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新龍門客棧》武戲“燃”京城

2019-09-16 09:16:15|來源:文匯報|編輯:馮雪

  

  本報訊(首席記者黃啟哲)梅派青衣史依弘領銜的京劇《新龍門客棧》,首度走出上海,于上週末亮相國家大劇院。新戲能夠在首演後不到四個月登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業內人士認為,《新龍門客棧》展示了京劇新編戲的魅力和上海京劇人的風貌。

  改編自同名電影的京劇《新龍門客棧》,由上海弘依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上海京劇院聯合出品。除了武戲開打場面之外,該劇最具看點的改編,莫過於史依弘一人分飾金鑲玉、邱莫言兩個角色。前者爽利潑辣、熱情似火;後者冷若冰霜的外表下是俠骨柔腸。為了讓兩個角色的切換更為鮮明,史依弘不但引入不同流派的唱腔從音樂性上賦予人物不同的特質,而且特別為兩個角色設計不同的武器,讓開打更有層次感。金鑲玉作為老闆娘拿的是煙袋、長鞭,柔美嫵媚;而邱莫言作為俠女則持一柄長劍,率性利落。

  史依弘從不打無準備的仗。即便該劇在二輪演出時已作修改提高,她和導演胡雪樺仍然對作品精雕細琢。他倆都明白,作為一部新戲,《新龍門客棧》此前只演了四場,無論劇本、音樂還是舞臺呈現,都有可以打磨的空間。在排練場,不管是史依弘腳下的“步步有戲”,還是陳麟飾演的反派曹少欽一句頗有陣勢的“殺”,都是一點點摳出來、磨出來的。儘管對很多觀眾來說,未必能夠捕捉到每一個精心設計的細節,可在史依弘看來,正是這些細節效果的疊加,才真正決定了一部舞臺作品的最終品相——讓故事越來越有“戲味兒”,讓觀眾能越來越入戲。

  一齣戲曲好戲要能抓住當下觀眾,關鍵因素不再只有“唱念做打”這樣可以反復玩味的表演程式,胡雪樺認為還要讓觀眾感受到“每演一場有新東西”,尤其是走上國家大劇院這個集最高藝術水準作品的殿堂級劇場,面對的專業人士與觀眾也更加挑剔,“要讓他們眼前一亮,考的就是演員在場上與觀眾的交流”。所以,《新龍門客棧》這樣一個武俠題材的作品,絕不只能是名角史依弘的“一枝獨秀”,也離不開配角完成的精彩開打場面。盤一盤《新龍門客棧》的“英雄譜”,常年在舞臺上作為綠葉的武戲演員大放異彩。不管是青年演員王璽龍從配角曹少欽到主角周淮安的華麗轉身;還是飾演東廠首領賈廷的孫偉,與金鑲玉的對手戲中短刀開打的出其不意;哪怕是沒有名字的“東廠番子”吳寶,一齣把子對打,每每演出都能掀起一個小高潮,贏得掌聲叫好無數。

  有人說京劇是中國的歌劇,史依弘覺得不夠準確,“京劇不只是聽你一口唱,而是一門綜合藝術,要兼顧視聽的美感”。從聲樂角度鑽研梅派唱腔過後,京劇《新龍門客棧》沒忘了京劇“唱念做打舞”的本來,借著武俠在武戲動作上的創新,把上海京劇院的武戲演員好苗子盤活,讓他們得以成為舞臺上最閃亮的主角。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