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提前開賽引發連鎖反應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21-02-23 08:52:26

  男籃亞洲盃預選賽雷聲大、雨點小,讓CBA聯賽第三階段的時鐘,先是被調慢了,之後又被撥快了。整整一週之後,第三階段的比賽就將在諸暨拉開戰幕,但這一慢一快之間,CBA的時空也發生了扭曲。

  2月2日,中國籃協對外公佈了參加亞洲盃預選賽的中國男籃集訓隊的名單,彼時,CBA聯賽尚在進行當中,有集訓任務的球員,和有集訓球員的俱樂部,面對亞洲盃預選賽的任務,肯定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一邊是長達3個月的封閉比賽,家人的期盼和春節假期的誘惑,另一邊是國家隊比賽任務,以及對俱樂部賽季成績不可回避的影響。按照之前的計劃,所有參加亞洲盃預選賽的國家隊成員,回國之後都會面臨將近一個月的隔離期,留給他們備戰聯賽的時間,可能只有10天左右。

  但是,當中國男籃在上海剛剛開啟集訓不久,由於疫情的原因,中國台北男籃和馬來西亞男籃都宣佈不會參加在多哈的比賽,亞籃聯不得不宣佈賽事再度推遲,這一變化,隨之又產生了連鎖反應:CBA聯賽第三階段的比賽從原計劃的3月底開賽,提前到3月1日。

  對於很多球隊而言,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外援的引進。2月21日,浙江男籃通過官方社交媒體宣佈,新外援“莫奡·恩多爾的相關入境手續已經順利完成,並於昨日夜婼韙W前往國內的航班。入境後,我俱樂部將嚴格按照我國以及浙江防控辦目前對外籍人員入境防疫的相關規定,實行“14+7+7”防疫隔離和健康管理措施。期待28天后,恩多爾與球隊的順利會面!”如果看看賽程表,等待隔離結束,浙江男籃常規賽,大概只有8場比賽了。

  當然,作為目前聯賽的頂級強隊,浙江男籃在戰績上有不錯的迴旋空間,但是對於那些急於爭取季後賽門票的球隊來說,聯賽提前開賽的影響非常大,北京首鋼男籃顯然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階段聯賽結束之後,北京首鋼男籃的戰績是16勝19負,作為季後賽的“守門人”,他們身後有上海、山西、廣州這樣的球隊在拼命追趕,而球隊自身也期待可以通過外援的引進,增強球隊的競爭力,以期在偶然性很大的季後賽上有所作為,球隊簽下的外援麥克雷對球隊的作用巨大。

  眾所週知,翟曉川是北京首鋼男籃小前鋒位置上的唯一人選,但CBA聯賽當中,最出色的外援,其實大多在三號位,比如,廣東隊的威姆斯、馬尚布魯克斯、遼寧隊的梅奧、浙江隊的蘭茲伯格。麥克雷的到來不僅可以減少翟曉川身上的壓力,更可以幫助球隊提升“天花板”。如果按照之前的計劃,麥克雷不會缺席聯賽第三階段的任何一場比賽,且有不錯的合練時間,但是現在,提前開賽讓麥克雷基本確定會錯過包括兩場“京城德比”在內的多場關鍵搶分戰,從而增加了球隊守住第12名的難度。

  聯賽提前到3月1日開賽的另一個影響,就是球員假期的縮短。“我們打球的時候,春節也就放一天的假,畢竟是在賽季期間,訓練比賽是我們的職業,必須得經歷這些。但那時候畢竟不是賽會制,也不是全封閉管理的。現在封閉的賽會制比賽,不論是對球員的身體還是心理,其實都有不小的消耗。”前中國男籃國手焦健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以北控男籃為例,在第二階段最後一場擊敗深圳男籃後,球隊獎勵球員14天的假期,但提前開賽,球員的假期不得不縮減,他們2月18日就已經重新集結。相比而言,北控男籃還算“仁慈”的,遼寧男籃主帥楊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透露,球隊在大年初二就恢復了訓練,他們是2月5日結束了第二階段最後一場比賽,如此算來,遼寧男籃的假期其實只有一週左右。

  如果說,本土球員尚可以在短暫的假期和家人團聚,那麼對於外援來說,封閉的賽會制導致的結果,可能就是選擇離開。前幾天,廣州外援斯貝茨就因為這個原因和球隊解約,聯賽提前開賽,廣州男籃想要尋找合適的繼任者,難度可想而知。

  那麼,為什麼CBA聯賽非要提前開賽,按照原計劃在3月底再進行第三階段的較量不是更好的選擇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亞洲盃預選賽的比賽,全運會預選賽的比賽,以及東京奧運會落選賽的比賽都因疫情原因被推遲,但這三項國際賽事,特別是後兩項,對於中國籃球和各省市體育局來說,其重要程度要大於CBA聯賽,從這個角度上說,聯賽的時鐘被重新撥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本報北京2月21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楊屾 

編輯:王悅陽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