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土重來的“買美國貨”口號

新冠疫情重新定義了2020年美國大選。今年,醫保、公共衛生、經濟等問題關注度格外高。四年前把特朗普送入白宮的“鐵鏽帶”白人藍領再次成為雙方爭奪的重要選民群體,“買美國貨”、重振美國製造業成為嚴重對立的兩黨候選人共同的競選承諾。

 

受技術進步、全球化促使中低端製造業外流等因素影響,過去幾十年美國藍領階層經濟狀況下滑,在政治上未受重視。在2016年大選中,“買美國貨、僱美國人”等口號幫助特朗普獲得“鐵鏽帶”白人藍領支援。特朗普當時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地擊垮了民主黨的傳統“藍牆”,對其勝選意義重大。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出生在賓州東北部鐵鏽城市斯克蘭頓,長期把自己塑造成美國工人的捍衛者。今年大選中,他對白人藍領高度關注,多次強調他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拯救汽車業的經歷,試圖贏得白人藍領選民青睞。

 

拜登在近來的競選活動中提出,將增加3000億美元政府投資用於技術研發,並將增加4000億美元聯邦採購支出用於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他認為,通過強化“買美國貨”政策,可促進鋼鐵、新能源汽車等行業發展,並降低關鍵醫療產品對外依賴。這一系列政策將在美國製造業和創新領域創造至少500萬個新工作崗位。

 

對此,特朗普競選團隊指責拜登“抄襲”,稱其藉助這一議題討好選民。特朗普也承諾,將確保所有關鍵藥品和用品在美國製造。

 

《華盛頓郵報》評論說,拜登的“買美國貨”提案是以某種“經濟民族主義”挑戰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議程,凸顯出兩黨都在從支援全球化和自由貿易轉向美國國內問題,疫情重創美國經濟更是加快了這一趨勢。

 

在疫情持續肆虐的情況下,藍領工人面臨更高感染風險,同時也更容易失業。因此,醫保、就業等議題是藍領關注的焦點,而“買美國貨”、製造業迴流等口號在此刻似乎尤為悅耳。

 

回顧最近這四年,美國政府是否兌現了製造業迴流的承諾?美國《政治報》網站指出,白宮發動的貿易戰導致美國製造業在2019年陷入低迷,“鐵鏽帶”多個州在疫情之前的2月份就已面臨製造業下滑或停滯困境。以密歇根州為例,根據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的資料,今年2月全州製造業就業人數較去年同期下滑超過1萬。受疫情影響,製造業陷入深度衰退,今年9月全州製造業就業人數較去年同期下滑超過6萬。

 

美國供應管理學會此前公佈的資料顯示,在疫情之前的2019年8月至12月,美國製造業連續五個月處於萎縮狀態,12月製造業指數降至47.2,為十年來最低水平。

 

布魯金斯學會高階研究員馬克·穆羅指出,特朗普一直在全力推動製造業就業人數大幅回升,但這並沒有成為現實。放眼未來,機器人技術、國際競爭等因素會給製造業就業帶來持續下行壓力,大規模流失的崗位不太可能恢復。

 

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院長傑弗裡·加雷特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疫情發生後,要求縮短供應鏈以強化供應鏈“韌性”的呼聲增大,但要想讓產品真正“美國製造”,成本“令人生畏”。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階研究員瑪麗·洛夫莉日前表示,全球貿易能夠增強供應鏈韌性,與一味追求將供應鏈轉移回美國相比,建立可信賴的多元化供應鏈能在更大程度上降低供應鏈風險。

 

儘管如此,無論大選結果如何,新一屆美國政府都將繼續追求製造業復興。然而,過去四年未能實現的事,未來四年能否實現,目前還很難說。

 

新華社華盛頓電 記者熊茂伶 徐劍梅 高攀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