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產劇中的職場女強人緣何頻受質疑?
      《完美關係》女主佟麗婭  日前收官的電視劇《完美關係》收視成績還不錯,但口碑卻一路下滑。這無法挽救的口碑,很大的成分集中在了女主角形象塑造上面。江達琳已然進入了觀眾最不喜歡的女主角行列,她一齣場便在休假期間被公司緊急召回,就在觀眾以為她是個業務能力超群、公司缺她不可的女強人時,她接下來的舉動之“弱智”卻叫人連連跌破眼鏡。  同樣的,作為一個房產仲介,熱播劇《安家》堛漫虷錦這個形象身上似乎也頗多槽點。  這些女性形象受到的非議,多少帶出當下不少都市劇、職場劇的一種通病:貌似一個又一個地頂著“大女主”的帽子,但除了明星演員的卡司比較大外,還真沒見到什麼值得稱道的人物形象。從《我的前半生》開始熱鬧至今的女性人物塑造,讓我們特別疑惑:這些屢屢遭群嘲的女性形象,特別是以女強人形象閃亮登場的人物塑造究竟能不能站住腳?  成也“人設”,敗也“人設”  現在許多電視劇在人物塑造上,不是考慮人物的豐富性,而是僅憑一個“人設”在打天下,這是人物扁平化的主要成因。  人設,是影視劇編劇發展到今天誕生的新名詞。這個名詞蠻滑稽的。原本,它只是劇本寫作環節的一個案頭稱謂,即“人物設計”,是創作前期做人物預設和描摹的,編劇和導演據此來展開並完成人物形象的塑造,並無新意可言。“人設”是對這道古已有之的工序的簡稱,只不過這麼一簡好像把人物塑造的功能也一併給簡了。  譬如說《安家》中的房似錦,《歡樂頌》堛漲w迪、《完美關係》中的斯黛拉的“人設”就是“女強人”“職場精英”“事業達人”,她們的基本“標配”似乎永遠是外表精緻氣場大,逢凶化吉易如反掌,至於情感婚姻麼,身邊總有與之相配的霸道總裁們一路緊緊相隨。於是,審美疲勞了的我們,在追劇過程中就免不了有那麼個連帶動作——邊看邊懟。這怪不了觀眾,扁平化的人物,往往是從至高點開始,缺乏變化和成長,就像歌唱者一直在唱高音,好聽不了。  英國小說家E·M·福斯特在《小說面面觀》一書中,曾將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分為三種類型,即共性人物、扁平人物、圓形人物。共性人物是無所謂個性特徵的,甚至大都沒有名字,叫警察、媒婆,流浪漢就行。敘事作品中一般都有這樣的人物,只不過他們基本成不了主角。扁平人物往往是作者某個意念的化身,如吝嗇鬼阿巴貢、黑旋風李逵、及時雨宋江,這些為人們熟知的人物各自風光,成為某種不可替代的標簽與“指代”,這點從人物的綽號可見一斑。圓形人物應該是人物塑造的最高境界了,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祥林嫂、阿Q就是其中的經典代表。在他們身上,我們不僅感受到人物鮮明的個性色彩,甚至蘊含著某種隱秘的唯一特質,他們起伏多變的成長經歷與豐富的內心世界構成的命運交響,散發出經久不息的獨特藝術魅力。  回過頭再來看,我們熒屏“女王們”的扁平化是不是都有點相似?她們常常是以“花瓶”+“戰鬥機”的模式,排著隊裊裊婷婷地出現,華麗麗地完成職場爭霸和情感瑪麗蘇的雙重任務。  其實在影視劇創作中,究竟是故事為先還是人物為王,這個命題歷來是有爭議的,源頭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後來,先哲亞堣h多德下了判定,他說故事是第一位的,而人物是第二位的。且不論這個亙古的爭論孰是孰非,我們起碼在自古希臘開始的敘事作品中,發現了幾乎所有的經典藝術形象都是自帶光環的。甚至,這些藝術形象越往後越脫離了依附於他們存在的故事,成為了具有某種獨特意義的象徵性符號。無論是普羅米修斯、哈姆雷特、包法利夫人,還是賈寶玉與林黛玉、梁山伯與祝英臺。  前些年,有種說法很是流行,那就是“故事為王”。後來,編劇們一起努力,大家比著講故事,眼看故事是越編越精彩,情節更是光怪陸離。然而,能讓觀眾惦記和喜愛的陸文婷、劉慧芳們卻蹤影難尋了。於是,我們再次回過頭打量,會發現一個基本的事實一直在那兒:許多優秀作品之所以為觀眾長時間津津樂道,成功的人物塑造確實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畢竟,故事好編而人物難覓。  