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格買提: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2020-03-24 09:22:27|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馮雪

  

  大三時,尼格買提為一家酒店主持聖誕晚會,掙了一筆800元的“鉅款”。結束後坐公交車回學校,路過一個居民區,看到有燈光從窗口透出。他想,北京那麼大,如果哪一天有一扇窗戶堛瑪O光屬於自己該多好,哪怕是租來的。

  畢業後,尼格買提進入央視工作,在木樨地附近租了一個每月租金1600元的小房間。他的理想也發生了“升級”:“如果能買一個房,有兩個房間,爸媽來北京能在我這兒住,天哪,人生已經很幸福很圓滿了!”

  再後來,尼格買提成了家喻戶曉的主持人。現在,他第一次擔任製片人和總導演,想和年輕人討論下,什麼是美好的生活?

  《你好生活》是一檔新青年生活分享的綜藝節目。節目組成員以90後居多,既然是給年輕人看的節目,他們就先拿自己“開刀”,不斷頭腦風暴,說說自己最近的苦惱:每天拼命加班是為了什麼?最後目標是什麼?究竟想過一個什麼樣的生活?

  尼格買提覺得,每個人活成現在的自己,一定和小時候所處的家庭狀態有關,“父母是最好的老師”。小時候的尼格買提是一個善於觀察的孩子,把父母做的每一件事都看在眼堙A“我媽能把每一天都過得非常細緻,尤其是逢年過節,準備一桌子的甜點蛋糕,她在廚房的背影是我對煙火氣的最初印象”,“我爸是出版社的翻譯和編輯,小時候學校放假,他就把我帶去上班。出版社從1樓到頂樓,無論哪一間辦公室都聞得到墨香,我很小就了解一本書是怎麼做出來的。那會兒最期待的就是他下班,自行車後面的架子,有沒有給我帶回一本書”。

  有意思的是,尼格買提的爸爸還有一個“隱藏職業”。“他是一個特別能說的人,非常幽默,經常有朋友婚禮請他去當主持人。我就在台下看著,看我爸手堮陬菮黖菑@根線的話筒,在臺上侃侃而談。當時就覺得,天哪,他在發光!我要跟所有小夥伴講,那是我爸爸!”小時候的尼格買提夢想成為爸爸那樣的人,“尤其要有我爸在臺上主持的那種風采。”

  長大後,尼格買提真的成了主持人。他笑著說:“現在有時候站在舞臺上,會有‘魂穿’的感覺,覺得是20年前的我爸‘附體’。有些神態、動作、幽默的方式,和他如出一轍。”

  “年輕人的職業不同、生活狀態不同,但同一個時代人,會有比較趨同的價值觀。我希望這檔節目能喚起大家的共鳴,然後去想一些大家可能想過,但想明白的問題。經過同齡人的解讀,突然發現原來是有解決方案的。”尼格買提說。

  在節目嘉賓撒貝寧身上,尼格買提看到了滿滿的“少年感”。就為了錄一天節目,撒貝寧不辭辛苦地拖來了一個超大行李箱——他帶來了家堛漱悀撅皛溼銵C“啤酒桶一樣大的望遠鏡,一點點組裝,一點點調試,就為了晚上看一眼星星。為了那一個時刻,他能做那麼精心的準備,這是我們生活中缺少的東西。”尼格買提說,“現在好多人不是不熱愛生活,是根本懶得去生活。”

  尼格買提說:“勇氣、執著、探索,追根溯源,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生活抱有熱情的,不就是少年時候嗎?當你對眼前的茍且感到厭倦的時候,就回望一下自己曾是心臟怦怦跳的少年,是不懼一切勇往直前的少年,是對任何事都抱有好奇心能仰望星空的少年。我覺得少年感是生活的基礎。”

  如果任其天馬行空,尼格買提有過很多生活理想:在海邊開一個酒館,一條老狗躺在門口,自己每天在吧臺後面擦玻璃杯;開一個綠植店,賣千奇百怪的植物;開一個咖啡館,愛人在那兒煮著咖啡……

  但關於生活,尼格買提是一個“現實”的人,“得先能獨立生活,再去談理想”。從大三開始不向家堶n錢,尼格買提和絕大多數“北漂”一樣,兢兢業業地實現著從租房到買房的進階。“實現了一個理想,再去追尋下一個,不斷追問自己什麼是更好的生活,這個尋找答案的過程,就是我理解的美好生活。如果在大三平安夜,我坐在公交車上,就想過豪車別墅的生活,可能到現在什麼都沒有”。

  《你好生活》是一檔先“上網”再“上臺”的節目,有一天的時間差。尼格買提卻在觀眾留言中驚訝地發現,陪著爸媽坐下來看電視的年輕人不在少數。

  在節目中,尼格買提談到對“催婚催生”的看法:“父母有時候催我們,其實不是為了過當爺爺奶奶的癮,而是希望你像他們那樣,也有一個孩子。這樣你就不再是孤獨的人,有一個血脈相連的人,能陪你走完人生。”

  尼格買提的爸媽看了這段,對兒子說:“以前從來沒有聽你講過這些。”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