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降準釋放9000億長期資金 利好債市提振信心

9月6日,央行宣佈將於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前,9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到,要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僅僅相隔一天,央行便迅速將降準落到實地,對市場和經濟執行釋放利好。

 

多位專家接受中國網財經採訪時認為,這將引導資金流入實體經濟,振資本市場信心,利好小微和民營企業、利好債市、利好巨集觀經濟平穩執行。

 

降準有何影響?

 

在6日釋出上述訊息的同時,央行同時表示,為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援力度,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相關人士表示,此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

 

那麼降準有何影響?

 

“本次降準是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精神,採取普遍降準與定向降準相結合,一方面確保市場流動性充裕合理,另一方面通過定向投放,有助於引導資金流入實體經濟,特別是加大對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援力度”,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告訴中國網財經,在全球央行重啟貨幣寬鬆的背景下,結合我國當前巨集觀經濟執行、通脹水平和企業經營情況,政策利率仍有下調的空間和必要。

 

“傳遞政策支援預期”,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對中國網財經表示,降準首先是從心理方面穩定市場參與者、各類機構以及投資者的心理預期,是最直接的影響;同時央行降準意味著金融體係將獲得更多的資金供應,進而將資金導向實體部門。資金供應增加將促進市場資金成本下行,實體部門使用資金的成本也隨之下降。

 

溫彬也提到,降準釋放了長期低成本資金,但從寬貨幣向寬信用轉化,還需要銀行克服順週期思維,通過MPA考核等引導銀行加大對製造業、民營企業中長期信貸投放,加大普惠金融支援力度,不僅有利於巨集觀經濟平穩執行,也有助於銀行自身風險防範。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指出,降準將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緩衝經濟下滑壓力,從而最終起到對經濟的穩定作用。

 

“此次降準利好債市,也會提振資本市場信心。”溫彬也提到,對人民幣匯率而言,鑑於9月18日美聯儲降息在即,中美無風險收益率利差仍然較高,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保持穩定。

 

國務院常務會議還釋放出哪些關鍵訊號?

 

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在落實好已出臺政策基礎上,梳理重點領域關鍵問題,精準施策。除了已經宣佈的降準以外,下半年要解決哪些關鍵問題?國務院常務會釋放了關鍵訊號:

 

第一,加快專項債發行使用。今年限額內地方政府專項債要確保9月底前發行完畢,10月底前全部撥付到專案。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部分專項債額度,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並擴大使用範圍。明確了將專項債用作專案資本金的投向領域。以省為單位,專項債資金用於專案資本金的規模佔該省份專項債規模的比例可為20%左右。

 

第二,穩就業。抓緊推進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和運用1000億元失業保險基金結餘開展職業技能培訓,研究進一步增加高職、技校招生規模和技能培訓資金規模。

 

魯政委指出,就業是政策一直都非常關注的領域,穩就業在“六穩”工作中是居首的,穩增長的本質就是為了穩就業。

 

第三,穩物價。落實豬肉保供穩價措施,適時啟動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聯動機制。

 

國務院常務會議特別強調了物價問題,魯政委告訴中國網財經,實際上,這意味著現在市場期待的降息可能一時還不會出現,因為在這些商品價格的擾動下,這個時候降息並不是一個合適的時間點。

 

第四,降稅降費。要落實簡政減稅降費措施,優化營商環境,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下半年經濟如何精準施策?

 

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逆週期政策隨之適度加大,比如降準、增加技能培訓資金、擴大專項債使用範圍等。

 

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上半年我國經濟延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態勢。當前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各地區各部門要把做好“六穩”工作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圍繞辦好自己的事,用好逆週期調節政策工具,在落實好已出臺政策基礎上,梳理重點領域關鍵問題精準施策。

 

政策的風向以及各部門的表態都已明確,下一步的關鍵的點是如何抓好政策工具的使用和落實。

 

溫彬表示:“MLF利率下降,再結合降準,將有助於9月20日新一次LPR報價價格下降。如果其能夠從4.25%下降到4.20%,對於穩定市場預期,穩定投資消費,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確保經濟執行在合理區間,是非常有必要的。”

 

廈門大學巨集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遠認為,強調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節奏,並且擴大使用範圍,重點用於交通基礎設施、能源專案、生態環保專案、民生服務專案,以及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上,同時再次強調不以房地產投資作為刺激手段,這一政策舉措可以拉動有效投資,以穩定增長。

 

談到下半年“六穩”工作,趙錫軍指出,當前“六穩”面臨的壓力挑戰是非常大的,其中外部環境變化帶來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通過政策、改革層面的種種措施來應對壓力,提振經濟,是今年後幾個月很重要的一項工作。中國網財經9月9日訊(記者 暢帥帥)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