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短下去 口碑漲上來

2020-05-13 09:20:11|來源:光明日報|編輯:武若曦

  吃一碗泡麵的時間,看完了一集劇;不到兩周的時間,刷完了整部劇。前不久,由愛奇藝和正午陽光聯合出品的十二集網絡短劇《我是余歡水》迎來大結局。該劇以短小精悍的體量、恰如其分的節奏、引人入勝的情節和演技,讓觀眾耳目一新,引發廣泛討論,為國產劇向精品化邁進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此前,在電視劇動輒四五十集的慣性下,“劇情不夠回憶來湊”成為彈幕吐槽的經典之句。一些注水劇由於虎頭蛇尾、拖遝冗雜,使觀眾產生味同嚼蠟之感,於是,拖拽、只看他、倍速、棄劇、一星評價……成為觀劇的稀鬆平常之事。

  今年年初,短劇模式歷經幾輪摔打歷練,呈現出回暖爆發態勢。已播的短劇《唐人街探案》(12集)、《龍嶺迷窟》(18集)、《不完美的她》(22集)都有不錯的口碑和評分,各大視頻平臺也早已對未播的儲備短劇排兵布陣,因此,有評論稱,目前短劇正逐步走入正軌,或可將2020年視為“短劇元年”。

  面對短劇的升溫,很多人發問,“究竟多少集才能講好一個故事?”其答案就在於,劇集形態受歷史原因、文化背景、產業模式、時代需要所影響,並要根據內容來量體裁衣。我們既要防止劇集“注水”,又要遵循藝術創作規律,不能盲目跟風。例如,歷史正劇、重大革命題材劇等,本就需要一定的體量來完成敘事和主題表達,篇幅長一點無可厚非。而懸疑劇、都市輕喜劇、青春偶像劇等,則需把握好節奏,將高品質要求堅守至最後一刻,無須強行湊戲。其實,集數概念只是外在形式,一個好故事的呈現更在於紮實過硬的內容品質。

  短劇模式下的內容創作,首先應當結合短劇的優勢,精準把脈當下觀眾的心理需求,即自我代入的沉浸式快感和“回懟”形成的舒適感。短劇的出現,迎合併放大了這種新興社會文化景觀“爽文化”。面對工作生活的壓力,大多數觀眾會產生自我情感表達的訴求和重塑自我形象的強烈願望,並在觀劇的過程中通過釋放自我來獲得非同尋常的、理想化的情感體驗。但凡事有度,“爽文化”要加以引導,切不可無休止地被短劇所放大。

  在此認識基礎上,短劇要用短劇的思維講故事,在小體量中穩準狠地找到戲劇衝突,營造強烈的戲劇張力。一是在於角色設定要反常規、立得住。人物塑造,無論何時都是創作的核心命題。目前看來,短劇中的核心人物多為智商在線、運氣爆棚、敢愛敢恨的小人物,同時具備人物性格快速養成或突然逆襲的可能性。二是在於敘事邏輯嚴密、不拖遝,情節設置反套路。短劇雖“短”,但不能失去連續性和完整度,要使觀眾在緊湊而有條理的劇情中,感受波譎雲詭般事態發展所帶來的緊張和刺激,並獲得意想不到的反轉驚喜。三是在於根植現實的土壤、切中生活的要害。這是觀眾能否與短劇實現情感共鳴的關鍵。短劇能否“接地氣兒”,取決於創作者對於生活瑣事、家長媯u的洞察力。更重要的是,短劇要在讓觀眾大呼過癮的同時有所感悟和反思,才有可能發酵為社會議題和文化現象。短劇要肩負起社會責任,充分發揮溫潤心靈、啟迪智慧的治愈作用,做到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相統一。

  自網絡文藝興起,影視行業在“短”字上就沒少下功夫。上述所指的短劇,是集數較少的精品劇,此外,長劇“拆播”、段子劇、豎屏劇、互動劇等形式也都在短劇路徑的嘗試中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但縱觀海量短劇作品,真正出眾的卻並不多。可以說,《我是余歡水》為日後短劇模式的產業發展積攢了不少口碑和信任。

  放眼第二季度賽道,幾家頭部影視公司早已瞄好了方向。愛奇藝將集中推出《沉默的真相》等6部懸疑推理題材短劇,騰訊的《雙探》和《摩天大樓》、優酷的《白色月光》和《回廊亭》也已準備就緒。熱鬧的背後,短劇不“短視”,才能實現長線發展。一是要找到品質、評價和收益上的平衡點,創新分賬模式和播出方式,完善行業新秩序;二是要在製作班底、演員陣容、拍攝週期和預算經費上給予短劇充分支撐;三是未來應通過不斷開拓實現各題材短劇的全面開花;四是要促進受眾觀看習慣的養成,發展短劇的黏性人群。

  兼具內容品質和行業生態支持的短劇,具有很大市場空間,C位出道指日可待。

  作者:張師迅(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教師)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