要把人物“打回現實中去”  說起令人印象深刻的獨立女性形象,《人到中年》中的陸文婷可算是“祖奶奶”級的。40年過去了,只要回憶起潘虹那雙略帶憂慮的明眸,很多觀眾依舊會讚嘆不已。在影片中那個百廢待興的年代堙A作為“大女主”的陸文婷,既沒有美蛣堛A傍身,更沒有無處不在的“神助攻”,文弱的女醫生困頓在艱辛的家庭生活與事業發展的兩難中。電影通過細膩的刻畫與真實的再現,近乎完美地將陸文婷精疲力竭卻依然堅韌向上的個性色彩展現在銀幕上,塑造了一個集女醫生、妻子與母親于一身的立體形象,人物周身洋溢著中國知識女性的獨特魅力。  陸文婷藝術形象的成功,得益於將人物置身於真實的時代背景與生活場景中。在一部成熟的敘事作品堙A只有不斷把人物放在兩難的甚至是悖論的情境中煎熬、受難,方能展現人物的獨特個性與成長歷程。這看似嚴酷,卻應該就是藝術作品塑造人物形象的法則了。而反觀現在的一些職場劇,女性形象被“人設”功能性定位了,加上脫離真實的懸浮劇情,人物自身的複雜性和豐富性空間被活生生地擠壓了,甚至連人物性格的發展成長空間也被壓縮了。現實題材不現實,還妄談什麼人物的形象塑造呢?  有一個現象蠻好笑的。當網友在彈幕上吐槽職場劇中的“大女主”“職場精英”時,常常會挾持韓國女演員金南珠和她的《迷霧》一起參加,似乎她飾演的高慧蘭就是專門來笑話國產“女強人”的。《迷霧》曾在韓國和中國都掀起觀劇熱潮,女主角的人生隨即成為一個刷屏議論的熱點。它講述了一個人到中年的當紅新聞女主播高慧蘭所遭遇的一系列內憂外患的故事。她一邊和上司鬥智鬥勇,一邊打壓威脅自己事業前途的新人,回家還要應付急於抱孫的婆婆,夫妻關係形同陌路卻苦苦維持美滿的表象。她目標明確步履不停,並希冀靠一己之力來改變韓國媒體甚至新聞界的現狀。她在母親去世時選擇不去看最後一眼,而是奔向了可以讓自己職業生涯東山再起的採訪機會。這種複雜立體的女強人形象,在我們的影視劇奡X乎是看不到的。  近年來,讓40歲的女性來做主角在國產劇中正在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不久前大家集體討論女演員隨年紀漸長就只能去演婆婆媽媽的深層原因恐怕就在於此:不是演不來,而是演不了——編劇們沒創造出這樣成功的人物形象。  更有意思的是,《迷霧》編劇對高慧蘭這樣的人,並不帶有事先預設的立場,而是以一種他者的眼光在“觀看”她的人生和她的危機。正因如此,才使這部“暗黑的成人童話”做到了氣質冷酷卻三觀極正;它成功牽引著人們始終為這樣一個“不善良”的女主角揪著心,這一切都是不容易做到的。  拍過《情滿四合院》《正陽門下小女人》的導演劉家成曾在一個公開場合說過,“‘大女主’不代表她是萬能的,她是被特殊事件和時代發展給推到前臺來了。然後,在一次次大風大浪面前,她站穩了。”在劉家成看來,強大的女性形象應從我們的生活中去找。“當今社會環境,不允許女性不自強不自立,不然你可能很難生活下去。弱小的、完全依靠他人的女性,反倒成為了少數”;“那麼多獨立女性在我們面前擺著了,為什麼我們的創作者塑造出來都是千人一面的?”  最後,我想起一部前蘇聯電影《辦公室的故事》。看過的人一定忘不了那個人到中年、獨身怪僻、梳著男性化大背頭的統計局長卡魯金娜。在中國上演的話劇版《辦公室的故事》堙A是馮憲珍飾演這個角色。她天天最早上班最晚下班,崇尚“勞動使人變得高尚”,用今天的眼光看,她既是“大女主”“女強人”,同時也是個被嘲諷為“麵包幹”“冷血動物”“沒有人情味兒”的古板女子。影片表現了她與膽小怯懦卻善良正直的部下瓦謝堭臚狺孜〞熒R情,內斂純真,幽默風趣,將個人生活與社會生活交融一體,人物形象簡直躍出銀幕,充滿感染力,讓人經久難忘。所以說,什麼時候我們能真正打破那些籠罩在人物身上的想當然的成分,有血肉的女強人形象才有可能打破藩籬以真實走進觀眾心堙C  (李寧 作者為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副教授)
    2020-03-26 09:08:41佟麗婭
  • 佟麗婭新作《完美關係》開播 演繹公關人的成長征程
