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暴力裹挾!不要被毀掉前途!”——“97後”內地港生“有話說”

三個多月來,香港持續發生極端暴力違法事件,令人痛心的是一些年輕人受“反中亂港”勢力煽動教唆而捲入其中。對此,在內地求學的香港學生有著怎樣的看法?對國家、對內地、對香港,這些生於香港迴歸後的年輕人有著怎樣的認知與情感?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進高校,傾聽“97後”港生們的心裡話。

 

20歲的饒谷誠,家住香港元朗,現在是內地一所政法院校的大二學生。對三個多月來在香港發生的暴力亂象,他直言:“不可以使用暴力”“不要煽動學生”。

 

“父親這段時間看到香港這麼亂,晚上經常氣得睡不著。”饒谷誠說,“我有一些朋友和過去的同學參加了示威活動,我問過他們是否真的瞭解《逃犯條例》,很多人都說‘其實也不懂,就是大家喊著去,就去了’。”

 

饒谷誠說,香港那些年輕的示威者中,不少是受到了朋輩的壓力,被極少數暴力分子所裹挾。“我的一些朋友迫於壓力,會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替他們(暴力分子)轉發一些內容。希望我的朋友們能勇敢一點,不要被裹挾。”

 

饒谷誠坦言自己沒來內地讀書前,也曾有過疑慮。“因為香港有些傳媒將內地描述得很負面,我們每天都接觸到那樣的新聞。”他說,“那是對我們的一種洗腦。”

 

“我選擇來內地,就是要看看真實的祖國。”曾在高中時期參與過學生工作的饒谷誠呼籲,各個學校的學生組織應承擔起責任,給學生們建立一個資訊公開的平臺,讓大家瞭解真相,“而不是隻提供偏頗的報道,將個別人的意志強加給大多數”。

 

對於21歲的潘曉緯來說,暴力事件給她的家庭帶來的衝擊就更為直觀——“我的妹妹就是受害者”。

 

家住九龍的她告訴記者,自己的妹妹在香港一所女校讀中二(相當於初二),9月初開學後學校一些高年級學生髮起罷課,還逼迫低年級學生加入。“你要是不同意,她們就會幾個學生圍著你,用言語侮辱謾罵。妹妹經常回來說自己很害怕。”

 

潘曉緯說,父母打算讓妹妹轉學。“這已經有校園欺淩的趨勢。我也有一些朋友參與其中,我每天都發訊息和他們說,讓他們冷靜,他們很多人真的不知道這些事情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法律後果。”

 

“很想和那群暫時迷失了的同齡人們說:好好學習,你們有大好的未來;訴諸暴力,毀掉的只有你們自己的前途。”潘曉緯說。

 

家住新界屯門的鄭景謙說,每次在報道中看到香港發生混亂,甚至有一些激進分子囂張揮舞英美旗幟,他都十分心痛。“這種行為真的很不對,我們是中國人。”這個20歲的香港青年連連搖頭。

 

他告訴記者,經歷過港英殖民時期的外公經常把當時的歷史講給自己聽。“外公和我說,那時我們根本沒什麼人權。怎麼還會有人想回到過去呢?!”鄭景謙說,香港不少年輕人對迴歸前的歷史不瞭解,“因為香港的中國歷史課不是必修課,文憑試也不會考,所以很多人不會選修。真的應該讓更多年輕人瞭解國家和香港的歷史。”

 

小鄭打算國慶節期間回港探望家人,雖然有點擔心,但他“相信特區政府會處理好的”。他說自己最想告訴那群暴力分子:“用暴力是不可以強迫別人聽你說話的。法治一直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每一個香港人都珍視的,不希望任何人破壞它。”

 

不少香港青年眼中,自己的前途似乎缺乏亮色。但小饒說,儘管自己才來內地兩年,發現內地的發展空間很大,“畢業後我想在這裡搵份工,在這裡我看得見未來”。

 

小鄭也說,自己來內地這兩年,親身感受到了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真的特別自豪!”他告訴記者,來內地讀書拓展了自己的就業選擇,畢業後會考慮回香港工作,因為現在內地和香港企業互動頻繁,“很需要像我們這樣熟悉彼此情況的人”。

 

小潘每年假期都會花上一定的時間去內地各處旅遊。“去年我去了西藏,那裡發展得特別好,根本不像香港一些媒體說的那種‘落後’‘封閉’的樣子。香港青年們應該多來內地看看,多多瞭解後就會喜歡這裡的。”

 

“我想努把力,看看過兩年能不能考去清華讀研究生,這是我的夢想。”她說。(新華社北京電 記者陳舒、謝昊)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