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場》本週收官 不動聲色的日常之下有靜水流深

2017-12-07 08:08:04|來源:文匯報|編輯:位中閣

  《獵場》 第50集,鄭秋冬向委託人嚴楓求證有關現任情報官的一些資訊,不料對方反客為主,對鄭秋冬的情感狀況刨根問底。彈幕上“能不能不談情”的議論聲四起。54集,被迫直面真相的嚴楓開始“反擊”,“武器”恰是情感。此刻,愛情對於這部職場劇真正顯現出了舉足輕重的意義。但這一刻距離大結局不到五集。

  姜偉的作品還從沒經歷過這樣的“口誅筆伐”。當年因 《潛伏》 而被無數觀眾投以“免檢”票的編劇兼導演,卻在新作堳~嘗到了不少質疑,從演員演技、後期製作到他的劇本,都有。滿場喧嘩時,姜偉接受本報專訪,聊作品如今的輿論境遇。

  當話題進行到“為何觀眾無法像接受余則成的三段愛情那樣,接受鄭秋冬的十年三段情”時,姜偉沉吟了。片刻後,他說:“某些時候,《獵場》 與 《潛伏》 是異曲同工的,而我所秉持的創作原則也從未變過———在每一部劇堻ㄙ`入精神上的價值,同時還能有點創新。”

  多年前,姜偉在電影學院給學生上課時說過,“如果一個編劇,他的喜好正好符合大眾,那他是很幸運的”。現在,姜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證明,自己與觀眾到底有沒有錯過。

  迷戀“強情節”,難點是如何“于無聲處聽驚雷”

  “這是一個從地下出土,希望登上珠穆朗瑪峰的人,也是一個落後於起點的人。重新出發後,他一直在紅線內跳舞,希望此生不再做無良之事。背負著救贖前行,穿過內心掙扎,最終成為獵場精英,走到了職業巔峰。其間,有力挽狂瀾起死回生,也有前功盡棄一夜歸零。”姜偉對鄭秋冬如此概括。如果換到諜戰場,依然說得通。

  看看鄭秋冬成為正式獵頭後經手的四個案例。一獵曲閩京,障礙是他曾冒名頂替的生涯,消除成見的則是他在誘惑面前有底線的選擇———身份的懸疑是雙方交底的關鍵手。二獵陳修風,角力的兩端不是獵與被獵者,而是來自同行競爭———袁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三獵趙見蜓,一條線索指向隱秘過往,一條通往奸人連環計———邪不勝正的結果導致有驚無險。四獵情報官,恩人與愛人、道德與法理間的兩難抉擇,是陳香的心魔,也可能是鄭秋冬的———人性枷鎖誰都可能遭逢。四個案例,處處嗅得到諜戰味。

  “獵頭這個行業本身具有神秘色彩,工作上需要發揮智慧、使用計謀,這是我所感興趣的。而且,獵頭獵人的過程與偵探、間諜有相似之處。”姜偉把這些特質歸為“強情節”。在他看來,“‘強’不等於電光火石打打殺殺,而是一種心理、智商層面的較量。表現在人物你來我往、懸念叢生的對抗中,表現在角色一波三折的成長中,以及在這過程中展現出來的複雜人性與精神昇華。”通過獵頭來照見眾人內心,于無聲處聽驚雷,這是姜偉的初衷。

  然而,難就難在“于無聲處”。諜戰劇堙A相對久遠的時空隔開了觀眾席,不動聲色的日常、靜水流深的臺詞,于那條隱秘戰線而言都是加分項。但到了與觀眾無比切近的都市語境堙A疏離于生活的文藝腔臺詞,異於生活經驗的傳奇性橋段,都可能成為觀眾挑剔的落腳點。

  他相信“戲應該兩條腿走路”,但難點是怎樣詳略得當

  “試想一下,一個大學畢業生進入社會,此後十餘年時間經歷三段感情。這不正常嗎?”姜偉問道,“戲應該兩條腿走路,有工作和生活兩大塊。生活中又有一頭是日常,一頭是情感。為什麼情感與職場就水火不容了呢?”

  感情戲太多,是關於 《獵場》 最集中的負面評價。他本人試圖拆解過。余則成因為對左藍的愛而打開了信仰之門,與翠平之間是志同道合後的昇華,晚秋是歸於平靜後的新生,每一段都是正向的,與諜戰情節雙線咬合的。而羅伊人、熊青春、賈衣玫三位女性,各有各的缺陷,她們現實、功利、盲目或隨波逐流,這可能是觀眾不喜歡的一個理由。但他同時認為:“一個人的成長既包含職場奮進,也有情感上的成熟,二者是可以相輔相成的。這部戲中,我就是想通過不完美的鄭秋冬最終抵達理想的精神家園,來表達我心目中的價值訴求,包括職場上的進取法則、人性中的良知道德、情感上的平等對話等。如何得體地鋪陳,是難中之難。”有句話,他反覆強調,自己不迎合觀眾,但很在乎。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線上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