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行月球》:喜劇變得沉甸甸
    喜劇是用幽默的方式看待世界,這不代表喜劇只有輕鬆和搞笑。開心麻花科幻喜劇《獨行月球》就是一部沉甸甸、含著淚的喜劇。在因為疫情經歷數月關閉後,本地電影院終於陸續開放;在經過相對漫長的低迷與模棱兩可後,開心麻花終於推出一部“含騰量”高的喜劇。兩個終於碰撞在一起,激起了暑期檔的觀影熱情,《獨行月球》上映後票房喜人。更有趣的是,在票房大熱的同時,影片的口碑嚴重兩極分化:愛者真愛,恨者痛恨。在內容上,《獨行月球》的確有些擰巴。它融科幻和喜劇于一身,絲毫不顧兩種成熟類型間可能産生的“排異性”。影片以拯救地球的“月盾計劃”為背景,講述了隕石提前來襲,月球基地被迫撤離,維修工獨孤月陰差陽錯被落下了。他流浪月球,成為“宇宙最後的人類”,發生了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乃至自救與救贖的故事。不喜此片者認為,它既不喜劇,也不科幻,硬塞“煽情梗”,還給喜劇安上了悲劇結局,頗有些不倫不類,進而評判開心麻花乃至中國喜劇有些創意匱乏。而我在觀影過程中笑過、哭過後發現,這是一部“最開心麻花”的電影,是其在喜劇可能性上做出的又一次創新性嘗試。喜劇的本質是反諷和嘲笑,針對的是人類本性中最不堪、命運中最無奈的部分。如果説,悲劇源自人性的強大,並以對抗和犧牲予以宣示,那麼,喜劇便源自人性的軟弱,通過揭露和諷刺,獲取自我釋放和滿足。所以,喜劇的手法通常會有些誇張、滑稽、扭曲,恰如作家畢飛宇所説:“越虧空、越誇張,喜劇效果就越濃。”喜劇的土壤多少具有某種荒誕性,其荒誕性與喜劇的可能性之間往往成正比。多年來,開心麻花致力於探索這種可能性。在“沈馬組合”(沈騰+馬麗)參加第一屆《歡樂喜劇人》時便已露端倪,當其他喜劇人致力於挖掘日常生活中的笑料時,他們已將觸角深入超能英雄、賞金獵人、喪屍變異等之中。此後,幾部大熱的“麻花電影”亦是如此,《夏洛特煩惱》紮根夢境,《羞羞的鐵拳》依賴身體互換,《西虹市首富》則是場超現實的一夜暴富……故事土壤的荒誕性,給予開心麻花施展的空間,使其喜劇有種遊刃有餘的飄逸感,顯得獨樹一幟。而尋找適合土壤,也成為其樂此不疲的使命。由此看來,“麻花喜劇”與科幻相遇,是遲早的事。縱然相遇,相遇的結果依然是喜劇,而非科幻。若以科幻片的嚴謹來要求《獨行月球》,未免南轅北轍。作為滋養喜劇的土壤,影片中的科幻部分,雖然場景宏大,但科學性和邏輯性非但經不起推敲,反而充滿了戲謔。在科幻這個最忌諱“複製”的領域,觀眾認出了多部經典的影子:《流浪地球》自不必説,本片簡直是對其創意和場景的“復刻”,還有《E.T.》《終結者2》《火星救援》《星際探索》……不用觀眾來挑刺,它自己已然“玩”得不亦樂乎。如果觀眾還端著看科幻的架勢來看電影,就真有些不合時宜了,莫不如痛痛快快大笑一場。《獨行月球》不僅將喜劇觸角伸進了科幻領域,更延續了開心麻花的大膽風格,對喜劇自身的邏輯予以解構和重塑。“發現缺點,是笑的根源”,喜劇人物的形象,往往比現實中的人更醜、更卑微。一部喜劇就是通過製造不堪來産生滑稽,通過欣賞“不足”來辨認美好、獲得滿足;進而在普通人最切近的情感,如親情、愛情、友情,以及對理想、成功等的樸素認知上贏得共鳴。喜劇的英雄是“平民英雄”,是只有一兩個高光時刻的小人物,《獨行月球》的“野心”卻是製造一位平民版的“超級英雄”。獨孤月這位喜劇主角不僅聰明,熟練掌握航太工業製造技術,改裝和操作航空器全不在話下,而且深情,愛上一個女人就是8年,還無怨無悔追到太空。