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Observe

民進黨當局兩岸政策的恐慌與投機

從臺灣地區“九合一”選舉結束,到作為2020年兩項選舉決戰之年的2019年開年,兩岸關係風雲再起,敗選後的民進黨和蔡英文當局頑固不化,不知悔改,持續變幻花樣,加大力道政治操作兩岸關係,其兩岸政策路線更堅定走負隅頑抗、附美抗陸路線,試圖通過向綠營信徒效忠來挽救其執政困境和政治危機,謀求更大的選舉收益。

 

民進黨當局兩岸政策愈發極端

 

新年之際,大陸領導人發表重要講話,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立論,全面闡述了民族復興,國家統一和人民利益的辯證關係,提出探索“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並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包括與臺灣認同一中的各界進行政治協商,讓兩岸應通盡通,還倡議包括臺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華民族在新時代合力推進國家統一,讓臺灣問題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對此,蔡先是在“元旦講話”中用充滿敵意的口吻加碼為兩岸關係設下“四必須,三防護”;又針鋒相對地做出強硬迴應稱不接受“九二共識”,反對“一國兩制”,甚至要求大陸“學臺灣民主”,做出了被稱為是上任以後“最強硬、最敵對”的兩岸發言。

 

民進黨和蔡當局在兩岸政策上更加清晰的“謀獨轉向”並不止於“嘴炮”,其近期在兩岸關係上作妖、作秀、作亂的動作也層出不窮。蔡英文在社交媒體改走“辣臺妹”路線進行“網紅”營銷,其聲量和支援度止跌回升。同時,蔡透露臺當局“1年抓174共諜”,表明其“以陸為敵,對抗升級”的具體動作從未停止。在蔡的政治指示下,陸委會宣佈新一年將主抓“評估大陸,捍衛國安”;落實‘民主防護網’;管控地方與大陸合作;配合美國對華貿易摩擦等工作。例如,跟隨美國腳步,擬對大陸高科技企業和產品進行廣泛的禁用,阻撓金馬地區與大陸“應通盡通”,同時再次掀起“去蔣”波瀾。

 

可以看出,蔡當局兩岸政策圖窮匕見,破罐破摔,以“反中抗中”取悅島內深綠的政治賭博正在常態化。2019年開年以來,蔡英文言必談兩岸關係,反覆攻擊“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歇斯底埵a“大放厥詞”,作態與大陸“隔空叫陣”。一方面,這是蔡在大陸、境外勢力和島內政治反對力量以及強大反蔡民意的多方壓力下,試圖以臺海和平與穩定、臺灣民眾的福祉打響延續個人政治生命的保衛戰。另一方面,也是在兩岸政治和意識形態對抗愈發尖銳激烈,和島內政治格局與輿論市場愈發混亂的情況下,蔡在有意識地設定和管控島內兩岸政策辯論的議程和方向,用以“臺灣利益”和“主流民意”包裝的“兩國論”論述來框限和綁架其他政治勢力。蔡以“反中抗中”取悅島內深綠的作用已開始顯現,蔡勢必食髓知味,加大冒險力度。未來一年,蔡在自己的跛腳任期內,將以更大力度地渲染“紅色威脅”,製造“寒蟬效應”,誘導或逼迫臺灣民眾“恐中仇中遠中”,將戕害兩岸關係和人民福祉作為其抱薪救火的重要賭注。

 

基於恐慌而進行的政治投機與賭博

 

不過,某種程度上,民進黨和蔡當局所謂“強硬”姿態的根源是對政治失敗和失去權力的恐懼,是寒號之囂,困獸之鬥,也是針對當前巨集觀的地緣政治形勢和島內選舉而展開的政治投機,是孤注一擲,火中取栗。

 

首先,這些動作表現出島內分離主義勢力對正在開啟的統一程序的集體性恐慌。蔡英文的畏懼並不是個體心理疾病,而是“臺獨”勢力的集體恐慌。蔡當局上臺後頑拒“九二共識”,妄圖用“維持現狀”暗渡“事實臺獨”,借“挾洋自重”來為“臺獨”壯膽,從未有真實誠意與尋求與大陸進行對話和解。大陸當然不會坐視其以拖待變,傷害和平統一前景。習總書記講話宣示了大陸有充分的自信能夠掌握兩岸主導權,推動從被動反“獨”邁向以我為主,主動促統,引領新時代兩岸關係發展方向,也為蔡英文等人指出了唯一通路。

