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字最難:這是政府自身的深刻革命

2017-03-07 19:12:14|來源:中青在線|編輯:靳松

  “堅決除煩苛之弊、施公平之策、開便利之門。”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親自加上了這句話。

  簡政放權被認為是本屆政府的“當頭炮”,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直陳“進一步簡政放權,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2015年的報告中疾呼“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2016年則引用了《後漢書》中的一句話“簡除煩苛,禁察非法”。

  今年,李克強總理又一次提到“革命”:“這是政府自身的一場深刻革命,要繼續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堅決披荊斬棘向前推進。”

  “簡除煩苛”背後,是總理關心的餛飩小店和蔥油餅店又重新開張了;承載山西小夥夢想的書店再次打開大門;而更多曾代表政府審批權力的大紅印章被永久封存。

  有人做過不完全統計,根據公開報道,在2016年39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李克強一共講了60個故事,都與簡政放權有關。梳理本屆政府每年首次常務會議的第一議題,無不烙刻著推進政府職能轉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鮮明印跡,其精髓與核心就是四個字:“簡政放權”。

“簡”字最難,筆畫越少越難寫

  國家博物館至今保留著109枚紅色印章,它們由木頭或塑料製成,密密地碼在透明箱子堙A有些印章的紅墨印跡已經浸入木頭的紋理,玻璃箱上貼了一張寫有當天日期的白色封條。

  “這些公章今天被貼上了封條,就絕不能再打開。”李克強說。

  3年後,那個透明箱子已裝不下過時的印章。在中國政府網上公佈的已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名單中,鼠標至少要下滑40次,才能拉到結尾。

  “這是政府自身的一場深刻革命。”這句話凝結著一串數字:2013年以來,國務院分9批審議通過取消或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共618項,其中,取消491項,下放127項。

  本屆政府成立之初,李克強即在記者招待會上公開承諾:對國務院各部門現存的17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要削減三分之一以上。

  “革自己的命”,阻力之大可以想見。“確實很疼,而且在加深,面還會擴大。”李克強在2015年全國兩會回答記者提問時坦言,“簡政放權是政府的自我革命,削權是要觸動利益的,它不是剪指甲,是割腕,忍痛也得下刀。因為簡政放權有利於厘清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激發市場活力。”

  “‘簡’字最難,筆畫越少越難寫。”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江門市委副書記、市長鄧偉根感慨頗深。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政府不光是放,還要管、服,對於政府來講,創新監管方式很艱巨。“政府部門習慣審批,現在不用審批了,要怎麼管,需要另起一行。”

  “革自己的命”,目的是釋放市場的新動能。“簡單來說,我去辦個企業,能不能更簡單一些?”鄧偉根說。他空閒時喜歡背著包到處走走,“你自己去辦一件事,試試不去托關係找人,看好不好辦,難吶!”江門市施行簡政放權不到兩年,相繼實現了“三證合一”“五證合一”“九證合一”。

  去年11月,李克強在上海主持召開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座談會,鄧偉根作了彙報。李克強當場給予肯定,“要求有關部門支持地方政府‘九證合一’等首創精神”。3個月後,江門再上臺階,開始推廣“十五證合一”。“一個二維碼,15個部門搞定,3天能辦完所有手續。”

讓阿大蔥油餅店颳起草根創業的春風

  “要把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換成市場的手。”政府工作報告曾這樣表述有形之手與無形之手的關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又添新詞:“減少政府的自由裁量權,增加市場的自主選擇權。”

  上海的“夢花街19號餛飩店”和“阿大蔥油餅店”走紅了!這是李克強在上海的座談會上提到兩家本地小食店,這兩戶承載著“家味”記憶的小店,因為經營地點是居住房屋,無法辦理證照被先後關停。

  李克強在座談會上說,這些小食店都是小本生意,屬於草根創業,群眾口碑好,也有創新發展的意願和社會需求。對這些業態的監管,怎麼把握好分寸,既執行有關規定,又扶持善待創業者?需要認真思考。

  在就任總理後的首次全國兩會記者會上,李克強曾用通俗的語言形容,一些地方辦個事、創個業要蓋幾十個公章,群眾“惱火得很”,因此必須從改革行政審批制度入手加快轉變政府職能。

  張俊敏的書店也經歷了“起死回生”的過程。“工作人員的態度有了180度的轉變。”張俊敏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的書店重新開張了。2013年,他的名字曾幾次出現在李克強的講話中。“北京一所高校的一位畢業生,回到家鄉創業,辦一個書店,在多個部門跑了30多趟,花了不少錢,歷時三個多月,總算辦起來了。但開業後,各種檢查、收費、罰款就跟著來了,沒錢就拿書,最多的一次拿走了140多本。最後,他一氣之下關門不幹了。”

  張俊敏曾經騎自行車去過拉薩。他說:“辦證的過程,比騎車去拉薩還難。”後來,他乾脆背著裝有材料的登山包,像個遠行者那樣往返于城市的各個部門。

  “現在方便多了,”張俊敏剛剛辦下食品流通許可證,“房租能不能再低點呢?書店承載一些文化功能,但高房租逼得人要賣一塊錢的辣條了。”張俊敏又有了新期盼。

效果好不好,要問老百姓

  在企業家眼堙A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全國人大代表、森馬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邱光和記得,森馬的第一個總部園籌建時,審批流程走下來,蓋了90多個章。而最近的一個產業園的建設,整個審批流程蓋了不到10個章。

  這位民營企業家簡而言之:“以前跑十次的事情,現在只需跑一次,這就是簡政放權。”

  “‘革命’效果好不好,還是要問老百姓。”鄧偉根說,“這倒逼政府想便民、利民之策”。

  “我們一定要讓企業和群眾更多感受到‘放管服’改革成效,著力打通’最後一公里’。”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說。這份“要讓老百姓在火車站看大屏幕的時候也能聽懂”的報告,延續了總理的施政理念。

  “老子說,‘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只有把束縛老百姓手腳的繩索都解開了,才能真正發揮13億人的聰明才智和創造力!”總理在“放管服”的上海座談會上說,“改革永無止境,我們改革的最根本目的,就是要解放和發展生產力。”

  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的“萬里審批圖”曾展現在總理面前。每一道審批,曹志偉都用一個方格顯示,這幅圖由高低起伏的各色方塊組成。繪製這幅圖,他花了十餘年時間,摸清了一個建築項目從立項到拿房產證要過的每一道坎。

  “‘萬里審批圖’所引發的改革,只是撬動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門把手而已。”曹志偉說,“改革正向縱深發展,現到了攻堅克難的階段、到了從量變到質變的關鍵時機,要割肉、啃硬骨頭。”

  半個月前,江門航天數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石磊從鄧偉根手中領到首張“十五證合一”企業新版營業執照,“不只是一張紙,而是集合了統一信息的卡”。這張對接政府各部門的卡,破除的是一道道通往市場的“關卡”。

  “把很多證變一個證不是目的。”鄧偉根表示,多證合一的實質是實現數據共建共享,另起一行之後的文章怎麼寫,需要時間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