這無疑顛覆了喜劇的邏輯,必將帶來重塑。於是,我們迎來了荒誕的太空“金剛鼠”。航太研究需要帶金剛鼠嗎?許多人有過這樣的質疑。也許不需要,但獨孤月需要。因為只有製造一個強大、粗蠻的對手,才可以讓獨孤月稍顯“不堪”,從而在喜劇邏輯裏不那麼突兀,影片中最多的笑點正是發生在二者的對抗之中。更關鍵的重塑則是為喜劇拼接上了悲劇結局,正是這個結局成全了片中人物成為“超級英雄”,讓他迎來終極使命和必然命運,從而産生了英雄的震撼力。為什麼非要製造“超級英雄”呢?只有他才能拯救地球和人類、穿透更宏大的主題。這一次,開心麻花試圖將喜劇觸角深入更為本質的領域,回答生活的一些終極問題。首先是關於“虛無”,這是有關人存在意義的思考。當獨孤月被獨自扔在月球、且地球可能已然毀滅時,他便處於一個無意義的絕境;這樣的絕境,讓人聯想起薩特的《死無葬身之地》。個人身處此境,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找不到堅持的理由,不得不直面“虛無”。獨孤月最初被遺落月球時的荒唐表現、焦慮和恐懼,正是人面對“虛無”時的反應。而這時,獨孤月的選擇至關重要。這也是影片所探討的第二個問題:英雄的誕生。人存在的意義在於自由選擇,當他一旦在某種絕境中做出選擇,就必須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因為一個金剛鼠製造的誤會,獨孤月選擇了“回歸”,而從他踏上回歸之路那日起,小人物便走向了英雄之路。值得玩味的是,影片於此又發揮了喜劇精神、戲謔了一把。月盾計劃指揮中心“製造英雄”的橋段,正是對影片所遵循的“英雄之路”的調侃。這種大膽自嘲,不僅令人忍俊不禁,而且揭示了影片意圖,還促成了獨孤月與地球倖存者們的相互救贖。隨著這位“英雄”一路走來,銀幕前的觀眾自然而然地會感受到陪伴的價值、家園的意義。《獨行月球》的宏大深刻,拓展了喜劇的可能性,甚至也使其具備了成為經典的可能。説到經典,我忽然想起一部已被奉為經典的喜劇《大話西遊》。這兩部劇在氣質上倒有幾分相似。當至尊寶選擇戴上金箍,當獨孤月選擇拿回宇宙之錘,從那一刻起,喜劇就變得沉甸甸,人物命運也具有了悲劇性。但是,畢竟是喜劇,總會留下一個希望的出口,好讓觀眾含著淚去微笑。《大話西遊》留下了“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獨行月球》則留下了一個壯闊的未來:宇宙那麼大,我們還會再遇見。(李佳)
    2022-08-12 09:45:34沈騰
  • 沈騰馬麗時隔7年再次合作劇情長片 《獨行月球》首映獲讚
    國際線上消息:7月24日,電影《獨行月球》北京首映,導演張吃魚攜主演沈騰、馬麗、黃才倫、郝瀚、王成思、高海寶、楊錚、史彭元、張熙然等人出席了映後見面會。在《獨行月球》中,沈騰飾演的獨孤月被馬麗飾演的馬藍星意外落在了月球,自以為是宇宙最後人類的沈騰,在月球放飛自我,結果卻被馬麗跨球直播“社死現場”。驚喜的是,落在月球的不只有沈騰,還有一隻脾氣暴躁的金剛鼠,讓沈騰被動開啟了“吃飯睡覺被鼠揍”的月球“騰”痛生活。金剛鼠又猛又萌、憨態可掬的可愛形象俘獲了許多觀眾的喜愛,沈騰和金剛鼠“相愛相殺”的互動也讓觀眾調侃磕到了“沈鼠鼠”組合。沈騰馬麗合影 片方供圖值得一提的是,《獨行月球》是沈騰馬麗繼《夏洛特煩惱》後時隔7年再次合作劇情長片,令人期待。首映過後,有觀眾表示:“太好笑了!沈馬組合一如既往長在了我的笑點上”。也有觀眾在看片後表示,這部電影“含騰量”高達100%。