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絲路人物故事)出生在塞拉利昂的城建寶貝
2020-10-28 13:40:27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趙妍

(絲路人物故事)出生在塞拉利昂的城建寶貝_fororder_1

  呂英巧母女和醫務人員

(絲路人物故事)出生在塞拉利昂的城建寶貝_fororder_3

  呂英巧和寶寶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吳家迎):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對於全球人民來說都是特別艱難的一年。而對於新婚又懷孕,還在非洲塞拉利昂駐外工作的呂英巧來說,更是不平凡且難忘的一年。

  塞拉利昂這片土地曾經歷埃博拉、瘧疾、傷寒、艾滋病病毒的肆虐,在這裡工作和生活對於女生來說,是一個非常重大且需要勇氣的決定。

(絲路人物故事)出生在塞拉利昂的城建寶貝_fororder___172.100.100.3_temp_9500049_1_9500049_1_1_fb0762d6-7acc-426b-89d2-c5831bf4c428

工作中的呂英巧

  2018年8月,剛畢業三年的呂英巧被工作單位北京城建派往塞拉利昂工作。當時呂英巧和先生才領證半年,單位為了減少她的顧慮,同意讓她先生加入城建一起外派塞拉利昂。到崗之後,呂英巧迅速融入角色,由於出色的工作並被評上了國際部2019年度的優秀員工。

  2019年12月,來到塞拉利昂工作一年多的呂英巧確認懷孕。之後,呂英巧開始了回國待產的準備,而隨後的消息讓她不寒而慄。2月14日,埃及出現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她非常害怕萬一非洲蔓延,航班停飛,回國待產就難辦了。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害怕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塞拉利昂政府3月20日宣佈從3月23日開始封航三個月,這時候3月21日、22日的機票已經售罄……

  3月31日,塞拉利昂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隨後中塞友好醫院被塞方政府徵為新冠定點醫院,不再開放婦產科門診,援塞醫療隊醫生也無法接診,塞方政府不允許醫療隊私自行醫,當地的印度醫院也關閉了婦產科門診,就連可以做B超的檢測機構Eco Med也關閉了。沒有醫院、沒有醫生,完全沒法進行產檢。

  “焦慮嗎?肯定焦慮,可是生活還是要繼續。” 呂英巧說,為了協調她回國,工作單位用盡了各種渠道,她自己也一直關注疫情的發展情況,關注任何一個可能回國的機會。

  4月5日,呂英巧無意中在微博上發現援鄂護士張靜靜病危的消息,得知她先生韓文濤正在塞拉利昂。因此,她所在單位和韓文濤所在單位一起向使館彙報,希望能安排回國。使館在得到消息時,連夜召開緊急會議,安排回國包機事宜,也將孕婦考慮在內。

  塞拉利昂本國沒有航空公司,安排包機難度非常大,最終定的方案是4月11日通過SOS救援小飛機,從塞拉利昂飛布魯塞爾再轉機回國。為了安全起見,使館還考慮在救援小飛機上安排一個產科醫生陪同包括呂英巧在內的兩個孕婦一起飛行。可是很遺憾,在臨飛行前一日,被告知無法協調孕婦登機,無奈呂英巧只好退訂布魯塞爾飛北京的機票。

  5月2日,呂英巧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出現了假性宮縮,電話諮詢醫療隊醫生,醫生建議吸氧,可是塞拉疫情嚴重,醫院不能去,醫生見不到面,也沒辦法做檢查,只能自己觀察。總部領導在5月5日安排了北京婦幼醫院的醫生跟呂英巧連線進行了診斷。聽說5月8日韓國會有撤僑航班,呂英巧所在單位再次積極協調大使館、中資單位及相關機構,希望能讓她搭乘到埃塞俄比亞轉機。然而韓國撤僑航班因故取消,最後也無法成行。 

  “我能不能回去,心堻ㄩ′O感激。”工作單位同事們的積極協調讓呂英巧心媞′O感激。

  6月9日,呂英巧得到非洲第三國援助醫療隊有專機回國的消息,使館考慮到有醫療隊醫生在,對於孕婦來說比較安全,就盡力組織從塞拉利昂到第三國的包機。這一程總價是12萬美金,計劃20人均攤,但其他人覺得價格太貴沒同意。最後變成了需要呂英巧自己一人承擔12萬美金包機。當時總經理李道松說:“人命關天,回來最重要,不惜一切代價讓她安全回國!” 呂英巧說,即便領導說為她承擔這路費,她也不願意讓國際部付出如此鉅額的包機費用,於是放棄了。

  這時候呂英巧已經進入了孕晚期,她開始放棄了飛回國的念頭, 而工作單位和大使館還在努力,他們邊給呂英巧找醫院邊推進包機回國的事情。終於在7月18日又有了包機!可是由於她預產期超出1天,航空公司規定孕期超35周不允許登機。為了能促成呂英巧回國,醫療隊醫生和當地印度醫院醫生都對她身體包括胎位、胎兒狀態和我的身體狀態進行了評估,並出具了適合登機飛行的診斷證明。可是很遺憾,航空公司出於由於疫情期間,萬一高空生產,無法及時迫降的原因,拒絕呂英巧登機。

  最後回國的機會已經沒有了。總部在7月30日再一次安排呂英巧和國內醫生視頻連線,對產前注意事項和新生兒護理進行了培訓。使館將中塞友好醫院協調下來了,由醫療隊的醫生給接生。最讓呂英巧感動的是,得知當地醫院沒有血庫,為了防止她萬一產後出血得不到救助,單位領導和同事們主動為她獻血。疫情期間,在人人自危的時候,在環境如此艱苦的地方,同事們甘願為愛逆行,以熱血送暖,讓呂英巧心媞′O感激也對未來充滿期望。

  歷經12小時煎熬呂英巧終於順利生產,母女平安。呂英巧給女兒取名曲慕伊,因為女兒是在所有人的關愛和呵護中出生的,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時代的一粒灰塵落在個人身上都是一座山。呂英巧說,感謝她身邊的同事、中資單位、使館、每一個幫過她和寶寶的人們,是他們幫著扛起了這座山。呂英巧說,她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偶爾會想“當初為什麼就來到這裡了呢,漂洋過海,離家萬里遠。”後來一想,是服從命令的覺悟,是一種責任,更是一種擔當,她說千萬的駐外人可能都會有這樣的心理過程。所有的經歷都是寶貴的回憶,哪怕充滿心酸和淚水,最後都會變成了更堅強的鎧甲和力量。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