      近日,佟麗婭新劇《完美關係》強勢開播,聚焦公關行業,化身耿直少女總裁。該劇講述了公關合夥人衛哲、江達琳從針鋒相對到並肩作戰,在公關實戰中互相影響,共同成長的故事,以突出人性、懲惡揚善為宗旨,強調“新時代、真現實”。目前,該劇暫定2月18日在湖南衛視金鷹劇場播出,芒果TV、愛奇藝、騰訊視頻為網絡播出平臺。  《完美關係》是一部現實題材劇,關照現實,一系列具有警醒意義的公關事件,揭開了人性的奧秘,引人深思。佟麗婭飾演的江達琳,是初出茅廬的公關小白,因為父親被捲入金融案而緊急接管公司。江達琳在高壓下被迫長大,一路揭秘那些危機公關事件背後的千招百式,最終成為一名合格的公關人,她堅持正義、善良純真的個性也成為了公關界的一股清流。此番佟麗婭再度挑戰職場劇,在造型上打破常規嚴肅感,幹練西裝、休閒套裝、簡約家居服,百變風格輕鬆駕馭。在佟麗婭的演繹下,人物性格層次分明,有血有肉、仗義重情的少女總裁形象變得鮮活,僅僅一個眼神就氣場爆棚。  從早前的《北京愛情故事》、《產科醫生》到《智取威虎山》、《平凡的世界》,再到票房黑馬《超時空同居》,佟麗婭一直活躍于大小熒屏,在演藝事業中堅持挑戰自我,突破表演邊界,把所飾演的角色塑造得真實立體,深入人心,憑藉自然的演技贏得無數好感。新劇《完美關係》亦是還未開播就引發了高期待,都市職場、時尚公關等元素的合體集結,鮮見獵奇的題材加上高顏值、高演技的主演陣容,十分期待佟麗婭在這部劇中的表現。
    2020-02-19 13:19:11佟麗婭
  • 電影《刺殺小說家》定檔2021大年初一
      今日,由路陽執導、寧浩監製,雷佳音、楊冪、董子健、于和偉主演,郭京飛特別出演,佟麗婭、董潔友情出演的奇幻動作電影《刺殺小說家》曝光定檔預告及海報,強勢定檔2021年大年初一。  預告中最吸引人的,在於《刺殺小說家》構建了一個“兩個世界”並行的嶄新世界觀。現實世界中雷佳音為尋找丟失多年的女兒,接下了楊冪佈置的任務,前去刺殺小說家董子健。而小說中的異世界似乎也危機四伏,醞釀著一場大戰。新奇設定,奇景奇觀,短短一分鐘,展現了一個在華語奇幻電影中,從未出現過的新想象。  據悉,《刺殺小說家》首次使用了《阿凡達》、《猩球崛起》同款的“動作捕捉”和“虛擬拍攝”技術。預告中的異世界雖只驚鴻一現,卻充滿質感,高潮迭起。路陽導演在《繡春刀》之後,挑戰了更大格局的奇幻動作題材,耗時三年時間籌備與拍攝,兩年時間後期製作,《刺殺小說家》將帶來一次前所未見的華語奇幻新體驗。
    2020-01-10 13:28:2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精彩上演
      國際在線消息:11月9日、10日,由青年演員佟麗婭策劃及領銜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圓滿成功。演出現場座無虛席,舞者表演精彩震撼,伴隨著獨具民族特色的謝幕儀式,現場觀眾沉浸在絢麗的舞蹈中如夢方醒,紛紛起身為舞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  演出期間,佟麗婭不少圈內好友也現身劇場,支持她回歸舞者身份的匠心之作,見證舞者們經過數月努力迎來的成功一刻。著名影評人程青松則表示“只要佟麗婭一齣場立刻閃耀舞臺,令人感動,對她來說這不是跨界而是回歸,這場演出應該去到更多的地方”。  近年來佟麗婭一直致力於傳播家鄉民族文化,此次更攜手眾多優秀年輕舞蹈演員,將民族傳統舞蹈與現代舞蹈形式相結合,呈現出一場震撼人心的舞蹈盛宴。演出中,《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裡》6個篇章以共情的藝術表達讓觀眾產生共鳴、感同身受,而配樂方面則將傳統民樂與西方管弦樂進行交織串聯,新穎的曲風描繪出父親的剛勁力量與母親的溫柔綿長,歌曲《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更讓觀眾在活潑浪漫的旋律中如同身臨其境,每個篇章終了都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2019-11-11 14:46:3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首露真容 《在遠方在這裡》展現絢麗新疆歌舞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于國家大劇院臺湖舞美藝術中心舉行媒體交流會,青年演員佟麗婭攜手來自新疆和上海的年輕舞蹈演員登臺表演。