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十九大報告:應從國家整體利益視角思考“一國兩制”

2017-10-31 15:32:36|來源:國際在線|編輯:趙妍

  國際在線報道:十九大報告中多次提及香港,對香港未來發展有怎樣的指導意義?香港《紫荊》雜誌記者就此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教授。 

  文|本刊記者 左婭 鄒李蕾

  首次將“一國兩制”成功實踐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重要組成部分

  記者:十九大報告中有哪些新提法您覺得需要引起香港讀者注意?

  劉兆佳: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一國兩制”,推進祖國統一,而且強調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將“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提法我是第一次聽到。

  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同香港的發展及國家的整體發展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有機整體。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時,已經講到“一國兩制”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仍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主要任務之一。我認為,將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挂鉤,顯示中央高度重視香港,香港的地位和作用對於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性不僅未減反而更高。這對一些人惡意散佈的“香港已經逐步喪失了對國家的價值”的說法,是一個有力的駁斥。

  記者:那麼,香港怎樣才能在新時代中對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出貢獻呢?

  劉兆佳:先要搞清楚中央對香港的政策、尤其是“一國兩制”的初心。這個初心早在鄧小平的相關論述中清楚闡明,就是使香港保留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目的是讓香港可以憑藉其獨特優勢為國家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作貢獻。但同時又不能讓香港成為內外反對勢力顛覆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基地。也就是說,“一國兩制”要兼顧香港利益和國家利益,而後者尤為重要。

  但問題是香港回歸以來,由於反對派的某些歪曲論述,使不少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逐步模糊了對“一國兩制”的正確認識,甚至出現將“兩制”淩駕於“一國”的雜音,對國家觀念、民族意識、中央權力、國家主權等重大問題的理解和重視越來越不足,以致香港出現了一些挑戰中央權力、罔顧國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事情。“佔中”就是對“一國兩制”初心扭曲理解的一例。

  這幾年,為了糾正對“一國兩制”的不正確、不準確看法,有關方面對“一國兩制”的論述著重強調了“一國兩制”的歷史背景,以及“一國兩制”要達成的目標,尤其強調“一國兩制”是一個關係到國家發展大局的重要國策,香港人要從國家整體利益視角去思考“一國兩制”問題,不能將香港利益和國家利益對立。

  “一國兩制”既服務於香港也服務於國家

  記者:在您看來,對十九大報告,香港最需要理解的是什麼?

  劉兆佳:從習近平主席視察香港的系列講話到十九大報告,對香港的要求其實都集中于四點:第一,香港人要樹立國家觀念;第二,香港人要樹立民族意識;第三,香港人要知道尊重“一國兩制”之下中央所擁有的權力;第四,香港要通過與內地經濟融合才能抓住國家發展帶來的機遇。要明白“一國兩制”服務於香港,更重要的是也服務於國家。高度自治的香港不能只考慮香港利益,而是要樹立國家大局觀。中央、內地同胞、香港特區政府、香港民眾都有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的責任。這就是“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也只有這樣,才能“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同樣道理,特區政府各級官員也要明白,不能將自己看成只是為香港服務的官員,更要將自己界定為國家的官員,既要為香港服務,也要為國家服務,一定要有國家觀、民族觀、大局觀。香港人也要有國家意識,“一國兩制”、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能只著眼和局限于香港利益,更要有國家大局觀念,要肩負起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責任。

  而香港有些人,將十九大報告中“必須把維護中央對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歪曲成中央將全面接管香港、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將名存實亡之類。這種說法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更何況十九大報告中的相關闡述還有後半句,就是“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這是完整的表述,必須完整地理解。上面那種片面的說法只說明這些人對“一國兩制”缺乏全面準確認識,甚至故意歪曲習主席的意思。

