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博
首頁 > 演出 > 正文
民營劇團正在演藝市場蓬勃崛起
2021-02-07 10:45:45來源:光明日報編輯:劉欣

  至樂匯舞臺劇《驢得水》 資料圖片

  開心麻花舞臺劇《賊想得到你》 資料圖片

  都市話劇《男人還剩下什麼》 資料圖片

  央華戲劇《如夢之夢》 資料圖片

  貴州抓螞蟻劇團,環境戲劇作品《JING》上演于烏鎮戲劇節。資料圖片

  河北梆子劇團給村民表演劇目《臥虎令》。新華社發

  近年來,民營劇團的發展為市場帶來了新活力。無論是開心麻花的話劇《烏龍山伯爵》《賊想得到你》,還是央華戲劇的實驗話劇連臺戲《雷雨·後》,亦或是戲劇人的實踐作品《男人還剩下什麼》……這些活躍在後疫情時代的救市佳作均來自民營劇團。實際上,2018年大火的話劇《驢得水》,每年聖誕節一票難求的話劇《如夢之夢》,也都是來自民營劇團。根據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顯示:2014年至2018年,藝術表演團體數量分別為8769,10787,12301,15742,17123;年均增長率接近20%,其中絕大部分來自民營團體數量的增長。

  1.推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態傳承

  表面上看現在我們周圍的文化產品日益豐富,但實際上供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尤其是優質的文化產品,更加緊缺。就音樂劇來看,據研究機構統計,2018年我國音樂劇演出共計2460場,還遠不及日本四季一個劇團的年度音樂劇演出規模(年均超過3000場)。在演齣劇目的供給方面,民營劇團佔了很大的比例。比如戲劇領域,作為北京演出市場的兩大國有劇院,國家話劇院和北京人藝的年度演出場次基本都在四五百場左右,相比而言,作為民營劇團的開心麻花在演出規模上就大得多,年度演出場次超過2500場。2019年度上海82家民營院團全年總演出場次突破1.6萬場。可以說,在文化產品的供給方面,民營劇團具有數量規模上的絕對優勢,在觀眾細分和有針對性地滿足目標群的文化消費需求方面,民營劇團也具有更好的機動性和靈活性。

  民營劇團在培養和推出優秀演藝人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方面開心麻花團隊無疑是非常突出的,近年來活躍在電影和電視綜藝領域、作為喜劇實力擔當的沈騰、馬麗、艾倫、常遠等一批人,都得益於多年在開心麻花舞臺演出的磨煉。再比如由豫劇演員王紅麗創立的河南小皇后豫劇團,憑藉著多年的演出,不僅她本人兩獲中國戲劇梅花獎,更是培養了一批豫劇方面的年輕人才。可以說,數量眾多的民營劇團為很多無法進入國有專業劇團的青年人才提供了一個展示自己才華和磨煉演出技巧的平臺。

  民營劇團無疑也是推動傳統舞臺藝術保護和活化傳承的重要力量。據文化部全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統計,全國348個戲曲劇種堶情A有107個劇種沒有一家國有劇團,只有民營劇團或民間班社。地方傳統戲曲藝術更是一筆寶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蘊含著豐富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基因。而文化不同於普通產品,一旦消失了可能就永遠失去了。地方傳統的文化藝術形式具有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在滿足當地文化消費方面也具有重要的市場價值。眾多的民營劇團在傳統藝術傳承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推動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態傳承。

  2.更能與年輕消費群體“共情”

  近些年來,隨著小劇場演出的火爆,一些民營劇團推出了一系列主打“爆笑”“減壓”符號的小劇場戲劇、音樂劇、魔術劇等,目標群定位於快節奏、高壓力的都市白領,受到很多年輕消費群體的歡迎。雖然在內容製作質量方面,一些小劇場劇目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在與年輕消費群體的“共情”方面,這些民營劇團因為其草根性以及主創團隊同為年輕人的原因,相對於國有劇團,他們更能打動年輕的消費群體,更能引發年輕人的共鳴。

  社會學上有一個“減壓閥”的概念,是說社會情緒和壓力積累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需要一個減壓閥進行釋放,否則有可能引發社會問題。民營劇團就在某種程度上承擔了社會減壓閥的功能。而且相對於電影電視以及網絡劇的觀看體驗,劇院的演出因為觀眾和演員可以面對面地直接交流,更具現場感和儀式感,因此也更加具有情感的衝擊力,對於紓解觀眾心理具有重要作用。

  戲劇也是教育,而且是一種更有效的教育。很多民營劇團主打兒童劇和親子劇市場,在演出之餘,廣泛吸納青少年參與戲劇體驗活動,通過開展小型戲劇節、戲劇沙龍、戲劇培訓等形式,引導廣大年輕人群走近戲劇。這一方面培養了潛在的觀眾群,同時在增強年輕一代的文化認同和社會認同方面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目標觀眾群日益細分的市場背景下,很多民營劇團圍繞目標觀眾群,有針對性地開發劇目,在保證市場收益的同時,也通過在劇場集體觀劇的氛圍和儀式,增強了目標群體的認同感和歸屬感,有助於個體在社會集體的融入。這種個體在社會群體中的歸屬感不僅體現在都市年輕人身上,對於一些社會流動人口,同樣適用。比如在京滬等一線城市的民間豫劇團、黃梅戲劇團等,在增強目標群體歸屬感方面,發揮了顯著作用。

  3.成就了藝術全產業鏈的創新發展

  發展民營劇團有助於推動舞臺藝術全產業鏈發展。上下游產業鏈的完善和發展是文化產業繁榮發展的標誌,民營劇團在這方面走在了前面。如民營演出單位聚橙網形成了演出製作、演出票務、劇院運營並行的完整產業鏈。哲騰文化將“院線”概念植入戲劇運營中,專注戲劇投資、製作及運營推廣,運營了60余部舞臺劇作品。開心麻花、至樂匯由戲劇IP孵化製作的電影《夏洛特煩惱》《驢得水》等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雙豐收。由文學IP孵化推出的舞臺劇《盜墓筆記》和《三體》系列,也由民營劇團運作,引發觀劇熱潮。隨著製作人機制在國內引入和成熟,在民營劇團的參與和推動之下,產品思維和品牌意識越來越引起重視,舞臺藝術全產業鏈及後產品開發成為發展趨勢。

  特色小鎮建設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載體,立足新發展理念的特色小鎮建設,關鍵就是要避免雷同化、粗放式建設理念,找準特色。根植本土文化的戲曲、曲藝、皮影等民營劇團完全能夠發揮優勢,通過挖掘本土特色,結合旅遊演藝等資源,配合政府打造特色小鎮。正如北京大學陳平原教授所講,相對於過去常提的“文化搭臺,經濟唱戲”,今天我們更應該呼籲“經濟搭臺,文化唱戲”,多從社會效益的角度考量,增強人民幸福感,推動經濟轉型升級。在文化惠民過程中,民營劇團可以發揮更大作用,通過政府購買服務,送演出下鄉村進社區。

  但很多民營劇團尤其基層民營劇團仍面臨諸多困境,比如資金短缺、市場萎縮、人才流失等。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較長時間不能演出,人才與資金問題突出。這需要國家資助扶持,給予這些新文藝組織、新文藝群體更多的關心呵護,幫助他們在解決生存壓力的基礎上,堅守藝術情懷,推動理想與生活的融合。

  (作者:陳光宇,係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副院長)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