 

其次,蔡英文還害怕兩岸民間、基層交流融合會掀翻“臺獨”政權的“上層建築”。2018年臺灣地方選舉,多數臺灣民眾用腳選擇了“九二共識”和兩岸和平發展紅利,不少泛藍縣市長順應民心,為兩岸城市交流和民間交流帶來了高預期。更重要的是,習總書記重要講話還開始具體、立體地建構通向國家統一的路徑模式和制度框架,包括創造性、歷史性地提出或重申,要攜手兩岸同胞,探索“兩制”臺灣方案,以及邀請與所有認同一中原則的臺灣政黨、各界人士進行政治談判、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島內不少人士已經開始響應“旗幟鮮明地講政治”的號召。而蔡英文自恃有“兩岸政策權”,自然不樂見在野政黨、團體和民間人士繞過蔡當局與大陸直接交往,讓執政黨進一步被兩岸經濟文化交流邊緣化,甚至丟失掉對臺灣“民意”的代表性,淪為大陸與臺灣社會政治對話的看客和妨礙。

 

再者,蔡英文的恐慌也源於其政治權威和支援基礎的搖搖欲墜。民進黨敗選後,派系各懷鬼胎陷入內亂,要求蔡下臺、放棄連任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蔡已淪為民進黨的孤家寡人。另一方面,曾經力挺蔡的美國人態度也愈發微妙。儘管美方簽署了包含“挺臺”條款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但其本質是要將臺灣納入“印太戰略”為美國利益服務。而由於蔡選舉時狂打“公投牌”、“兩岸牌”,甚至用虛假資料誤導美方押寶民進黨,美方近期已多有敲打蔡當局和重新評估兩岸形勢的跡象,再加上選後韓國瑜、柯文哲等勢力都積極赴美表態、“面試”,蔡應已感受到了被美國這個最大“後臺”所拋棄,徹底淪為棄子的徹骨之寒。

 

最後,民進黨“臺獨”屬性和政治傳統的桎梏,決定了其很難在兩岸關係上做出利於兩岸人民福祉的理性選擇。一方面,民進黨每遇危機都會上演“西進派”與“獨立派”尖銳對立而民進黨“獨”性不改,兩岸政策“進一步退兩步”的俗爛戲碼;另一方面,民進黨因派系權鬥而缺乏兩岸政策統一性,偶爾的“小步微調”往往具有一定模糊性和投機性;再加上民進黨以深綠黨員佔有效黨員多數的黨員結構,都決定了其兩岸政策調整往往會越調整越極端。

 

目前看,民進黨的兩岸路線抉擇和黨內博弈可能要持續到2020年才會有明確結果,如無外因變化,民進黨人會更多以政治收益的策略性角度進行處理。在走投無路之際,蔡英文唯一能做的就是對“獨派”和外部勢力表明輸誠心跡,通過攻擊大陸和惡化兩岸關係這樣逆潮流而動的做法轉嫁其敗選責任,轉移其政治危機。畢竟,在“韓流”政治氣旋和反蔡反民進黨的社會力量持續匯聚、蔡選後民調不斷探底的情況下,在民進黨內多人躍躍欲試欲踩著其屍體奪權上位的危局中,在中美博弈的大棋局和兩岸復歸一統的大趨勢下,四面楚歌的蔡已經陷入了“呼吸就是錯”的悲劇境地,只能選擇緊抱政治光譜一頭,做對其短期傷害最小的選擇。然而,如人飲鴆,甘苦自知。蔡當局和“獨派”一再漠視島內民眾心聲,螳臂擋車地要挑戰13億人的情感和意志,蔡本人豈能無懼?不過,從蔡的言行可以看出,雖然其本人“理念臺獨”深厚,但其行事風格一貫是避重就輕、暗度陳倉,更何況其如今已被各方死死地“釘在牆上”,沒有做孤注一擲政治冒險的空間和資源。也就是說,如果蔡今後只剩下“嘴炮臺獨”,註定其難再實質性地讓臺海掀起波瀾,大陸勢必進一步掌控兩岸關係的主導權主動權。

 

(作者劉匡宇,係中國社科院臺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文章僅代表本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