現場座無虛席,觀眾被別出心裁、獨具韻味的歌舞帶入到新疆獨特的風情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取材于新疆民族風情文化,舞者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以及細膩的情感表達演繹一封送給家鄉的情書,將遠方兒女對父母、愛人以及家鄉、祖國的思念與熱愛娓娓道來,感染著現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期間,跪轉、托舉等高難度動作頻現,年輕舞蹈演員無論是獨舞的深情表達,或是齊舞的默契配合都達到了極高的完成度,主演佟麗婭更是以專業的舞姿與舞臺光影交相輝映呈現出美輪美奐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  作為佟麗婭籌劃三年的誠意之作,《在遠方在這裡》匯集了50名新疆舞者,展現了多個少數民族多姿多彩的歌舞藝術。整臺演出由“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裡”6個篇章組成,每一個段落都滿載著舞者對大美新疆的眷戀之情。而舞蹈劇場的主創團隊中,不乏胡小鷗、任冬升、陽東霖、賈雷、黃海等各個領域的名家,他們將“與時俱進,融合創新”的創作理念融入作品中,為觀眾打造出一台誠意與專業並舉的藝術盛宴。主創們不僅在服飾萛e上展現了多民族服裝特色,還根據歷史記載、貼近敦煌壁畫考證表演內容,更通過現代舞的表演形式呈現傳統民族文化,新媒體技術與舞美設計相結合的驚艷效果收穫了現場滿滿掌聲。  表演結束後,佟麗婭攜手總導演、主演及舞蹈演員代表與媒體記者近距離交流互動,圍繞舞蹈劇場的創作和籌備分享心得體會。在談及舞蹈劇場的創作初衷時佟麗婭表示今年是自己來北京整整20年,再次回歸舞臺是源於初心,“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經成長的地方,回到你曾經想要的夢想,去完成它。《在遠方在這裡》既是為了呈現多元的新疆文化,也是希望把新疆的優秀人才帶出來。”總導演董傑表示很多人都認為新疆舞就是動脖子、扭腰,實際上新疆的舞蹈還有很多豐富的元素,所以此次以守正創新的理念來進行創作,是為了更好地發揮新疆舞蹈和而不同的優勢,能夠承載既現代又民族的情懷錶達。而主演依力凡在談起參與舞蹈劇場以來自身的變化與感受時,則表示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到項目中來,在過程中他不僅在藝術上得到了提升,還收穫了更多人生感悟。新疆舞蹈演員代表庫得拉提·庫爾班在講話中對佟麗婭表示了由衷的感謝:“做夢都沒有想過能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跳舞,丫丫姐不只自己有夢想,她還把我們心中有夢想的所有年輕人都帶出來了”。大家真誠的表達也讓佟麗婭備受鼓舞,表示舞蹈劇場讓自己充滿能量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不僅是從影視演員變成了舞者,也從舞者變成了製作人,未來還可以嘗試更多的內容,變成一個影視製作人也是有可能的。”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是佟麗婭來京二十年的圓夢之作,不僅是助力年輕舞蹈演員實現夢想,也是佟麗婭對家鄉最真摯的回饋。回歸舞者的身份讓佟麗婭滿懷感恩,坦言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家鄉的窗口,讓更多觀眾了解新疆、愛上新疆。多年以來,佟麗婭一直致力於將家鄉的風土人情和新疆人熱情、爽朗的精神品質展示給更多的觀眾,領略新疆真實的魅力風采,此次與新疆藝術家一起帶來的精彩演出則更全面地展現了新疆歌舞的絢麗多彩。  11月9日、10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將在國家大劇院正式上演,屆時完整的舞蹈劇場也將揭開神秘面紗,敬請期待。
    2019-11-07 13:26:47佟麗婭
  • 國產劇中的職場女強人緣何頻受質疑?
