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國際銳評】熱衷“仇外”的蓬佩奧正全力摧毀美國聲譽
2020-06-24 18:39:03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楊玉國

  “蓬佩奧損毀了國務院用幾個世紀的服務和犧牲建立起的聲譽。”近日,《紐約時報》網站在題為《蓬佩奧使美國國務院蒙羞》一文中這樣寫道。在美國面臨“抗疫”與“抗議”雙重危機的當下,美國首席外交官近一段時間以來的表現,讓美國的外交系統再次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正如這篇評論所說,“美國國務院的印章正被褻瀆”。

  看看蓬佩奧是如何“褻瀆”的吧。近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決議,授權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牽頭調查各國執法機構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儘管這份決議刪去了點名美國種族問題和警察暴力的措辭,最大程度上給美國留了情面,但蓬佩奧仍抨擊這份決議“偽善”,還厚顏無恥地辯解稱美國圍繞非裔男子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展開的討論“是美國民主力量和成熟度的象徵”,並倒打一耙地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該關注中國等國的“系統性種族問題”。蓬佩奧的如此無底線,令國際社會大開眼界、也大為不齒!

  事實上,種族歧視問題早已深深刺痛美國社會,蓬佩奧再怎麼狡辯也掩蓋不住殘酷的事實。美國學者托馬斯•索維爾在其著作《美國種族簡史》中寫道,“膚色在決定美國人的命運方面,顯然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在23日舉行的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承認,種族主義導致更多非裔美國人死於新冠肺炎。他還說,“很明顯,非裔美國人社區已經遭受了非常、非常長時間的種族主義迫害”。

  然而,面對國內積重難返的種族歧視問題,蓬佩奧除了偶爾幾次顧左右而言他的回應外,似乎是個“隱形人”。他對弗洛伊德之死緘口不言、對反種族歧視示威活動冷眼旁觀,以至於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發文稱,面對弗洛伊德之死,美國外交官質問“蓬佩奧去哪兒了?”

  諷刺的是,與其刻意掩蓋國內社會矛盾和政治危機相比,蓬佩奧在詆毀中國上顯得分外興奮。不少媒體諷刺說,在蓬佩奧狹隘的世界堙A中傷中國似乎成了他的主業。

  就在日前舉行的所謂“哥本哈根民主峰會”上,蓬佩奧再次喊話歐盟“摘下經濟關係的金色眼罩”、應對“中國挑戰”,企圖拉幫結派、挑撥離間。對此,美國網民批評道,“美國的高級外交官在把中國描繪成全球每個地區每個國家的敵人,這不是政府該做的事,美國國務院這是在進行仇外宣傳。”

  當然,這樣的“仇外”宣傳對於蓬佩奧來說,恐怕只能過過嘴癮。到底誰在推行“暴政”,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決議後,歐洲議會也通過決議,譴責發生在美國及歐盟境內的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呼籲“黑人的命也是命”。德國媒體稱,歐盟在決議中形容弗洛伊德之死“駭人聽聞”,同時譴責美國對示威者的嚴格限制措施,並批評美國領導人威脅派遣軍隊鎮壓示威者的“煽動性言論”。在抗擊疫情方面,歐洲民調機構的數據顯示,在接受調查的53個國家和地區中,92%的民眾認為中國抗疫工作比美國做得好。可見,蓬佩奧的“仇外”宣傳打錯了算盤,反倒給自己落個謊話大王的名號。

  當然,蓬佩奧的對內“不作為”和對外“亂作為”,決不是莽撞與無知,而是為了政治私利不惜犧牲美國國家利益的政治投機與孤注一擲。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統計顯示,本屆美國政府的高官離職率高達65%,半數以上的原因是政府內部的對立和鬥爭。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在白宮,想要坐穩板凳唯一齣路是對美國領導人“言聽計從”,蓬佩奧顯然深諳其道。無論是對美國國內危機裝聾作啞,還是對外瘋狂撕咬中國,都是為了表現對美國領導人的絕對“效忠”。《紐約時報》批評說,正是由於蓬佩奧對美國領導人的阿諛奉承,使美國自1945年以來首次在應對一場重大全球性危機上變得完全無關緊要。

  然而,這種“效忠”可能只是蓬佩奧通往權力之巔的保護色。根據美國媒體披露的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新書《白宮回憶錄》的部分內容,蓬佩奧曾給博爾頓遞過紙條,上面寫著罵總統的髒話。對此,蓬佩奧並未否認,只是將博爾頓稱之為“叛徒”。而在此之前,當去年底針對美國領導人的“彈劾案”調查走勢尚不明朗之時,蓬佩奧曾向三名共和黨議員表示,準備儘快從國務卿崗位上退下來,參加家鄉堪薩斯州的聯邦參議員競選。對此,“美國保守主義”網站發表評論稱,當蓬佩奧有志於投身2024年總統大選時,“這將是他試圖(向外界)推銷自己是一個擁有多元化投資組合的政治家、而非僅僅服務於現任美國領導人的嘗試”。

  陽奉陰違、謊話連篇,蓬佩奧出於一己私欲的實用主義政治投機,不僅浪費了美國抗疫的寶貴時間,也在不斷消耗美國的國際信譽,增添美國的道義“赤字”。如果蓬佩奧不知悔改,繼續在摧毀美國信譽的道路上狂奔,那麼歷史留給他的也只能是“史上最差國務卿”這一罵名。(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