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北鐵路”塔河站:上水工劉剛的十年堅守

2018-12-13 16:39:45|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呂丹丹|責編:劉徵宇

【黑龍江】【原創】【城市動態】“中國最北鐵路”塔河站:上水工劉剛的十年堅守

塔河火車站“上水工”劉剛正在進行上水作業。高遠 攝

  國際在線黑龍江頻道報道(于靈爽):12月12日,黑龍江塔河縣白天最高氣溫零下17度,夜間的最低溫度為零下36度。在如此極端惡劣的天氣和工作環境下,中國最冷鐵路的一線工人卻仍然堅守在一線。其中,最具代表的是塔河火車站“上水工”劉剛。

【黑龍江】【原創】【城市動態】“中國最北鐵路”塔河站:上水工劉剛的十年堅守

劉剛穿上禦寒的棉衣準備進行上水作業。高遠 攝

  上水工的職責

  塔河火車站是中國最北部鐵路線上所有過往旅客列車必須停靠的“上水點”,劉剛就是這個“上水點”的幾名“上水工”之一。

  寒冷季節,每天要有十趟旅客列車在塔河停靠加水。夏天旅遊旺季,除了固定旅客列車外,加開的專列和臨客讓劉剛忙的不可開交,更何況還要在短短的六分鐘內,冒著被往來貨車刮倒的生命危險,將上水口的冰清理乾淨,再將指定的車廂加滿水。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那麼多的工序,其危險程度和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劉剛說:“列車上水口與排水口距離較近,每當列車停靠並加水時,無論我們在下邊怎麼喊,旅客仍然如廁。夏天常常被澆得一身污水或糞便,冬季一整就是滿身的‘臭冰溜子’。但現在我已見多不怪了。”

【黑龍江】【原創】【城市動態】“中國最北鐵路”塔河站:上水工劉剛的十年堅守

劉剛熟練地拿著特製工具擰開閥門。高遠 攝

  “孤獨”的棉手套

  午夜的塔河是一天中最寒冷、最難熬、最漫長的一段時間。

  隨著列車進站停穩,列車值班員通知“上水工”為指定車廂加水。在檢查列車上水口沒有結冰後,劉剛熟練地拿著特製工具擰開閥門,滲出的水瞬間將棉手套牢牢凍住,劉剛只好抽出一隻手,把凍硬的橡膠水管接到列車上水口。短暫幾分鐘,一雙手從凍得通紅,再到僵硬,最後開始發白。劉剛笑著說:“在塔河鐵路員工中,每年經常有臉和手被凍傷。”

  在“上水工”休息間,劉剛一邊搓著手,還不時在手背上塗抹著防凍膏。仔細觀察手掌上佈滿了老繭,手背上是數不清的裂口。凍住的棉手套變得濕乎乎的,同樣被劉剛放在暖氣上烘烤,一天最少要有四五副棉手套被“凍僵。”

  “孤獨”的棉手套記錄著最北鐵路一線員工不畏嚴寒,堅守崗位的日日夜夜;印證著極寒地鐵路“上水工”的苦樂年華;承載著新一代鐵路人初心不改,勇於擔當的奉獻精神。

【黑龍江】【原創】【城市動態】“中國最北鐵路”塔河站:上水工劉剛的十年堅守

滲出的水瞬間將棉手套牢牢凍住,劉剛只好抽出一隻手繼續進行上水作業。高遠 攝

  “無論怎樣,我都不會離開崗位。“

  十年前,劉剛在塔河火車站擔任外勤客運員。不久,因旅客列車的增加,火車站領導決定讓劉剛做“上水工”。從此劉剛一幹就是十年。

  劉剛做“上水工”的十年堙A有七年春節年三十沒與家人團聚過。十年中只有一次請假帶著女兒到哈爾濱檢查身體。對此,劉剛從來沒有向站領導提出轉崗的要求。

  剛做“上水工”不長時間,還不太會走路的女兒不慎把頭磕破,妻子知道丈夫在崗期間不允許使用手機,一直沒有用其他方式轉告劉剛。直到次日丈夫臨下班前,才忍不住將女兒頭部受傷的視頻發給劉剛。交接班後,劉剛從衣櫃堮野X手機,才發現女兒受傷的視頻。回家後劉剛摟著妻子和女兒流著淚,一個勁兒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此刻,劉剛的眼睛紅紅的。他說:“無論怎樣對不起家人,我都不會離開‘上水工’的崗位。我對當初的選擇無怨無悔。”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