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2020-12-28 09:09:30來源:新華網編輯:趙妍

  新華社馬累12月16日電 通訊: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新華社記者唐璐

  12月的馬爾代夫依然艷陽高照。碧水藍天之間,維拉納國際機場水上飛機航站樓愈發靚麗。由北京城建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承建的水飛航站樓項目經過2年多施工,眼下已進入收尾階段。

  “快到年底了,一定要確保安全。”項目安全部工程師劉平建告訴記者。“以前抓好施工安全是主要任務,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後,防疫安全便成為頭等大事。”

  劉平建經常在工地辦公,在回到營地摘下口罩擦汗的一瞬間,記者注意到,由於長期佩戴口罩暴露在烈日之下,他的臉上已經留下一道鮮明的口罩印。

  通訊: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12月15日,在馬爾代夫馬累,一名臉上有口罩印的技術人員在維拉納國際機場水飛航站樓項目辦公室工作。新華社發(北京城建集團供圖)

  劉平建打趣道:“馬爾代夫距離赤道近,紫外線很強,疫情之前我們是‘帽帶臉’,因為長時間暴曬後兩頰就留下安全帽帽帶的印記。疫情發生後,我們長時間戴著口罩跑現場,很多同事就從‘帽帶臉’變成‘口罩臉’。”

  水飛航站樓位於馬爾代夫機場島的潟湖內。項目部經理張鳳林說,馬爾代夫是高度依賴旅遊業的島國,水上飛機是遊客前往各度假島的主要交通工具。水飛航站樓自開工之日起,就受到馬爾代夫各界的高度關注。

  水飛航站樓項目原計劃在2020年竣工,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項目收尾工作被迫放緩。項目總工程師李興說,“疫情的影響從年初蔓延至今。由於專業人員、物資設備無法按期抵達現場,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後期竣工調試的進度。”

  李興表示,為了保障施工進度,在機電調試人員短缺的情況下,項目相關部門通過與供貨商視頻連線,組織現有專業人員自主完成了部分調試工作。目前企業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時,正在有條不紊地協調業主開展各項驗收工作,積極推動竣工移交進度。

  今年10月21日,馬爾代夫副總統費薩爾·納西姆視察水飛航站樓項目時,對企業在疫情期間大力推動項目施工給予高度評價。納西姆強調,水飛航站樓項目對促進馬爾代夫旅遊業發展至關重要,馬方政府將會積極協調,推動項目進展,為項目早日竣工交付創造良好條件。

  讓水飛航站樓項目早日竣工交付,也是中國建設者的心願。機電工程師張振泉有一個快滿1歲的女兒,他原本想著年初春節回國休假時好好享受一下初為人父的喜悅,但沒能成行。疫情暴發後,為了確保機電竣工調試工作順利開展,他只能把回國行程一拖再拖。“我期待項目竣工、返回家鄉的那天,那時我就再也不用通過手機屏幕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了。”張振泉說。

  “從‘帽帶臉’到‘口罩臉’,這是2020年留給我們的最明顯印記。”劉平建笑著對記者說。“家堣H總提醒我多抹點防曬霜,不過看到水飛航站樓建設不斷有新的進展,‘口罩臉’也值得了。希望疫情早日結束,讓我們可以摘下口罩,全力以赴把水飛航站樓建成,交到馬爾代夫民眾手中。”

  通訊: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12月14日,在馬爾代夫馬累,臉上有口罩印的安全工程師劉平建在維拉納國際機場水飛航站樓項目辦公室工作。新華社發(北京城建集團供圖)

  通訊: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12月16日,在馬爾代夫馬累,機電施工人員在維拉納國際機場水飛航站樓水飛浮碼頭進行管線調修。新華社發(北京城建集團供圖)

  通訊:從“帽帶臉”變“口罩臉”——記疫情下馬爾代夫水上飛機航站樓的中國建設者

  12月16日,在馬爾代夫馬累,機電施工人員在維拉納國際機場水飛航站樓內進行設備調修。新華社發(北京城建集團供圖)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