      《完美關係》女主佟麗婭  日前收官的電視劇《完美關係》收視成績還不錯,但口碑卻一路下滑。這無法挽救的口碑,很大的成分集中在了女主角形象塑造上面。江達琳已然進入了觀眾最不喜歡的女主角行列,她一齣場便在休假期間被公司緊急召回,就在觀眾以為她是個業務能力超群、公司缺她不可的女強人時,她接下來的舉動之“弱智”卻叫人連連跌破眼鏡。  同樣的,作為一個房產仲介,熱播劇《安家》堛漫虷錦這個形象身上似乎也頗多槽點。  這些女性形象受到的非議,多少帶出當下不少都市劇、職場劇的一種通病:貌似一個又一個地頂著“大女主”的帽子,但除了明星演員的卡司比較大外,還真沒見到什麼值得稱道的人物形象。從《我的前半生》開始熱鬧至今的女性人物塑造,讓我們特別疑惑:這些屢屢遭群嘲的女性形象,特別是以女強人形象閃亮登場的人物塑造究竟能不能站住腳?  成也“人設”,敗也“人設”  現在許多電視劇在人物塑造上,不是考慮人物的豐富性,而是僅憑一個“人設”在打天下,這是人物扁平化的主要成因。  人設,是影視劇編劇發展到今天誕生的新名詞。這個名詞蠻滑稽的。原本,它只是劇本寫作環節的一個案頭稱謂,即“人物設計”,是創作前期做人物預設和描摹的,編劇和導演據此來展開並完成人物形象的塑造,並無新意可言。“人設”是對這道古已有之的工序的簡稱,只不過這麼一簡好像把人物塑造的功能也一併給簡了。  譬如說《安家》中的房似錦,《歡樂頌》堛漲w迪、《完美關係》中的斯黛拉的“人設”就是“女強人”“職場精英”“事業達人”,她們的基本“標配”似乎永遠是外表精緻氣場大,逢凶化吉易如反掌,至於情感婚姻麼,身邊總有與之相配的霸道總裁們一路緊緊相隨。於是,審美疲勞了的我們,在追劇過程中就免不了有那麼個連帶動作——邊看邊懟。這怪不了觀眾,扁平化的人物,往往是從至高點開始,缺乏變化和成長,就像歌唱者一直在唱高音,好聽不了。  英國小說家E·M·福斯特在《小說面面觀》一書中,曾將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分為三種類型,即共性人物、扁平人物、圓形人物。共性人物是無所謂個性特徵的,甚至大都沒有名字,叫警察、媒婆,流浪漢就行。敘事作品中一般都有這樣的人物,只不過他們基本成不了主角。扁平人物往往是作者某個意念的化身,如吝嗇鬼阿巴貢、黑旋風李逵、及時雨宋江,這些為人們熟知的人物各自風光,成為某種不可替代的標簽與“指代”,這點從人物的綽號可見一斑。圓形人物應該是人物塑造的最高境界了,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祥林嫂、阿Q就是其中的經典代表。在他們身上,我們不僅感受到人物鮮明的個性色彩,甚至蘊含著某種隱秘的唯一特質,他們起伏多變的成長經歷與豐富的內心世界構成的命運交響,散發出經久不息的獨特藝術魅力。  回過頭再來看,我們熒屏“女王們”的扁平化是不是都有點相似?她們常常是以“花瓶”+“戰鬥機”的模式,排著隊裊裊婷婷地出現,華麗麗地完成職場爭霸和情感瑪麗蘇的雙重任務。  其實在影視劇創作中,究竟是故事為先還是人物為王,這個命題歷來是有爭議的,源頭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後來,先哲亞堣h多德下了判定,他說故事是第一位的,而人物是第二位的。且不論這個亙古的爭論孰是孰非,我們起碼在自古希臘開始的敘事作品中,發現了幾乎所有的經典藝術形象都是自帶光環的。甚至,這些藝術形象越往後越脫離了依附於他們存在的故事,成為了具有某種獨特意義的象徵性符號。無論是普羅米修斯、哈姆雷特、包法利夫人,還是賈寶玉與林黛玉、梁山伯與祝英臺。  前些年,有種說法很是流行,那就是“故事為王”。後來,編劇們一起努力,大家比著講故事,眼看故事是越編越精彩,情節更是光怪陸離。然而,能讓觀眾惦記和喜愛的陸文婷、劉慧芳們卻蹤影難尋了。於是,我們再次回過頭打量,會發現一個基本的事實一直在那兒:許多優秀作品之所以為觀眾長時間津津樂道,成功的人物塑造確實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畢竟,故事好編而人物難覓。  要把人物“打回現實中去”  說起令人印象深刻的獨立女性形象,《人到中年》中的陸文婷可算是“祖奶奶”級的。40年過去了,只要回憶起潘虹那雙略帶憂慮的明眸,很多觀眾依舊會讚嘆不已。