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美國 對話古巴 歐盟要在拉美加大話語權

撇開美國 對話古巴 歐盟要在拉美加大話語權

圖為羅德里格斯(右)與莫蓋堨圻b第二屆古巴歐盟聯合委員會會議後出席記者釋出會。 新華社發

 

第二屆古巴—歐盟聯合委員會會議近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舉行。古巴外長羅德里格斯與到訪的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兼外交與安全政策高階代表莫蓋堨尿n極評價自古巴與歐盟“政治對話與合作協議”正式生效近兩年來雙邊關係發展情況,並強調將進一步推動雙邊合作。據法新社報道,歐盟駐古巴大使阿爾貝託·納瓦羅表示:“現在是25年來古巴同歐盟的關係最好的時候。”

 

在特朗普政府頻頻向古巴施壓的背景下,歐盟與古巴的友好關係正迎來新的高潮,這也為拉美局勢的穩定發展提供新的希望。

 

貿易夥伴 政治外援

 

據古巴外交部公報,第二屆古巴—歐盟聯合委員會會議(下文簡稱古巴歐盟聯合會議)強調了古巴、歐盟雙方“提高貿易和投資的重要性”以及“反對《赫爾姆斯—伯頓法》及其治外法權效應實施的必要性”。

 

“政治對話與合作協議”的實施是本次古巴-歐盟聯合會議的重點。該協議於2016年12月簽署,2017年11月生效。伴隨著協議的生效,歐盟與古巴的經貿往來不斷加深。據法新社報道,如今,歐盟是古巴最主要的投資者,也是古巴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2018年超過了34.7億美元。

 

據路透社報道,莫蓋堨圻b與會期間表示,歐洲能夠助力古巴經濟的現代化發展,投資也有助於歐洲企業在逐漸開放的古巴鞏固自身實力。對於正在經受自身政治經濟危機、美國製裁加劇以及左翼盟友委內瑞拉援助減少等困境的古巴而言,歐盟的發展援助至關重要。

 

“古巴一直十分重視與歐盟的關係,在經貿方面,歐盟國家擁有廣闊的市場、大量的資金和先進的技術;在政治方面,歐盟具有很高的國際地位,古巴為衝破美國封鎖,希望得到歐盟的政治同情和支援。”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為應對美國近來加劇的經濟制裁,古巴積極嘗試與不同意識形態的國家發展友好關係。

 

莫蓋堨妒磳隉A“政治對話與合作協議”生效以來,歐盟與古巴已就人權、單方面強制措施和可持續發展等雙方共同關注的話題展開對話,未來還將在能源、氣候變化、環境、文化等領域開展合作。歐盟對鞏固與古巴關係“興趣深厚”,希望把握雙邊關係發展良好契機,在未來幾年中繼續豐富合作內容。

 

美國製裁 歐盟抗議

 

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以古巴“直接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支援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等為藉口,陸續推出一系列對古巴的新制裁措施。5月2日,美國“啟用”擱置23年的《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該條例規定,因一些美國企業和個人資產在革命後遭古巴政府“沒收”,古巴裔美國公民有權向美國法院起訴使用那些資產的古巴實體以及與這些實體有經貿往來的第三國企業。

 

《赫爾姆斯—伯頓法》的恢復,讓投資古巴的歐洲公司面臨來自古巴裔美國人的大規模訴訟,直接引發了歐盟國家與美國對古巴政策的矛盾。在古巴問題上,特朗普政府不顧及盟友利益和國際法的單邊主義立場,對跨大西洋關係的穩定性造成影響。此前歐盟曾表示,美國政府“啟用”制裁古巴的這項法律條款違反國際法,宣佈將採取一切相應措施,包括向世界貿易組織起訴美方或動用一項歐盟法案,以保護歐洲企業不受《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影響。

 

據法國24電視臺報道,在此次會議中,莫蓋堨圻A次表示,歐盟將不斷重申其立場:美國政府啟用條款,將其應用於域外的做法是“非法”的。

 

“西方世界內部對待古巴的政策並非鐵板一塊,特朗普政府對古巴政策的變動,也並不代表所有西方國家對待古巴的態度。”江時學認為,自特朗普政府上臺以來,美歐在與古巴、伊朗、俄羅斯關係等一系列問題上出現重大分歧,美歐關係裂痕加深。與之對應的是,近年來歐盟國家、加拿大等西方國家與古巴關係均呈現平穩發展態勢,歐盟與古巴發展友好關係,也是向戰略性盟友美國傳遞不滿訊號。

 

擴大聲量 增強影響

 

據路透社報道,莫蓋堨妒磳隉A歐盟還將繼續就拉美地區的局勢,特別是委內瑞拉的合作進行對話。歐盟官員表示,他們相信通過對話可以更好地影響古巴的人權建設。

 

古巴是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的親密盟友,古巴對馬杜羅政府的支援是美國強化對古巴制裁的原因之一。今年1月,委內瑞拉反對派成員、議會主席胡安·瓜伊多宣佈自己為“臨時總統”,並得到美國大力支援。作為委內瑞拉問題國際聯絡小組領頭人的歐盟,希望嘗試說服古巴以斡旋者的身份對委內瑞拉問題採取行動。

 

“古巴與委內瑞拉的政治經貿關係非常密切,在解決委內瑞拉問題上能夠發揮一定的影響。”江時學認為,歐盟願意調動各種可以利用的因素,嘗試說服古巴調停委內瑞拉問題,這一積極態度值得肯定。但古巴如何在委內瑞拉問題上發揮作用,古巴的斡旋能否取得令馬杜羅與瓜伊多雙方滿意的結果,這還有待觀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特朗普政府近來頻頻向古巴施壓的背景下,歐盟發展與古巴關係主要出於兩方面考慮。一方面,歐盟反對美國的單邊制裁和“長臂管轄”,此前《赫爾姆斯—伯頓法》的重啟,影響了歐洲企業在古巴市場的經營活動,加劇美歐關係間的矛盾。另一方面,無論是發展與古巴的友好關係,還是在委內瑞拉問題上採取與美國不完全一致的立場,都是歐盟謀求國際舞臺戰略自主性的表現。歐盟此番希望藉由古巴斡旋委內瑞拉問題,增強其在拉美地區的政治影響力。(記者 高喬)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