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工廠”和“新製造”

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靈活的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開網店的新品牌

 

——犀牛智造平臺CEO伍學剛

 

“共享工廠”可以是一個實驗工廠,它不僅生產服裝,還生產技術和模式。它可以成為技術孵化器的角色,適合中國大量需要轉型的中小企業

 

——寶鋼研究院原首席研究員郭朝暉

 

最近,杭州餘杭區多了一家“共享工廠”。在阿堣琱琩陬R(杭州)數字科技有限公司的車間內,物料是用小機器人運的,印刷裁剪縫紉基本是機械臂幫忙,縫紉機上有螢幕,顯示各類引數。類似的智慧工廠在長三角其實已經有不少了,但是犀牛智造工廠被定義為“新製造”。它究竟新在哪裡?

 

最大亮點可能在於“定製服裝批量化生產”。

 

在服裝行業,傳統生產模式是平均1000件起訂,15天交貨;如今能實現100件起訂,7天交貨。“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靈活的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開網店的新品牌。”犀牛智造平臺CEO伍學剛表示。比如,幾個月前,網店“烈兒寶貝”通過犀牛工廠,定製了一批星座T恤,只生產5000件。市面上很少有工廠會接這樣的單。負責人最近在直播預售後,加急追加了一個200件的小訂單,犀牛工廠也能按時按需完成。

 

按需生產、以銷定產、快速交付,不少人對此很熟悉。社團搞團建,公司搞活動,免不了定製一些個性化的隊服或者文化衫。一般來說,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上“某寶”,出點小錢,設計製造一條龍,然後送貨到家。但是隻有在大資料和大平臺的支援下,精準地消化庫存、“以銷定產”才真正成為可能。工廠將銷售端的資料直接與設計、生產端打通,能預測某款單品未來一個月能賣多少件;只要消費者需要,一個網路熱詞或爆款產品誕生後,第二天網上就能買到類似的衣服。目前,已有200多個網店中小商家、直播主播加入了這家工廠的產品鏈條。

 

此外,類似智慧工廠的優勢在於“共享”。

 

40年前做服裝創業,要從開自己的工廠起步;20年前,從尋找代工廠開始;現在,可以先試水賣7天后再製造發貨。在現在的模式下,中小服裝商家不必提前生產很多貨。比如以前6月生產12月穿的衣服,要先根據產能,先定個銷售額,然後生產70%的量,再根據市場反應來追單,如此庫存風險極高。“共享工廠”模式可以減少中小企業生產的束縛,使其更專注於自身優勢和業務創新。同樣,這也讓服裝行業內的時尚達人、帶貨主播、設計師受益。他們最擅長把握流行趨勢,有很強的營銷能力及粉絲號召力,但供應鏈是短板,尤其是1000件以下的小訂單,往往找不到高質量的工廠接單。“共享工廠”能讓設計師們專心做設計和營銷,不用太費心供應鏈問題。

 

“共享工廠”可以是一個實驗工廠,它不僅生產服裝,還生產技術和模式。在寶鋼研究院原首席研究員郭朝暉看來,它可以成為技術孵化器的角色,適合中國大量需要轉型的中小企業。商務部研究院電子商務研究所副研究員洪勇認為,這種探索有助於中小製造企業的發展,從大規模生產轉為小批量高頻率定製化生產,共享技能和生產能力,降低人工成本,並有助於推動中國品牌的崛起。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來看,“新製造”的探索比較務實,不求“一網打盡、一步到位”,而是從服裝開始,一個領域一個領域去做,先把服裝工業的工藝、技術、經驗、知識全部數字化或軟體化,讓服裝製造的所有中小企業用得起、用得上、用得了。這比改造一家工廠的意義更大,而且今後的價值會更高。新工廠落戶杭州餘杭,正是看中了餘杭最具代表性的家紡服裝產業。餘杭正加快建設工業網際網路小鎮,旨在充分發揮數字經濟優勢,推動家紡服裝產業向時尚產業轉型升級。餘杭的服裝產業需要阿“新製造”的賦能,阿堳h需要餘杭強大的產業基礎來深耕“新製造”這塊試驗田。

 

不是網際網路企業和傳統行業結合就是“新製造”,也不是一個產品加上晶片就是“新製造”。究竟該怎麼做?不妨讓類似的“共享工廠”再多嘗試一段時間。(記者 朱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