在影片中那個百廢待興的年代堙A作為“大女主”的陸文婷,既沒有美蛣堛A傍身,更沒有無處不在的“神助攻”,文弱的女醫生困頓在艱辛的家庭生活與事業發展的兩難中。電影通過細膩的刻畫與真實的再現,近乎完美地將陸文婷精疲力竭卻依然堅韌向上的個性色彩展現在銀幕上,塑造了一個集女醫生、妻子與母親于一身的立體形象,人物周身洋溢著中國知識女性的獨特魅力。  陸文婷藝術形象的成功,得益於將人物置身於真實的時代背景與生活場景中。在一部成熟的敘事作品堙A只有不斷把人物放在兩難的甚至是悖論的情境中煎熬、受難,方能展現人物的獨特個性與成長歷程。這看似嚴酷,卻應該就是藝術作品塑造人物形象的法則了。而反觀現在的一些職場劇,女性形象被“人設”功能性定位了,加上脫離真實的懸浮劇情,人物自身的複雜性和豐富性空間被活生生地擠壓了,甚至連人物性格的發展成長空間也被壓縮了。現實題材不現實,還妄談什麼人物的形象塑造呢?  有一個現象蠻好笑的。當網友在彈幕上吐槽職場劇中的“大女主”“職場精英”時,常常會挾持韓國女演員金南珠和她的《迷霧》一起參加,似乎她飾演的高慧蘭就是專門來笑話國產“女強人”的。《迷霧》曾在韓國和中國都掀起觀劇熱潮,女主角的人生隨即成為一個刷屏議論的熱點。它講述了一個人到中年的當紅新聞女主播高慧蘭所遭遇的一系列內憂外患的故事。她一邊和上司鬥智鬥勇,一邊打壓威脅自己事業前途的新人,回家還要應付急於抱孫的婆婆,夫妻關係形同陌路卻苦苦維持美滿的表象。她目標明確步履不停,並希冀靠一己之力來改變韓國媒體甚至新聞界的現狀。她在母親去世時選擇不去看最後一眼,而是奔向了可以讓自己職業生涯東山再起的採訪機會。這種複雜立體的女強人形象,在我們的影視劇奡X乎是看不到的。  近年來,讓40歲的女性來做主角在國產劇中正在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不久前大家集體討論女演員隨年紀漸長就只能去演婆婆媽媽的深層原因恐怕就在於此:不是演不來,而是演不了——編劇們沒創造出這樣成功的人物形象。  更有意思的是,《迷霧》編劇對高慧蘭這樣的人,並不帶有事先預設的立場,而是以一種他者的眼光在“觀看”她的人生和她的危機。正因如此,才使這部“暗黑的成人童話”做到了氣質冷酷卻三觀極正;它成功牽引著人們始終為這樣一個“不善良”的女主角揪著心,這一切都是不容易做到的。  拍過《情滿四合院》《正陽門下小女人》的導演劉家成曾在一個公開場合說過,“‘大女主’不代表她是萬能的,她是被特殊事件和時代發展給推到前臺來了。然後,在一次次大風大浪面前,她站穩了。”在劉家成看來,強大的女性形象應從我們的生活中去找。“當今社會環境,不允許女性不自強不自立,不然你可能很難生活下去。弱小的、完全依靠他人的女性,反倒成為了少數”;“那麼多獨立女性在我們面前擺著了,為什麼我們的創作者塑造出來都是千人一面的?”  最後,我想起一部前蘇聯電影《辦公室的故事》。看過的人一定忘不了那個人到中年、獨身怪僻、梳著男性化大背頭的統計局長卡魯金娜。在中國上演的話劇版《辦公室的故事》堙A是馮憲珍飾演這個角色。她天天最早上班最晚下班,崇尚“勞動使人變得高尚”,用今天的眼光看,她既是“大女主”“女強人”,同時也是個被嘲諷為“麵包幹”“冷血動物”“沒有人情味兒”的古板女子。影片表現了她與膽小怯懦卻善良正直的部下瓦謝堭臚狺孜〞熒R情,內斂純真,幽默風趣,將個人生活與社會生活交融一體,人物形象簡直躍出銀幕,充滿感染力,讓人經久難忘。所以說,什麼時候我們能真正打破那些籠罩在人物身上的想當然的成分,有血肉的女強人形象才有可能打破藩籬以真實走進觀眾心堙C  (李寧 作者為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副教授)
    2020-03-26 09:08:41佟麗婭
  • 佟麗婭新作《完美關係》開播 演繹公關人的成長征程
