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耀桐:“第五個現代化”獨特內涵與歷史軌跡

2015-12-07 14:36:04|來源:人民網|編輯:王瑞芳

國家治理現代化,是中國共產黨提出來的一個戰略目標和任務。如何準確、完整地理解國家治理現代化這一戰略目標和任務的豐富內涵?筆者以為,必須著重梳理其中所包含的基本概念範疇,如治理與國家治理,現代化與國家治理現代化,進而分析中國共產黨關於現代化的認識軌跡和鮮明特點,才能透徹地把握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真義。

治理與國家治理

治理與人類始終相隨,只要人類存在,就必然需要治理,它的發展經歷著“原始治理→國家治理→未來治理”的歷史進程

人是趨向於群居的,由此結成了群體性的社會和各種組織。治理,是人類社會處置集體事務的一種組織活動,它始於人類的原始時期。在原始社會堙A人人共同勞動、相互平等尊重,既沒有強制性的政治權力,也沒有不合理的特權存在。人類在共同生活中,面對著要解決的公共事務,採取了全民議論、大家參與、集體決定的方式。例如,美國人類學家摩爾根在《古代社會》書中,敘述了美洲原始易洛魁人的公共組織機構——氏族議事會,它是該氏族一切成年男女享有平等權利的集會。這種議事會就選舉、撤換酋長和軍事首領,以及是否為被殺害的氏族成員接受外族贖金或者實行血族復仇等氏族內部事務作出決定。當議事會開會時,男男女女都站在周圍,按照規定的程序參加討論並做出表決。這種以氏族議事會的形式出現的處置集體事務的活動,可以說是治理的原初形態。但也正是這樣,表達出了治理的平等、公正、民主、大眾參與的本原意義。

人類進入階級社會後,出現了國家,原始社會的治理,遂轉變為國家治理,即以國家為中心對公共事務進行安排和處理。在古代國家、中世紀國家,國家治理不過是皇帝、國王統治意志的表現,它的本質特徵是人治、專制。這樣的治理,實際上已經背離了治理的原意,成為治理的反面。近代以降,隨著工業生產力的發展,世界各國不斷走向民主,追求平等公正,致力於大眾參與,國家治理開始向著本原的治理逐步地復歸、提升。

唯物史觀揭示,國家不過是緩和社會利益衝突而淩駕於社會之上的力量。待到今後國家消亡了,國家從社會那埵洧來的權力就將歸還于社會,治理也將進入全新的未來階段。這說明,治理與人類始終相隨,只要人類存在,就必然需要治理,它的發展經歷著“原始治理→國家治理→未來治理”的歷史進程。國家治理是人類社會中的一個重要階段,但它並非最終、最完美的階段,而是達到更好的未來治理的前階。

現代化與國家治理現代化

國家治理現代化不是可有可無的問題,而是現代化過程中的題中應有之意。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出現,就是要求由國家主導的公共事務治理必須達到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包含法治、德治、共治、自治

現代化(Modernization),在英語中是一個動態的名詞,是要使其成為現代(to make modern)的意思。Modern(現代)這個詞,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著作堶漸使用,人文主義者用它來表達與中世紀時代(農耕時代)相對立的一個新時代。因此,從最早提出“現代”到後來出現“現代化”,就是指從農業社會轉型為工業社會,使農業社會所具有的典型特徵轉變為工業社會所具有的典型特徵。這樣的轉型,產生了巨大的社會變遷,一般來說,有著11個方面的顯著轉變和普及,即從手工勞動轉向機器操作,自然經濟轉向市場經濟,社會固態轉向社會流動,信息封閉轉向信息傳播,習俗慣例轉向規章制度,保守單一轉向開放多元,鄉村分散轉向都市集中,文盲轉向知識,愚昧轉向科學,人治轉向法治,專制轉向民主。這11個方面的變化,可概括為“11化”:機械化、信息化、科技化、市場化、社會化、城鎮化、知識化、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

現代化帶來的11個廣泛變化,和國家治理有著怎樣的關聯度呢?從機械化、信息化、科技化來看,這主要屬於生產力和生產率的範疇層面。從市場化、社會化、城鎮化、知識化來看,主要屬於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範疇層面。只有現代化中的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才與國家治理密切相關。由此可見,儘管現代化與國家治理不是全部直接勾連,但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所造成的波及影響實屬重大深刻。因此,國家治理現代化不是可有可無的問題,而是現代化過程中的題中應有之意。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出現,就是要求由國家主導的公共事務治理必須達到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包含法治、德治、共治、自治。

