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腳下宗措村:“向陽而生”的新過法

夕陽西下,邊巴迎著喜馬拉雅北麓入秋的疾風,一邊打烏爾朵(藏語,牧人趕牛羊的投石工具),一邊大聲吆喝著趕羊群循環。儘管長年風吹日曬在他臉上留下一道道“溝壑”,在海拔4400米的草場,心情歡快的邊巴仍健步如飛。

 

珠峰腳下宗措村:“向陽而生”的新過法

 

47歲的邊巴在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尼轄鄉宗措村高山牧場裡放牧(10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陳尚才 攝

 

今年47歲的邊巴,是西藏日喀則市宗措村村民。他還有個身份,是村裡崗巴羊養殖合作社的“首席羊倌”。放了30多年羊的他,加盟合作社後第一次有了真金白銀的收入,他說:“還是合作力量大!”

 

邊巴所在的宗措村,是定日縣尼轄鄉鄉政府駐地。尼轄,藏語意為“太陽升起的地方”,然而,因地處偏僻、無霜期短、風沙大、荒漠化嚴重等原因,這座距離珠穆朗瑪峰不足百公里的村莊,似乎從未體驗“向陽而生”的溫暖。

 

珠峰腳下宗措村:“向陽而生”的新過法

 

這是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尼轄鄉宗措村崗巴羊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10月22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陳尚才 攝

 

幾個月前,西藏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駐宗措村工作隊隊長劉國亮初來乍到,就聽說了村裡不堪回首的往事。

 

“別人家的青稞長在地裡,而在宗措村,不少人家的糧食卻長在拇指上。”劉國亮說,以前每到青黃不接時節,村民們成群結隊外出乞討。“雙手伸出大拇指,說出‘咕嘰咕嘰’(藏語,請求的意思)的乞討語,就這樣把青稞討回家。”前幾年宗措村的乞討現象雖然少了,但全村人均收入在縣裡仍排名倒數。

 

黨的脫貧攻堅政策,讓這座遠近有名的貧困村出現轉機。

 

2015年4月尼泊爾地震後,距離中尼邊境不遠的宗措村震後重建。全體村民搬出危舊住房,村兩委、駐村工作隊又在上級幫助下,籌劃起了產業發展。打破資源匱乏瓶頸,成立合作社集中養羊,成了村裡的新選擇。

 

村黨支部書記索朗親自掛帥,出資擔任合作社理事長。村幹部外出學習,回村後又馬不停蹄走家串戶,發動村民入股加盟。發現村民們猶豫不決,索朗書記拍著胸脯承諾:“入股的人賺了是自己的,賠了算在我頭上。”2019年3月,宗措村崗巴羊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正式運轉。

 

珠峰腳下宗措村:“向陽而生”的新過法

 

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尼轄鄉宗措村村民在高山牧場放牧(10月22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李楨宇 攝

 

邊巴是宗措村最大的養羊戶。他將全家80頭綿羊折價入股後,憑藉豐富經驗被聘為合作社的放牧員。在新崗位上,邊巴接觸到了全新養殖方法:合作社引進良種,不斷優化羊群品質;放牧時合理分群,避免綿羊覓食時飽餓不均;進入冬季,合作社減少外出放牧時間,購進草料在羊舍內補飼……

 

由於飼養得當,第一批綿羊出欄,平均每隻比邊巴之前養的重十幾斤,崗巴羊肉質細嫩、味道鮮美、無羶味的特徵也得到了充分體現,在市場上供不應求。索朗介紹,成立當年,合作社收入就達73萬元,今年以來收入已超過100萬元,預計年底全村戶均分紅可達萬元以上。

 

以前邊巴自己放牧時,一年到頭除了宰十多隻羊供全家食用外,基本沒有收入。加盟合作社後,他一年工資就有2.8萬元,今年80隻羊的入股分紅更是有望達到4萬元。

 

邊巴對他的“羊倌”工作特別上心。“放自家的羊,丟失幾隻頂多被哥哥罵一頓。”他說,“現在放集體的羊,可不敢被野狼、猞猁叼走。”聊不到幾分鐘,邊巴就“丟”下記者,跑著追趕已經走遠的羊群。

 

珠峰腳下宗措村:“向陽而生”的新過法

 

鳥瞰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尼轄鄉宗措村(10月22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李楨宇 攝

 

除了助力增收,合作社的科學、集中養殖還最大限度保護了草場,宗措村的勞動力也因此得到解放,現在全村外出務工人員已經從過去的三四十人增加到一百多人。尼轄鄉鄉長李慶華說,村民們過去是各自為戰,現在逐漸形成了集體意識,“今年合作社擴建羊舍,大家出工出勞,平時碰到趕羊裝車、卸運牧草等臨時任務,很多人會無償幫忙。”

 

一家合作社改變了貧困村的面貌,索朗說,村裡增強凝聚力和向心力,村民們組織起來發展生產,才是真正的“向陽而生”。

 

索朗透露,正是看好集體合作的潛力,村民們將全部土地入股了合作社。“通過提高種植和養殖效率,進一步解放勞動力,宗措村的日子將會越過越好。”

 

新華社拉薩10月27日電 (記者王炳坤、陳尚才)

標籤:脫貧攻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