃圾主要為玻璃瓶、塑料袋、飲料罐和漁網等,其中塑料類垃圾的數量最大,佔41%。這些資料說明了一點,所謂海洋垃圾,其實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進入海洋生態係統,如果不加以治理,長期下去,受損的終將是人類。

 

中日作為同處於太平洋地區的海洋國家,都面臨著日趨嚴峻的海洋垃圾問題,治理海洋垃圾問題,不是一國單獨能解決得了的,需要中日兩國攜手合作,並聯合亞太地區其他國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來,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問題舉行了有關研討會。2019年2月27日,由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主辦,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與日本塑料工業聯盟協辦的中日海洋塑料汙染應對座談會在北京舉行,來自中日兩國政府、塑料相關行業協會和企業的代表對海洋塑料垃圾汙染應對進行了討論。雙方決定在技術、標準、產業發展及社會宣傳方面,進一步加強交流與合作,共同推動海洋塑料垃圾汙染問題的解決。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於從源頭上控制陸地塑料流入海洋。對於從源頭上控制陸地垃圾進入海洋,日本已經有了一些好的經驗與做法。日本從上世紀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業聯盟內的企業印發防止樹脂顆粒洩漏教程,介紹基本防治方法,並通過官方網站向全社會公開。目前,日本塑料企業在生產環節控制上較為完善,企業執行較好。在海洋塑料汙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業聯盟正在進一步修改教程,並向社會推廣。日本塑料工業聯盟正在組織日本企業,開展解決海洋塑料問題宣言活動,促成企業開發不易變為海洋垃圾的材料,討論創新型的銷售方法,並通過組織各種活動,向員工和社會宣傳環保理念,促使企業和團體自主減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達到86%,垃圾分類措施相對完善,社會參與度較高,為塑料行業開展汙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礎。

 

節能環保是功在當代、利在韆鞦的偉業,但節能環保能真正完全付諸實踐並完全融入普通民眾生活,又是一件耗資與耗時巨大的長期活動。日本在節能、開發新能源與環境保護(包括海洋環境治理)等領域起步較早,已經積累了卓有成效的經驗並掌握了先進的技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積極借鑑、吸收和引進日本的良好經驗與先進技術,可以加速提升改進中國在節能環保領域技術創新的速度與質量,從而使我國成為節能環保先進強國。不僅如此,如能從節能環保領域切入,深挖合作潛力,拓展合作空間,節能環保亦可成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橋樑。 (作者係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員 龐中鵬)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