國家治理現代化這個詞語,本身意味著國家治理要從未現代化或者前現代化進入現代化。它表明,國家治理作為一個跨度很長的歷史時期,可以分為未現代化和現代化的兩個階段。現在,中國共產黨強調國家治理現代化,就是要進入以前尚未達到的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階段。這就要突出民主化與法治化,保障主權在民和人民當家作主,保證憲法和法律成為國家治理的最高權威;突出制度化建設與促成多元化格局,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治理制度體系,並在黨的領導和國家主導之下實施多元主體構成的協同治理。

現代化的認識軌跡與鮮明特點

從中國共產黨認識現代化的思想進程來看,曾先後形成了關於現代化的7個提法,即: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提出和形成,是中國共產黨高度重視現代化、不斷求解現代化的結果。現代化是人類社會不可抗拒的歷史大趨勢,中國共產黨對於現代化的認識橫跨了半個多世紀,勾畫出了四條清晰的軌跡。

一是在提出“工業、農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即“四個現代化”的基礎上,提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總目標。毛澤東從1945年的《論聯合政府》開始提出工業、農業現代化的問題,到1959年末至1960年初,在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筆記中,提出了“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科學文化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的“四化”。1964年周恩來作《政府工作報告》,“四化”正式被表述為“全面實現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的現代化”。此時,毛澤東還把“四化”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即通過“四化”,要“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的強國”,這就形成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總目標,“四化”是作為這個總目標下面的主要內容。

二是在探索“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總目標的前提要求下,探索更多方面的現代化問題。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鄧小平在重提“四個現代化”的同時,更加重視現代化建設問題。他認識到,“四個現代化”不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全部內容,從而把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內容延伸到更多的範圍,它包括經濟現代化、政治現代化、法制現代化、社會現代化、教育現代化、人的現代化等諸方面。他指出:“現代化建設的任務是多方面的,各個方面需要綜合平衡,不能單打一。”(《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250頁)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諸多方面中,鄧小平特別重視市場經濟問題,為建立現代市場體系和運行方式,作出了突破性的貢獻,奠定了市場化的基礎。

三是對“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總目標的內涵逐步作出清晰的界定。1987年中國共產黨十三大報告,提出了“把我國建設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這就明確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內涵是“富強、民主、文明”。2007年中國共產黨十七大報告,提出“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又增加了“和諧”的內涵。“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實際上概括了國家的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領域現代化的內容。

四是提出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2013年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決定》,在繼續強調“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同時,闡明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要搞好政府治理、社會治理、社區治理、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第三方治理等多方面的國家治理。習近平明確指出:“國家治理體系是在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體制機制、法律法規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

從上述中國共產黨認識現代化的思想進程來看,曾先後形成了關於現代化的7個提法,即: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7個提法,體現了兩個鮮明的特點:

一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兩化”提法,突出地強調了現代化的社會主義道路和社會主義性質。世界上各國實現現代化的道路是不同的,西方國家走的是對內剝削壓迫、對外擴張掠奪的資本主義道路,這樣的現代化在本質上充滿了暴力和血腥。中國的現代化,走的是社會主義的道路,依靠全體人民的團結、智慧和力量,在本質上充滿著和平與和諧。

二是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五化”提法,尤其注重現代化建設的經濟任務,遵循著歷史唯物主義的路徑,由淺入深地探索了現代化所包含的三大層次。歷史唯物主義把社會形態解構為生產力(物質基礎)、生產關係(經濟基礎)、上層建築以及意識形態三個方面,毛澤東提出“四化”,主要從生產力和物質基礎的層面探索現代化;鄧小平側重於現代市場經濟問題,主要從生產關係即經濟基礎、經濟體制的層面探索現代化;習近平強調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問題,主要從上層建築和思想文化意識形態的層面探索現代化。這裡,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隨著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提出,按照歷史唯物主義的科學分析框架,彌補了此前“三缺一”的不足,使我們對於現代化的整體認識,臻至完善、步入佳境。(許耀桐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博導)

國際在線官方微信

國際在線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