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勝過角度 情感勝過美感

作者:趙鳳蘭(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視聽藝術委員會副秘書長)

 

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蔓延,一批以防疫為主題的文藝作品隨之誕生。在所有藝術形式中,紀實攝影以其真實性和直觀性發揮著攝影直擊現場、傳播真相的巨大威力。

 

臨危受命的鐘南山院士在接受採訪時泛起英雄的淚光;解放軍戰士聞令出征逆行馳援最危險戰場;舍愛前行的情侶離別前深情相擁;醫務人員被防護口罩勒出褶皺和壓痕的臉……這一幕幕令人揪心和淚目的影像一時間感動中國,成為激發繪畫、歌曲、詩歌等藝術創作的母本和靈感來源,也是這場與死神賽跑的戰役中最醒目、最有力的見證。

 

正所謂,美不一定是藝術,藝術也未必是美的。鍾南山在前往武漢的高鐵餐車上疲倦休息的照片出彩嗎?滿臉褶皺壓痕的姑娘悅目嗎?從高科技數碼時代對影像品質和成色的要求上看,這些照片無論是內容還是形式,都不具備專業影像技術所要求的那種美麗和光鮮。可就是這些看起來草率、粗糲的影像,卻散發出滌盪心靈的情感和破框而出的力量。

 

溫度勝過角度 情感勝過美感

 

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送走最後一批新冠肺炎痊癒患者,正式休艙。隨後,工作人員在艙內進行全面消毒工作。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為什麼這些低調平常的影像能發光,並具有感人的治癒能量?因為這些英雄也是血肉之軀,他們也會犯凡人的錯、流凡人的淚。世間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有人在替我們負重前行。這些影像正是如實反映了普通人的人性掙扎和英雄精神,關注了人的情感和命運,展現了質樸視角下的真實面孔,讓人們看到苦難人性中的付出、仁愛和堅韌,讀到世間最本真的美好、最英勇的意志、最永恆的愛意,使認真生活的人們更加熱愛生活,並從中感受到活著的意義。而這,是紀實攝影所應傳達的精神核心和理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紀實攝影的核心是以人為本,優秀的作品必然尊重人性,體現對生命的終極關懷。在這個影象氾濫的高科技數碼年代,我們見過太多體現高超攝影技巧的作品,它們固然是美的,但真正具有精神核心的紀實攝影作品還需具備某種超越美的內容,那就是喚醒社會良知,發掘人性之美。這種美並非取決於誇張的視效、絢麗的光影,而是來自畫面本身的深邃內涵和情感張力,體現出“充實之謂美”“人生之大美”。這些影像訴說著人類生存中的美好、苦難和艱辛,以平凡而又發人深省的力量引來人們的深情注視。

 

溫度勝過角度 情感勝過美感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ICU病房了解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治療情況。這是脫下防護服,面露微笑的李蘭娟院士。中新社記者安源攝

 

紀實攝影的本質是以真代美,它的魅力和立足點,在於真實呈現事物的本來形態,向人們提供一種確鑿無疑的影象證言。與純美的風景攝影所不同的是,紀實攝影崇尚的是師法自然、樸實無華的風格,且具有一定指向性,需要攝影師本著對人類生存及命運的體恤、關切和共情,以人道主義精神和認真負責的態度去如實記錄,在表明立場的同時揭示拍攝事物的內在價值和時代意義,因此不宜對客觀事物進行誇大、粉飾和虛構,也切勿形式大於內容。

 

紀實攝影的真實性一方面取決於客觀呈現未加修飾的現實,揭示出矛盾和問題,做到不煽情、不冷漠、不取悅;另一方面則需要通過典型化的人物和細節來表現。細節就好比影像的細胞,它最具真實性和說服力。

 

正所謂,“細微之處見精神”。在文學界,沒有一個有才能的作家不重視細節描寫。攝影也是如此。好的攝影人善於對生活中的瑣碎事物進行細緻入微的影像捕獲,通過區域性和小切口展示人們常常視而不見的豐富細節。比如這次疫情中被攝影師拍攝的含淚的眼、粗糙的手、疲倦的面容和貼著創可貼的臉,它們構成了影像的血肉和肌理,成為最具典型化的象徵性符號。若干年後,也許人們會淡忘這場疫情,但白衣天使臉上的美麗印記卻依然令人記憶深刻。

 

溫度勝過角度 情感勝過美感

 

武漢火神山醫院綜合科,為表示感激,新冠肺炎患者緊緊抓住醫護人員的手不願鬆開。解放軍報記者 王傳順攝

 

紀實攝影的精神核心在於展現時代精神和思想深度,這是藝術創作的最高境界,也是藝術家的最高追求。當今的攝影界,有許多記錄生活的人,卻鮮有記錄精神的人。記錄精神的照片不是要把人拍得多麼漂亮,也不是刻意追求畫面的光鮮,而是要拍出人的精神狀態,揭示出事物的主旨和意義,同時展現出時代精神。優秀的文藝作品不單是表現喜怒哀樂、嬉笑怒罵等人類普遍的精神,同時也挖掘出其中所蘊含的時代靈魂。這種精神不止於具象的“見證”,也關乎抽象的“表達”,具有隱喻、象徵等意味,寄託著藝術家深刻的人生追求和社會理想。

 

優秀的紀實攝影還貴在發人深省的故事和真摯的情感,而情感正是精神的外化和作品感染力的來源。巴金說:“我之所以寫作,不是因為我有才華,而是因為我有感情”——強調的正是情感的外化作用和強大內蘊。

 

溫度勝過角度 情感勝過美感

 

隨著最後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轉院,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將在消殺處理後,接診普通患者。光明日報武漢一線報道組記者 季春紅攝

 

紀實攝影是關於人生的,好照片是拍攝者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在瞬間擦出的情感火花,攝影師衹有讓自身擁有足夠的知識積累和生活閱歷,對世道人心感同身受,才能敏銳地捕捉人世間的冷與暖、情與理、愛與痛,拍出能在人們心中激起漣漪、烙下心痕的影像。你微笑著拍照就會拍到微笑;你孤獨著拍照就會拍到孤獨;你品味了人生的許多滋味和故事,就能發現並拍到故事;你自己充滿血性,就能拍出人性;你有強烈的同理心和同情心,才能拍到人間的溫暖和深情;你充滿了靈性和詩性,就能聽見夏蟲的淺唱和蛙聲穿過蓮香的低吟。

 

藝術是一面鏡子,從中可看見人生、照見自己。

 

在如今這個隨手拍的時代,行動式相機和手機為紀實攝影提供了更方便快捷和靈活自由的拍攝方式,影像正以一種更為貼心和親密的方式在人們之間相互交流和傳遞,隨之也催生出大量質樸自然、生動鮮活的優秀攝影作品。對於紀實攝影而言,溫度勝過角度,情感勝過美感。因此,無論你採用什麼型別的相機,無論你拍得有沒有藝術性和觀賞性,都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看見故事、發現精神、感動常在,這才是紀實攝影的真諦。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