  記者:能不能請您講講應當如何理解必須把維護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

  劉兆佳:這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牽涉到“一國兩制”的憲制安排。其實,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全面管治權的問題,在香港回歸前中英談判時就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但在有些人的刻意歪曲詆毀之下,如今不少人已經忘記了當初的提法。香港回歸後,中國對香港的主權和治權合二為一。中央政府擁有對香港的主權和治權必然是“全面”的,不可能是部分或片面的。從憲制角度看,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中央通過授權而賦予的。也正是因為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才有接下來的授權香港高度自治。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和香港的高度自治從來都是有機結合的,是“一國兩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央授權香港高度自治,不代表中央對“一國兩制”的實踐成功與否沒有責任或沒有權力。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可以把部分“全面管治權”授予香港高度自治,但同時也保留對香港“一國兩制”實踐的監督權。所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審查香港立法會通過的法律是否符合憲法和基本法;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由中央任命、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中央同時享有制定香港的政治體制的權力。另外一部分涉及到國防和外交的權力則仍然由中央擁有,而香港不能做任何挑戰國家利益和安全的事。

  融入國家發展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的唯一齣路

  記者:十九大報告中也提出了對香港的支持,例如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門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等。對此應如何理解?

  劉兆佳:香港的發展離不開祖國的發展。一方面,助力祖國的發展是香港的責任;另一方面,香港也需要通過參與國家的發展來推動自身的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未來幾十年是非常關鍵的時期。我們很快將完成“第一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接下來還要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香港要與全國人民步伐一致,不能掉隊。如果香港的發展不理想,拖慢國家發展,甚至對國家利益和安全造成損害,令“一國兩制”實踐不能按照初心進行,不但香港要吞下苦果,全國人民也很難原諒香港。

  另一方面,國家對香港發展的支持也是香港非常難得的寶貴機遇,因為從當前國際大局和世界大勢看,融入國家發展是香港的唯一齣路。

  香港發展過去長期依靠西方國家,但現在很難像以往一樣指望西方國家成為香港發展的推動力了。一是西方國家自顧不暇,我相信未來西方保護主義會不斷抬頭。二是不排除會有西方國家試圖通過在香港製造不穩定因素來掣肘中國發展。在這種情況下,香港要認清楚自己的位置,要意識到與內地的合作非常重要。無論是經濟發展還是安全方面,未來香港同內地的關係只會越來越密切。

  從歷史上看,香港幾次陷入困境,也都是藉助國家的發展走出來的。比如上世紀70年代末期,香港土地價格高企、製造業遭遇危機,但恰好遇到內地改革開放,很多商人到內地建廠,香港於是多了大批有錢的企業家。現在西方自由市場、福利國家的發展模式出現了問題,西方經濟將長期處於低迷狀態,香港又可以藉助祖國的高速發展和支持,取得新的發展機遇。香港真的是一塊福地。

  香港要惜福,就要更多考慮如何藉助國家的發展、以及國家發展帶動下的亞洲發展來實現自身的發展。習主席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我認為是香港今後很難再遇到的機會,可以搭上國家發展的快車,並用發展帶來的紅利舒緩香港內部的社會矛盾和政治矛盾,為“一國兩制”的全面準確落實打好基礎。

  當然,這不是說要削弱香港與世界特別是西方國家的聯絡,事實上國家也需要香港擔當聯絡人,而是說要在重視西方國家的同時,更多參與祖國和亞洲的發展。過去我們說“背靠祖國、面向世界”,今後我們要更多的“面向祖國”。

  在這個過程中,特區政府無可避免地要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特區政府要有新思維和長遠的發展策略,既要洞悉世界發展大勢,也要了解國家的發展戰略。短期看,要讓兩地經濟加快融合,為年輕人帶來新的機會。

  記者:聆聽十九大報告,您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劉兆佳:中國正在從事一個非常宏偉、前無古人的事業,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當代香港人適逢這一重要歷史時刻,能夠親身目睹並參與國家走向強大、民族走向復興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又能令香港保持繁榮穩定、再創輝煌,這是非常令人振奮、激動的,值得香港人全情投入!香港人應該有這個強烈的歷史責任感和歷史榮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