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滾動>>正文

師門關係在歐洲不會有

2016-09-09 08:27:08|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王瑞芳

  “我一個師妹要來咱們這個項目讀書了,你給她推薦幾個不錯的導師唄。”同在比利時上學的同學對我説。

  8月底9月初,我的論文已通過,即將畢業。同學這番話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一年前開學時。我已在國內外經歷了兩輪“選導師大戰”。不過,我沒有給他明確答覆,因為歐洲導師制度與國內還真不太一樣。

  去年9月,我來到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傳播學系讀書。開學前,同係學生都收到了一封郵件——有個新生説明會,會説明選課、論文等相關事宜,強烈建議參加。

  那是與系裏老師、同學見面的第一天,坐到外國學生中間,我還有點小緊張和小興奮。哪知暖場之後,系主任、一位眉頭緊鎖的義大利老男人操著口音濃重的英語,上來就給了一個下馬威:“各位同學,你們從現在就要開始準備開題和選導師的事情了。”

  Excuse me?我們一節課都還沒上呢!

  因為項目只有一年,課程設計非常緊湊,課餘時間還要完成論文。在第一學期,我們就要完成選題、開題工作,而第二學期一結束就要提交論文,這樣才能如期畢業。

  義大利老男人接著介紹,系裏有一個“魔鬼論文系統”,選題和選導師是同時進行、雙向選擇的:首先,每位導師都會把自己建議的選題和大致説明放在系統裏,供學生查看。如果你對某位老師的選題感興趣,就可以申請這位老師的題目,並提交一個簡要意向説明,包括你為什麼選擇這個題、你的初步想法是什麼;如果沒有你感興趣的選題,也可以根據老師的研究方向提議一個新的題目,並作出説明。此後,就要看老師是否同意接收你了。因為選題的受歡迎程度有所不同,越早定下來越好——系統開放時間有限,搶選題會出現春運搶票的盛況。

  為確保導師的方向與你的研究興趣一致,在正式選題前,系裏會舉行導師見面會。這就像“八分鐘相親”:導師輪番上臺作自我介紹和選題説明,然後他們各自坐在桌子前,等待對選題感興趣的學生與其交流想法,也會針對性地給出意見和建議。如果方向不一致,學生還會被推薦給其他老師。學生可以自由地諮詢多位老師,直到找到合眼緣的——當然,我説的是選題。

  這種建立在選題基礎上的導師分配製與我在國內經歷的先下手為強的“搶導師大賽”不太一樣。在國內,大部分保研的同學在開學前就早早聯繫好了導師。在開學初導師分配會前,還沒確定導師的同學相互打聽著:這位老師人怎麼樣?他嚴格嗎?對學生好不好?而還沒來得及深入了解,就經歷了異常簡單的分配過程:系主任提名一位老師,如果還沒被保研同學“搶走”,那就看感興趣的同學誰先舉手。而這種“手快有手慢無”的競爭勢必引發同學間的爭執與不快。若學生沒有提早聯繫導師,師生之間幾乎毫無交流和了解,學生僅憑網站介紹和打聽來的資訊就決定了2~3年研究生生涯中最重要的老師,出現自己興趣與導師不合的情況就很常見了。

  經歷了雙向選擇,我還是選擇了系主任——這位義大利老男人做我的導師。

  我原以為,系主任肯定是高高在上、忙得不可開交,幾乎沒空管學生。不過,這位系主任看似嚴厲,卻非常友善。當然,因為還有行政事務在身,他確實極其忙碌。

  在我們這裡,師生聯繫需要學生主動發郵件預約見面時間,而討論的話題只有一個——論文。老師會根據論文應有的進程與你交流,而不會有額外指導。

  這就導致上了一學期課(我選了他的兩門課)、幾次單獨會面後,我的導師依然記不住我的名字(也可能是中文名太難?),甚至與我本人對不上號。如果我不主動發郵件約導師,導師絕不會主動聯繫學生。更可怕的是,在比利時,或者説在休假如同人權一樣正義的歐洲,導師一旦去休假,你就壓根別想找到他了。之前聽我的不少同學吐槽,某些學術大咖常常去某地參加會議,如果你急著想要與他會面,唯一能收到的郵件回復就是“我會之後與你聯繫”。學生們不得不在“臉書”小組裏發帖喊話:“喂!有人知道×××老師去哪兒了嗎?他沒回我郵件。”而回帖往往都是:“別急,我跟你一樣。”

  更大的不同在於,這裡根本沒有“師門”一説,我連同屆、同導師指導的學生都沒認全,更別説往屆的師兄師姐了。

  而在國內,我有一個非常關心我的導師與大家庭似的親密師門。當時,我們每週都有固定時間的讀書會,大家坐在一起交流某本書的讀書心得,在這之後,導師還會關心大家的學習和生活情況。因為本科階段起,我就跟我的導師比較熟,她還常常關心我的“個人問題”(儘管一直沒什麼結果),還會與找工作的師兄師姐談心,並給予支援。這也是為什麼同學們喊我的導師為“×媽”,畢竟她真的像媽媽一樣關心每一個學生。在每年的教師節,我們師門都會聚餐,從教多年的導師有一個龐大的師門,很多已工作的師兄師姐常常回來看望她。在我出國後,導師每每看到歐洲不安全的新聞,還會發微信詢問我的情況。這種富有人情味的師徒關係在歐洲是絕對不會有的。

  這也引發了另一點不同:這邊的老師很少會找(碩士)學生幹私活,畢竟你們的關係僅限于論文和碩士學業。就我所知,國內不少老師會找研究生幫忙做事:除了與學術有關的翻譯、整理資料之類的小事,甚至有老師會讓學生去幹接送孩子之類的雜事。

  當然,這不意味著歐洲的師生關係不好:畢業前,一位泰國女同學送給她導師一件泰國足球隊隊服作為禮物——因為他們都很喜歡足球。今年恰逢歐洲盃,估計每次見面他們都聊得很開心吧。

  快畢業了,當我聯繫我的導師想要表示感謝,問他有沒有時間可以安排給我,他回信:“我這裡永遠有時間留給你!”(于靈歌)

國際線上官方微信

國際線上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