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國際銳評】“脅迫外交”終會讓美國政客陷入極限孤立
2020-10-16 18:30:31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楊玉國

  據日本《讀賣新聞》16日報道,多名政府官員透露,日本已通知美國目前不會參加美方將中國企業排除在電信網絡之外的計劃。而在此前,韓聯社報道稱,在14日舉行的第五次韓美戰略經濟對話中,韓國官員以“企業說了算”為由,拒絕了美方提出的將華為排除出韓國5G網絡建設的蠻橫要求。美國政客為一己之私脅迫盟友連遭失敗,表明在奉行多邊主義、互利共贏的全球化時代,搞“脅迫外交”沒有出路。

  荒謬的是,對全世界使出威逼利誘等卑劣手段的美國政客,日前居然反咬一口,污衊中國“脅迫他國”,妄圖離間中國與國際社會關係,逼迫他國選邊站隊。然而,究竟誰在脅迫全世界、誰是全球和平穩定的破壞者,國際社會早就看得清清楚楚。

  近一年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無論是出訪歐洲、中東還是拉美,詆毀中國始終是其核心議題。比如,本月初蓬佩奧訪問拉美時,明確要求蘇堳n和圭那亞這兩國在中美之間作出選擇。在歐洲,無論是參加“哥本哈根民主峰會”,還是之後訪問捷克等四國,蓬佩奧都編造各種謊言鼓動到訪國棄用中國5G技術。即便是前往形勢複雜的中東,他依然三句不離抹黑中國以及5G企業。

  儘管個別國家迫於美國的威嚇而態度審慎,但更多的國家做出了客觀理性的選擇。比如,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表示,雖然歐盟面臨著被大國要求“選邊站”的壓力,但為了自身的利益和價值觀,不會選擇“聯美抗中”。針對美方施壓,蘇堳n總統鮑特瑟表示,“不會談論(在中美之間做出選擇)這個話題”。在5G議題上,捷克總理巴比什回應說,捷克是一個主權國家,並未看到捷克面臨任何實質性的安全威脅。奧地利外長沙倫貝格表示,奧地利的政策不是專門去禁止或者限制某一家公司,而是旨在建立一套可靠的信息系統。顯然,絕大多數國家對蓬佩奧之流的小算盤看得門兒清,不會為以犧牲自身利益為代價來為其火中取栗。

  除了施壓別國構建所謂“反華小圈子”外,美國政客在其他議題上同樣脅迫他國唯自己馬首是瞻,包括對盟友也毫不手軟。比如,為進一步遏制俄羅斯,美國完全不顧盟友德國的利益,揮舞制裁大棒試圖阻斷俄德之間的“北溪-2”合作項目。美國政府還以撤出駐軍相逼,強迫日韓等盟友上交更多“保護費”。類似此類為一己之私盤剝盟友的斑斑劣跡不勝枚舉,難怪歐洲理事會前主席圖斯克感嘆,有美國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

  而在對伊朗、委內瑞拉等國的打壓上,美國政客更是將“脅迫外交”、強權政治演繹到極致。儘管美國早已退出伊朗核協議,卻蠻橫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延長對伊武器禁運期限。在遭高票否決之後,美方單方面啟動“對伊朗迅速恢複製裁機制”,公然站到全世界對立面。為圍堵委內瑞拉,蓬佩奧特意訪問委內瑞拉周邊四個鄰國,拉攏脅迫這些國家對委施壓。在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之下,美國政客不顧國際社會要求取消對伊朗、古巴、委內瑞拉等國制裁的強烈呼聲,反其道行之不斷加碼制裁,製造人道主義危機,不啻是病毒的幫兇。

  在對待國際組織方面,美國同樣大搞威脅訛詐那一套。疫情發生後,美國多次威脅世衛組織,要求其進行結構性調整,並以退出世衛、“不排除組建替代機構”相逼,大肆破壞國際抗疫合作。由於國際刑事法院持續調查美軍阿富汗戰爭罪行,美國宣佈制裁其官員,公然將自身利益淩駕於國際法之上。正如多位分析人士所指出,奉行“脅迫外交”的美國政客,已經成為國際秩序和多邊主義規則的最大破壞者。

  在國際事務中,美國政客動輒脅迫他國,既源於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基因,也是為了轉移防疫失敗的責任和拉抬選情的需要。然而,他們打錯了算盤。主權國家無論大小強弱,在國際法上的地位一律平等,沒有誰願意接受脅迫。美國政府千方百計孤立中國,最終的結果只能是自己被孤立。近日,哈佛大學等美國高校近50名學者發表聯合聲明,指出美國外交政策近乎失敗,引發不穩定、不安全和人類痛苦。法新社報道稱,美國已經從“極限施壓”中遭到反噬,遇到“極限孤立”。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國家看清:中美之間的分歧或者矛盾,絕對不是權力之爭或者地位之爭,也不是社會制度之爭,而是維護正義還是傳播惡意、堅持多邊主義還是單邊主義、倡導合作共贏還是零和博弈的問題。相信每一個謀求獨立自主外交、堅持公平正義的國家,都會作出最符合本國利益的選擇。那些妄圖脅迫世界、霸淩他國的美國政客若執意一條道走到黑,終將被世界拋棄,落得個孤家寡人的可悲下場。(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