      近日,佟麗婭新劇《完美關係》強勢開播,聚焦公關行業,化身耿直少女總裁。該劇講述了公關合夥人衛哲、江達琳從針鋒相對到並肩作戰,在公關實戰中互相影響,共同成長的故事,以突出人性、懲惡揚善為宗旨,強調“新時代、真現實”。目前,該劇暫定2月18日在湖南衛視金鷹劇場播出,芒果TV、愛奇藝、騰訊視頻為網絡播出平臺。  《完美關係》是一部現實題材劇,關照現實,一系列具有警醒意義的公關事件,揭開了人性的奧秘,引人深思。佟麗婭飾演的江達琳,是初出茅廬的公關小白,因為父親被捲入金融案而緊急接管公司。江達琳在高壓下被迫長大,一路揭秘那些危機公關事件背後的千招百式,最終成為一名合格的公關人,她堅持正義、善良純真的個性也成為了公關界的一股清流。此番佟麗婭再度挑戰職場劇,在造型上打破常規嚴肅感,幹練西裝、休閒套裝、簡約家居服,百變風格輕鬆駕馭。在佟麗婭的演繹下,人物性格層次分明,有血有肉、仗義重情的少女總裁形象變得鮮活,僅僅一個眼神就氣場爆棚。  從早前的《北京愛情故事》、《產科醫生》到《智取威虎山》、《平凡的世界》,再到票房黑馬《超時空同居》,佟麗婭一直活躍于大小熒屏,在演藝事業中堅持挑戰自我,突破表演邊界,把所飾演的角色塑造得真實立體,深入人心,憑藉自然的演技贏得無數好感。新劇《完美關係》亦是還未開播就引發了高期待,都市職場、時尚公關等元素的合體集結,鮮見獵奇的題材加上高顏值、高演技的主演陣容,十分期待佟麗婭在這部劇中的表現。
    2020-02-19 13:19:11佟麗婭
  • 電影《刺殺小說家》定檔2021大年初一
      今日,由路陽執導、寧浩監製,雷佳音、楊冪、董子健、于和偉主演,郭京飛特別出演,佟麗婭、董潔友情出演的奇幻動作電影《刺殺小說家》曝光定檔預告及海報,強勢定檔2021年大年初一。  預告中最吸引人的,在於《刺殺小說家》構建了一個“兩個世界”並行的嶄新世界觀。現實世界中雷佳音為尋找丟失多年的女兒,接下了楊冪佈置的任務,前去刺殺小說家董子健。而小說中的異世界似乎也危機四伏,醞釀著一場大戰。新奇設定,奇景奇觀,短短一分鐘,展現了一個在華語奇幻電影中,從未出現過的新想象。  據悉,《刺殺小說家》首次使用了《阿凡達》、《猩球崛起》同款的“動作捕捉”和“虛擬拍攝”技術。預告中的異世界雖只驚鴻一現,卻充滿質感,高潮迭起。路陽導演在《繡春刀》之後,挑戰了更大格局的奇幻動作題材,耗時三年時間籌備與拍攝,兩年時間後期製作,《刺殺小說家》將帶來一次前所未見的華語奇幻新體驗。
    2020-01-10 13:28:2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精彩上演
      國際在線消息:11月9日、10日,由青年演員佟麗婭策劃及領銜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圓滿成功。演出現場座無虛席,舞者表演精彩震撼,伴隨著獨具民族特色的謝幕儀式,現場觀眾沉浸在絢麗的舞蹈中如夢方醒,紛紛起身為舞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  演出期間,佟麗婭不少圈內好友也現身劇場,支持她回歸舞者身份的匠心之作,見證舞者們經過數月努力迎來的成功一刻。著名影評人程青松則表示“只要佟麗婭一齣場立刻閃耀舞臺,令人感動,對她來說這不是跨界而是回歸,這場演出應該去到更多的地方”。  近年來佟麗婭一直致力於傳播家鄉民族文化,此次更攜手眾多優秀年輕舞蹈演員,將民族傳統舞蹈與現代舞蹈形式相結合,呈現出一場震撼人心的舞蹈盛宴。演出中,《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裡》6個篇章以共情的藝術表達讓觀眾產生共鳴、感同身受,而配樂方面則將傳統民樂與西方管弦樂進行交織串聯,新穎的曲風描繪出父親的剛勁力量與母親的溫柔綿長,歌曲《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更讓觀眾在活潑浪漫的旋律中如同身臨其境,每個篇章終了都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2019-11-11 14:46:3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首露真容 《在遠方在這裡》展現絢麗新疆歌舞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于國家大劇院臺湖舞美藝術中心舉行媒體交流會,青年演員佟麗婭攜手來自新疆和上海的年輕舞蹈演員登臺表演。