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西方正在拋棄“文明”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5月24日發表尼泊爾特堨爰U大學國際關係與外交學訪問學者比姆·布特爾的文章稱,西方正在背離它所宣稱的價值觀。

 

文章稱,哈佛大學學者塞繆爾·亨廷頓1993年在《外交》雜誌夏季號上發表了《文明的衝突》一文後,這樣一種衝突觀主導了美國的外交政策。

 

如今,在中美貿易摩擦以及最近美國與伊朗關係緊張的背景下,外交政策分析人士開始預測“文明的衝突”可能再次出現,認為人類瀕臨毀滅邊緣。人們不能對這一分析完全置若罔聞。

 

文章稱,在亨廷頓當初的那篇文章發表約20年後,西方和非西方國家的外交政策精英、學者、評論員和記者認為,西方文明將被削弱。

 

但文章認為,西方文明既沒有陷入危機,也沒有崩潰。相反,西方正在背離它所宣稱的價值觀。為此或許可以冒昧地發明一個詞——“西方對文明的拋棄”。

 

文章稱,如果正如亨廷頓所提出的那樣,文明真正的本質是建立在某些不可或缺的核心價值觀之上,而這些價值觀被認為是“西方”的“軟實力”,那麼它們就包括理性思維、自由市場資本主義、人權、民主、法治以及基於規則的全球治理、科學世界觀、多元主義和開放社會。西方文明通常來說就是英美文明,西方文明顯然一直在拋棄這些核心價值觀,而且一直在廢除它們自己的領導人在整個歷史程序中確立的規則。

 

首先,美國在2016年總統大選後拋棄了理性思維。邏輯和理性思維在美國沒有立足之地;例如,特朗普最近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了關稅。當然,美國可以從其他國家而不是中國進口商品,但這不管在短期還是在長期內都無法改善它的貿易逆差資料。原因有兩個,一是與中國和其他低成本製造業國家相比,美國的勞動力等生產成本較高;二是在美國國內重建製造業工廠需要時間。

 

第二,美國已經拋棄了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而中國接納了全球治理規則和機構。現在,中國是自由貿易和反保護主義的主要倡導者,而美國總統則是全球保護主義和反自由貿易的主要倡導者。

 

第三,美國的人權記錄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糟糕,美國總統更愛的是錢而不是人權。

 

第四,英國脫歐混亂和特朗普當選總統是對民主的嘲諷。美國再也無法說服非西方社會相信民主的好處。

 

第五,在鷹派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於2018年9月在華盛頓發表的演講中譴責國際刑事法院(ICC)並揚言要對該機構實施制裁後,美國拋棄了一項軟實力——法治。ICC對美國被指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展開調查,由此引發博爾頓發表這番言論。

 

第六,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基於規則的全球治理就開始了。然而,2017年4月,美國威脅說,如果不重新談判,它就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它還違反世貿組織的規定,對歐洲、日本和中國的商品加徵了關稅。

 

第七,正如亨廷頓所宣稱的那樣,科學的世界觀是西方的另一項軟實力。然而,特朗普政府拒絕承認資本主義的貪婪引發了目前達到災難級別的氣候危機,還在2018年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

 

最後,西方的多元主義和開放社會的神話現在已經終結,因為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的政府拋棄了它們。在選舉中,種族、移民和仇外問題在社會和經濟政策中起到核心作用。“邊境牆”的故事和中美洲移民在美墨邊境的悲慘處境表明,美國的多元主義正在脫軌。

 

文章指出,如果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不能維護西方的核心價值觀並接受亞洲——尤其是中國和印度——的崛起,那麼“西方”很快就會僅僅侷限於北大西洋兩岸。

 

文章稱,眼下,美國似乎正坐著一艘破船在海上航行,而船員既沒有地圖,也沒有命中註定的航線。在這樣一次拋棄了目的地——西方文明的核心價值觀——的航行中,美國和西方的征程在未來抵達不了任何地方。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