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建設大美新疆,習近平強調這兩種精神
2020-09-28 23:40:49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央視新聞客戶端編輯:楊玉國

  △2020年9月25日至26日,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併發表重要講話。

  9月25日至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上強調,要踐行胡楊精神和兵團精神,激勵各級幹部在新時代紮根邊疆、奉獻邊疆。

  黨的十八大以來,新疆各族幹部群眾積極響應總書記號召,勇於進取、埋頭苦幹,用行動詮釋胡楊精神和兵團精神。如今的新疆,從廣袤的塔堣鴐皉a到高聳的喬戈堮p,從雄壯的帕米爾高原到富饒的吐魯番盆地,處處孕育著蓬勃的希望。

  “活著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爛。”胡楊是新疆最古老的樹種,又稱“沙漠英雄樹”。人們讚美胡楊,不僅因為其風姿,更因為胡楊的生命力中蘊含著紮根邊疆、艱苦奮鬥、自強不息、甘於奉獻的精神。

  2020年7月7日,習近平給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118名畢業生回信,肯定了他們“奔赴新疆基層工作,立志同各族群眾一起奮鬥,努力成為可堪大用、能擔重任的西部建設者”的人生選擇。

  “只有荒涼的沙漠,沒有荒涼的人生”,每每想起這句話,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畢業生陳騰輝的心頭總會涌起波瀾。大一暑假,他跟隨暑期社會實踐團驅車九個小時穿過沙漠公路來到了塔中作業區,在參觀塔中植物園時遇到了沙塵暴,能見度不足10米。一路上,大家摸索著回到駐地,嘴堙B耳朵堙B頭髮上、衣服堨都有沙子,抖一抖身體和衣服,地上就能堆成一堆沙子。

△陳騰輝和同學們在塔中鎮參與社會實踐時留影

  “常人很難堅持下來的事情,石油工人卻是司空見慣。無數石油人就是用天不怕、地不怕的壯志豪情,拓荒探油採油,奮戰荒漠戈壁,踐行著‘我為祖國獻石油’的莊嚴承諾。這是無數石油人的人生信念和精神寫照,我也希望自己的人生不荒涼。”最終,陳騰輝選擇前往中國石油獨山子石化分公司工作。

  “我堅決要求組織把我分配到祖國最艱苦最需要的地方去,把我分配到祖國的邊疆去。”1956年,蘭州大學生物系畢業的劉銘庭主動請纓支援邊疆建設,投身治沙事業,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幹沙漠治沙植綠。 

△劉銘庭(左一)紮根新疆沙漠植樹治貧

  在新疆防沙治沙這條艱苦的道路上,劉銘庭一幹就是60餘年。為了摸清沙漠“脾氣”,他曾繞著塔堣鴐皉a轉了7圈,走了約40萬公里。經過反復考察研究,劉銘庭成功培育出既能防風固沙又能創造經濟效益的紅柳肉蓯蓉。通過大規模種植紅柳肉蓯蓉,新疆策勒縣、于田縣已擺脫“沙逼城下”之困,曾經深度貧困的農戶靠著它蓋起了新房,買上了汽車。

  退休後,劉銘庭依然在大蕓種植基地埵ㄧL著,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培育紅柳。只要當地農民需要技術指導,他依然會到現場幫忙。

  “ 我從未後悔過當初的選擇。”憶往昔,87歲的劉銘庭語氣依舊堅定。

  肩負著屯墾戍邊、造福一方的光榮使命,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60多年來,逐漸形成了兵團精神。進入新時代,兵團精神引領著越來越多的人挺進沙漠邊緣和邊境沿線,為新疆經濟社會發展、各民族團結共進作出了特殊貢獻。 

  1949年11月底,新疆和田發生反革命暴亂。盛成福和戰友們從阿克蘇出發,日夜兼程15天徒步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幹沙漠,及時進駐和田,平息了暴亂。

  進駐和田後, “沙海老兵”成為兵團的軍墾戰士。他們吃煮麥粒,用人拉犁,在亙古荒漠上建起四十七團。“和田苦,一天要吃二兩土。白天吃不夠,晚上再來補。”盛成福說,剛來時,團場沒有一條路、一塊田、一片林、一棟房,到處都是鹽鹼灘,住的是地窩子。

  幾十年來,他們把根深深扎進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駐守邊疆,用生命書寫了一部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的軍墾詩篇。

△盛成福為團場學校學生講解1949年進疆老同志無私奉獻的先進事跡。

  2014年4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第六師五家渠市考察,就做好兵團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會議結束,總書記親切地和我們在場的幹部職工一一握手,總書記還特別囑咐我要繼續發揮餘熱,這句話我一直記在心堙C”回想起當時的場景,盛成福老人特別激動。

  如今,兵團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作為兵團一名老兵,盛成福內心感到自豪,“黨的十八大以來,團場發展非常快,請總書記放心,我們生活在這裡很幸福”。

  離休後,盛成福積極參加團場組織的活動,擔任團場博物館的義務講解員,還經常到團場學校為學生們講述兵團人紮根邊疆、無私奉獻的故事。“只要我們在一天,在沙漠,在和田,我們就會始終堅守。”盛成福堅定地說。

  遠在5000多公里外的浙江永嘉人戴豪傑,主動放棄了在福建順昌縣鄭坊鎮政府幹部的工作崗位,來到新疆皮山、葉城鄉村學校支教。

  “我一直在等一個機會重回屬於我的‘本職崗位’,當時聽說新疆缺老師,我想也沒想就去了。”戴豪傑說。

  雖然有過農村支教的經歷,也對“援疆支教”做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是惡劣的生活環境、極大的晝夜溫差、支教小學落後的教育情況還是讓他“大吃一驚”。

  朝九晚八的工作時間堙A因支教老師數量有限,戴豪傑作為班主任要擔起一整天八節課的教學任務,幾乎是“全科教學”。班上有的學生家離學校300多公里,只好選擇寄宿。戴豪傑白天負責上課,晚上還要照顧孩子們的生活。

△“90後”援疆教師戴豪傑和學生們

  雖然環境艱苦,但戴豪傑覺得這比回家鄉當老師“更有用”。“這裡實在是太缺老師,太缺教育了。我見證了維吾爾族孩子們文化水平提高,也見證著漢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真摯情誼,值!”

  一代代各族兒女發揚胡楊精神、兵團精神,無畏艱險、勇往直前、甘於奉獻,奮力為建設一個團結和諧、繁榮富裕、文明進步、安居樂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疆作出貢獻。

  監製丨王姍姍 張鷗

  製片人丨興來 吳璇

  主編丨寧黎黎

  編輯丨欒熙彥

  視覺丨楊麗璇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