現場座無虛席,觀眾被別出心裁、獨具韻味的歌舞帶入到新疆獨特的風情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取材于新疆民族風情文化,舞者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以及細膩的情感表達演繹一封送給家鄉的情書,將遠方兒女對父母、愛人以及家鄉、祖國的思念與熱愛娓娓道來,感染著現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期間,跪轉、托舉等高難度動作頻現,年輕舞蹈演員無論是獨舞的深情表達,或是齊舞的默契配合都達到了極高的完成度,主演佟麗婭更是以專業的舞姿與舞臺光影交相輝映呈現出美輪美奐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  作為佟麗婭籌劃三年的誠意之作,《在遠方在這裡》匯集了50名新疆舞者,展現了多個少數民族多姿多彩的歌舞藝術。整臺演出由“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裡”6個篇章組成,每一個段落都滿載著舞者對大美新疆的眷戀之情。而舞蹈劇場的主創團隊中,不乏胡小鷗、任冬升、陽東霖、賈雷、黃海等各個領域的名家,他們將“與時俱進,融合創新”的創作理念融入作品中,為觀眾打造出一台誠意與專業並舉的藝術盛宴。主創們不僅在服飾萛e上展現了多民族服裝特色,還根據歷史記載、貼近敦煌壁畫考證表演內容,更通過現代舞的表演形式呈現傳統民族文化,新媒體技術與舞美設計相結合的驚艷效果收穫了現場滿滿掌聲。  表演結束後,佟麗婭攜手總導演、主演及舞蹈演員代表與媒體記者近距離交流互動,圍繞舞蹈劇場的創作和籌備分享心得體會。在談及舞蹈劇場的創作初衷時佟麗婭表示今年是自己來北京整整20年,再次回歸舞臺是源於初心,“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經成長的地方,回到你曾經想要的夢想,去完成它。《在遠方在這裡》既是為了呈現多元的新疆文化,也是希望把新疆的優秀人才帶出來。”總導演董傑表示很多人都認為新疆舞就是動脖子、扭腰,實際上新疆的舞蹈還有很多豐富的元素,所以此次以守正創新的理念來進行創作,是為了更好地發揮新疆舞蹈和而不同的優勢,能夠承載既現代又民族的情懷錶達。而主演依力凡在談起參與舞蹈劇場以來自身的變化與感受時,則表示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到項目中來,在過程中他不僅在藝術上得到了提升,還收穫了更多人生感悟。新疆舞蹈演員代表庫得拉提·庫爾班在講話中對佟麗婭表示了由衷的感謝:“做夢都沒有想過能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跳舞,丫丫姐不只自己有夢想,她還把我們心中有夢想的所有年輕人都帶出來了”。大家真誠的表達也讓佟麗婭備受鼓舞,表示舞蹈劇場讓自己充滿能量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不僅是從影視演員變成了舞者,也從舞者變成了製作人,未來還可以嘗試更多的內容,變成一個影視製作人也是有可能的。”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是佟麗婭來京二十年的圓夢之作,不僅是助力年輕舞蹈演員實現夢想,也是佟麗婭對家鄉最真摯的回饋。回歸舞者的身份讓佟麗婭滿懷感恩,坦言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家鄉的窗口,讓更多觀眾了解新疆、愛上新疆。多年以來,佟麗婭一直致力於將家鄉的風土人情和新疆人熱情、爽朗的精神品質展示給更多的觀眾,領略新疆真實的魅力風采,此次與新疆藝術家一起帶來的精彩演出則更全面地展現了新疆歌舞的絢麗多彩。  11月9日、10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裡》將在國家大劇院正式上演,屆時完整的舞蹈劇場也將揭開神秘面紗,敬請期待。
    2019-11-07 13:26:47佟麗婭
佟麗婭

佟麗婭,錫伯族,中國內地女演員。1984年8月8日出生於新疆伊犁,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係04級本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