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中國家不是富國“垃圾場”

發展中國家不是富國“垃圾場”

 

馬來西亞敦促發達國家停止輸出垃圾廢品。張紋綜攝(新華社發)

 

5月,馬來西亞巴生港,一個裝運垃圾的集裝箱散發著惡臭。馬來西亞環境部長楊美盈說,她將把這些生蛆的垃圾送回……

 

近日,彭博社記者將這一幕寫進新聞報道,稱楊美盈的話代表了在整個東南亞地區蔓延的一種擔憂。來自歐美國家的大量垃圾正讓東南亞國家備感重壓,並逐漸失去耐心。如外媒所言,對出口垃圾的發達國家來說,一個資訊應當是明確的:自己的垃圾該自己處理。

 

東南亞拒絕成為垃圾場

 

近來,拒絕“洋垃圾”的呼聲在東南亞國家持續高漲。

 

印尼《雅加達時報》7月9日報道稱,印尼海關在該國港口再度查獲大量來自澳大利亞的有害垃圾,並將把這些垃圾“送回老家”。而在此前一週,印尼政府剛剛宣佈,將把49個裝滿“洋垃圾”的集裝箱退回包括法國在內的多個發達國家。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等發達國家每年都向中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亞洲多個發展中國家出口數量驚人的“洋垃圾”。而自去年起,東南亞國家面臨的“洋垃圾包袱”愈加沉重。

 

2018年1月,中國正式實施“洋垃圾”禁令,全面禁止進口4類24種固體廢物。此後,歐美國家的垃圾回收商將目光轉向其他亞洲市場,尤其是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國家。

 

以德國為例,根據德媒提供的資料,2017年,該國向印尼出口的塑料垃圾為600噸,而在2018年前10個月,這一數字增加到4.95萬噸。另有資料顯示,2018年前6個月,出口到馬來西亞的垃圾從2016年的16.85萬噸上升到45.6萬噸。

 

日益劇增的“洋垃圾”給東南亞國家的生態環境、民眾健康帶來嚴重危害。重壓之下,各國相繼出臺禁止垃圾進口的限制措施和相關法律,對“洋垃圾”說“不”。

 

6月,菲律賓不惜以打“外交戰”為代價,堅持將69個裝有違規進口垃圾的集裝箱送回加拿大。5月,馬來西亞也宣佈將把450噸進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美國等地。

 

此外,從去年起,部分東南亞國家陸續立法,給“洋垃圾”套上法律枷鎖。泰國政府宣佈2021年前將禁止進口塑料廢物。越南政府也表示,停止發放新的垃圾進口許可,“國家不能成為垃圾場”。

 

“目前,印尼、菲律賓等國都對進口‘洋垃圾’採取嚴厲的打擊措施,主要包括強化海關監管和檢查,並在國內進一步加強相關法律的制定和完善。”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分析稱。

 

禁令倒逼產業鏈更新

 

“由於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在經濟、技術和國家法制建設方面的發展差距,發達國家的廢物生產者為儘可能降低廢物的處置成本,選擇不負責任的出口方式,但在環境執法和技術方面又無法在發展中國家實現對廢物貿易的有效監管,從而導致發展中國家成為發達國家的‘垃圾場’。”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助理研究員、巴塞爾公約亞太區域中心綜合室主任譚全銀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這是中國以及東南亞國家普遍面臨“洋垃圾”問題的主要原因。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發達國家的人口只佔世界人口的16%,卻製造了全球34%的垃圾。將固體垃圾出口到發展中國家進行處理、回收、再利用,許多發達國家慣用的這種“潔身自好”之舉,雖能帶來一定經濟效益,卻讓發展中國家承擔了巨大的社會和環境成本。

 

水源汙染、莊稼枯萎、民眾患病……“德國之聲”日前在關注馬來西亞吉隆坡一座小鎮因垃圾處理而環境受損後指出,這些“洋垃圾”給東南亞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環境和社會危害。

 

“處理‘洋垃圾’,除了焚燒、掩埋之外,還需要分揀和一些技術性手段,東南亞國家短期內還不具備處理大量‘洋垃圾’的能力。此外,部分東南亞國家生態環境較為脆弱,本就面臨海洋垃圾、汙水等挑戰,‘洋垃圾’的大量湧入將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致命傷害,甚至毀滅性影響,對這些國家的發展極為不利。”許利平說。

 

如今,隨著“洋垃圾”帶來的多重危害日益凸顯以及東南亞國家整體環保意識的不斷增強,越來越多國家選擇對“洋垃圾”“零容忍”。中國去年釋出的“洋垃圾”禁令更讓面臨相似苦惱的發展中國家有了效倣的榜樣。

 

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6月20日,在第34屆東盟峰會舉行之前,一群抗議者出現在泰國曼谷的一座政府大樓前,呼籲東盟國家禁止“從世界任何地方”向該地區出口廢物。

 

對此,英國回收協會負責人認為,中國的“洋垃圾”禁令是一件好事,既可以倒逼更多資金投入垃圾處理技術的研發,也可以倒逼從商品製造到垃圾處理的整個產業鏈進行更新。

 

“自己的垃圾應自己解決”

 

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2050年,人類製造的固體垃圾將上升到34億噸。隨著越來越多東南亞國家拒絕“接盤”,發達國家又將如何安置它們的垃圾?

 

有分析稱,也許非洲將成為發達國家的下一個目標。然而,尋找“下家”只是不負責任的應急之舉。發達國家真正該思考的,不是如何將垃圾壓力轉嫁他國,而是如何從源頭根治問題。

 

彭博社稱,解決辦法可能在於新科技和社會行為的改變,從而減少甚至消除對垃圾填埋場和焚化爐的需求。而對發達國家來說,尤為迫切的是應學會自己處理垃圾。

 

5月10日,在瑞士日內瓦,包括中國在內的186個國家共同通過了一項決定,不再允許發達國家將其塑料垃圾隨便丟給發展中國家處理。有日媒稱,這對國際間的垃圾進出口施加了更進一步的嚴格限制。

 

“‘洋垃圾’問題由來已久,既是一個發展中的問題,也是一個全球治理的問題,牽涉多國,需要從全球層面提高認識,並出臺相關國際法,展開綜合治理。”許利平指出,相關國家,特別是發達國家,作為大部分“洋垃圾”的主要生產國,理應承擔責任,在本土處理垃圾,而非將其傾銷到發展中國家,推卸責任。“此外,發展中國家也應強化本國相關立法與執法,進一步堵住‘洋垃圾’進口的渠道。”

 

譚全銀也認為,解決“洋垃圾”問題需要標本兼治的綜合方案。一方面,發達國家應採用更負責任的垃圾處置方式,加強國內設施能力建設,將廢物在國內實現環境無害化管理,同時加強執法,防止廢物的非法出口;另一方面,各國應共同努力,在倡導和實踐可持續生產和消費、提升清潔生產技術水平的同時,加強協作,切實承擔各自產生的廢物的無害化管理責任,並推動將廢物全生命週期責任制納入國際法框架中,履行相關義務,各司其職,各盡其責。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