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買春事件的幾個解讀視角

2016-01-04 07:34:32|來源:北京青年報|編輯:王瑞芳

  32歲男子何玉玲在江西省撫州市東鄉縣看守所內服刑期間,接受了一次性服務。具體細節是:2015年5月2日晚,看守所值班副所長雷榮輝、民警艾清水在分別接受了何玉玲好友何良貴一條軟中華香煙後,由雷榮輝將何良貴、女子“露露”帶進看守所。雷榮輝安排何良貴帶“露露”到在押人員伙房去等,其進監區將何玉玲帶出,何玉玲隨後單獨前往伙房與“露露”約會。這一高椐q網內的醜聞,最終因“群眾舉報”案發。(1月3日《華商報》)

  事實上,僅僅事發10天后,此事已被“知情人”舉報,副所長雷榮輝被免職並處以黨內嚴重警告,民警艾清水被行政警告,失足女“露露”被行政拘留,中間人何良貴被罰款。之所以這位“知情人”此刻再度要向媒體報料,顯然是覺得當地處理太輕,而針對的也不是其他人,正是其中要算處理最重、已被免職的看守所副所長雷榮輝。明乎這一點,身為媒體人,不覺有點警惕:別又是“知情人”要搞人,拿媒體來當槍使吧?

  “普通人介紹容留賣淫都涉嫌犯罪,為何雷榮輝只是違紀?”這位“知情人”的質疑,也是媒體評述此事最趁手的靶子。放眼望去,“為何只違紀不違法”的質疑,是評論此事的主流觀點,雖然國家一直強調“黨紀嚴於國法”。這樣的質疑不能說沒有道理,如果買春事件不是唯一的偶然,而是多次發生,甚至是某種常態,那這肯定涉嫌犯罪,既涉嫌容留賣淫罪,也涉嫌玩忽職守罪。所以,我無意要為這位副所長脫罪,而只是想多提供幾個看問題的視角。

  其一,自然是看守所腐敗問題。“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過去我們常用其來形容某個位置的關鍵或者某個人物的英勇,殊不知,在今天,這樣的位置也常是腐敗高發地,這樣的人物面對的糖衣炮彈也最多。雖然一個在縣看守所幹了13年的副所長實在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蒼蠅,但在此事堨L大小就是“一夫”,想要找他辦事,就得拿軟中華開路。我敢打賭,這絕不是他第一次受賄;我更敢打賭,同樣這樣幹的,絕不只此一個看守所的一個副所長。

  其二,是腐敗無意識的可怕。回到此事的最初,過程大概是這樣的:血氣方剛的何玉玲在看守所關了大半年,同村好友何良貴體恤其難言之苦,決定送一失足女進去,於是拿兩條軟中華賄賂了看守所當班人。事情就是這樣簡單,何良貴可能覺得自己講義氣,看守所的人見多了小禮小賄,更不覺得是什麼大事。可在媒體聚光燈下,事件背後的違法性質被徹底暴露出來;副所長“如果知道她是賣淫人員,當時砍了我的頭我也不會同意”的懊悔,反映的其實是腐敗的無意識。當腐敗成為無意識的行為,自然不會細想後果,尤其是對社會的危害。

  最後說點題外話,我曾看過一位入獄十年的美國人的自述文章,其中寫道:“在監獄中,性是一個敏感話題,因為監獄本來是一個不應該有性的地方。監獄中的性並沒有被消滅,它以任何形式存在著,只不過它在監獄中被扭曲了而已。人類的本性如此,不論想不想,性都存在。”是啊,犯人也是人,是人就會有生理需求,這並不難理解。在國內,曾有報道說,每到週六,監獄堛漸リH們就等著盼著看《非誠勿擾》。另有報道說,監獄是同性戀、艾滋病的高發區之一。所以,這是個嚴肅的問題,看守所買春事件應該引起這方面的關注和思考。(止凡)

國際線上官方微信

國際線上趣新聞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