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封書信講述新中國電影故事

2019-10-17 09:12:11|來源:新華網|編輯:劉欣

  新華社長春10月16日電題:25封書信講述新中國電影故事

  新華社記者郎秋紅、孟含琪

  70載光影變遷,于筆墨間流淌。日前,“新中國電影搖籃”長春電影製片廠(長影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展出了一批珍貴的歷史檔案——25封書信手稿。

  這些手稿的內容集中在電影創作上,有彙報有指示,有建議有探討,有興奮也有迷茫……

  穿越一張張薄薄的、有些泛黃的信紙,新中國電影人篳路藍縷,一路走來。

  全民關注拍電影

  “水華同志,二嬸放走喜兒,照理黃家必然追究,是否該設法讓二嬸洗脫掉這個‘放走’的嫌疑……打手們圍繞著葦地,想要進去搜……這裡是否可以向葦地堜韙@排槍……”

  這是軍歌詞作者公木寫給電影《白毛女》導演水華的信,當時他已經是著名詩人。在《白毛女》創作中,雖然公木只是負責一段歌詞的創作,但拿到劇本後他仍然仔細閱讀,並對劇本情節提出非常具體的修改意見。

  新中國成立之時,百廢待興,電影作為最受群眾歡迎、傳播最廣的藝術表現形式,受到全國關注。長影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張光臨介紹,毛澤東、周恩來都曾經來過長影,《五朵金花》就是在周總理的直接關心下創作而成的。

  當時,群眾對電影也表現出極大的熱情。這次展出的信件中,有一頁稿紙上寫滿了成語和短句。張光臨告訴記者,這是1959年拍攝影片《笑逐顏開》時公開徵集到的片名,共44個,其中一半都是從百姓中徵集的題目,如“鮮花怒放”“女工之歌”等等,代表了群眾的智慧,也體現了群眾參與電影創作的積極性。

  讓英雄唱主角

  “王成孤軍作戰,目標太大了,反復動作太多,敵人顯得慫包了,應該再真實些。”“影片用小說原名《團圓》不好,你們改成《英雄兒女》和內容還比較接近。”“關於認不認女兒,王文清內心還是要認,這樣表現了我們軍高級幹部還是理智的……”

  這份導演武兆堤寫給時任長影廠長蘇雲、袁小平的信件,彙報了時任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總政治部副主任梁必業等對影片《英雄兒女》提出的修改意見。從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這部經典之作的打磨過程及創作者和審看者對英雄的理解。

  謳歌英雄是新中國電影創作的重要內容。過去70多年間,長影塑造了董存瑞、李向陽、王成等一系列銀幕英雄形象,激蕩了幾代中國人的心靈。

  在王成這一角色選角時,導演武兆堤選中了劉世龍,但當時,長影劇團還推薦了另兩位演員。同他們相比,劉世龍顯得個頭矮小,也有些土氣。聽說武兆堤要定劉世龍演王成,一些人覺得在開玩笑!“劉世龍?讓他演一個戰士還差不多。”

  可武兆堤堅定地說:“我就是讓他演一個戰士。”

  他告訴劉世龍:“我不想塑造一個英雄,我要塑造一個普通的戰士形象。你千萬不要一齣來就作英雄狀給觀眾看。”

  在拍攝“向我開炮”這一最經典的場景時,地上布了100多個炸點。實拍時,炸點起爆,劉世龍完全融入到“我是王成”的情境中,閉著眼睛往火堆媃p,眉毛、鬢髮都燒著了,胳膊也燒起了泡。

  “向我開炮”這個鏡頭,一遍拍攝成功。王成,成為幾代人心中的英雄。

  20世紀70年代末的一場邊境戰鬥結束後,長影大門口來了幾位軍人,點名要見“王成”。見到劉世龍後,他們說:“王成同志,在戰場上,我們是喊著你的名字衝鋒的!”

  以“匠心”拍電影

  在展館展出的眾多文字書信中,幾張繪圖手稿格外引人注意。這是長影攝影師孟憲弟為電影《自有後來人》手繪的攝製平面圖。不同的場景,攝影機應該擺在哪個位置,採取何種角度拍攝,標得一清二楚。

  建國初期,物質匱乏,設備落後,無論是攝影師還是美術師,開拍前常常要通過創造,一筆筆勾勒出一個個拍攝場景。

  著名攝影師王啟民曾給廠領導寫了封長信,信中披露了他對即將拍攝的《兵臨城下》的前期準備和實拍環節的詳細思考:

  “希望能有二台汽車發電機……就是晴天拍攝時,我也想利用燈光補助人物副光,而不使用反光板,反光板只用在後景。這對演員的近景、中景表演很有好處。”

  張光臨說,當時拍電影使用的膠片很粗糙,拍出來的影片總有一種白茫茫的感覺,但王啟民通過自己的摸索,將光影效果用到極致,把黑白電影拍出了獨特的藝術效果。他的攝影理論,至今仍是電影學院的必備教材。

  新中國電影人對自己的事業有多投入?在人民電影第一部故事片《橋》的拍攝期間,有一場鋼水濺出的場景,當時攝影師包傑的衣服都被燒著了,因為用的是手搖攝影機,他人不能離開,於是助理趕緊用一件濕大衣披在包傑身上為他滅火,可助理的身上也著了火,工作人員就一個接一個得為前面的人滅火,直到這個鏡頭拍攝完成。

  “今天我們各方麵條件比新中國成立初期好了不知多少倍,但是新中國電影人對藝術創作精益求精的態度永遠是長影的寶貴財富。”張光臨說。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