不過,沈騰對於“含騰量”的説法也做了回應,“大家別老提這個,多了不見得好,少的話,也不見得電影差。”在《獨行月球》中,沈騰大部分是獨角戲,或者是和飾演袋鼠的郝瀚一起,“影片是我拍過時間最長的電影,僅僅拍攝週期就有近5個月,拍得很煎熬、很孤獨。”  沈騰郝瀚電影《獨行月球》北京首映重現袋鼠擊掌 片方供圖據了解,電影裏的金剛鼠是根據真人動作捕捉和特效結合完成的,飾演金剛鼠的開心麻花演員郝瀚雖然在電影裏沒有露臉,但卻用了1年的時間拼命完成這個角色。為了能演好金剛鼠,提前一年搬到動物園附近,學習模倣袋鼠的動作,提前四個月進組進行密集訓練。演員郝瀚在首映禮現場,透露自己還會習慣性地按照袋鼠的狀態擺動作,演完電影甚至都留下了不少袋鼠後遺症,郝瀚也笑言,現在去動物園看到袋鼠都覺得特別親切。首映禮現場,也播放了一段郝瀚訓練的幕後視頻,看哭了沈騰和馬麗。沈騰直言,“郝瀚拍攝過程中非常累,因為穿著袋鼠服,胃受傷去了醫院,就為這麼一個沒有露臉的角色,是真的加倍讓我們心疼的”。馬麗也感慨,“如果觀眾喜歡《獨行月球》,除了騰哥,還有很大的功勞在郝瀚。我和騰哥很幸運,被很多觀眾認識了,但還有很多好演員需要讓大家認識”。除了密集的笑點,科幻喜劇《獨行月球》的特效也成為許多觀眾意料之外的驚喜。據悉,電影《獨行月球》全片95%的鏡頭涉及特效,同時為了模擬真實月面,劇組更在6000平米的影棚中鋪設200噸沙石模擬月麵粉塵,100%實景搭建月球基地。  主創合影 片方供圖首映禮現場,導演張吃魚也表示,科幻和喜劇的結合是有難度的,喜劇是暖色調的,科幻是冷色調的,但他的腦子裏一直有一個畫面,是在灰白的月面上有一個黃色的小人。“這個黃色小人代表著希望,能帶來歡樂。這是開心麻花的首次嘗試,《獨行月球》歷經1618天,終於見到了第一批觀眾。電影上映後,觀眾如果喜歡,在這部電影裏感受到了誠意和快樂,就什麼都值了。”據悉,電影《獨行月球》由張吃魚導演,沈騰、馬麗領銜主演,將於2022年7月29日全國上映,現已開啟預售和點映。
    2022-07-25 15:00:26沈騰
  • 電影《獨行月球》曝“致敬版”海報 致敬第7個“中國航太日”
    國際線上消息:今日,國家航太局召開2022年“中國航太日”新聞發佈會,介紹今年“中國航太日”活動安排。開心麻花電影《獨行月球》的“致敬版”海報也隨之在新聞發佈會上釋出,致敬第7個“中國航太日”。海報中,沈騰飾演的獨孤月身穿宇航服,昂首奔向浩瀚的宇宙,寓意我們不懈追求的航太夢,星空浩瀚無比,探索永無止境。海報 供圖2022年4月24日是第7個“中國航太日”,2022年也是中國航太事業創建66週年。這66年間,從“東方紅一號”成功發射,到嫦娥探月、天問問天、神舟逐夢,中國航太人從未停止對宇宙的探索。如今,神舟十三號已經成功著陸地球,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三位宇航員也結束了“半年出差”之旅,摘星歸來,安全回家!歸來是下一個精彩的開始,我們的航太事業背後是夢想一代代的傳承,是科技一步步的前進,是千千萬萬人的支援,正如致敬版海報上的文案,“浩瀚征途,心不孤獨”。《獨行月球》的故事發生在2033年,為了抵禦小行星的撞擊,拯救地球,人類在月球部署了月盾計劃。隕石提前來襲,全員緊急撤離時,維修工獨孤月(沈騰 飾)因為意外,錯過了領隊馬藍星(馬麗 飾)的撤離通知,一個人落在了月球。不料月盾計劃失敗,獨孤月成為了“宇宙最後的人類”,開始了他在月球上破罐子破摔的生活……據悉,《獨行月球》將於2022年上映。目前,該片在淘票票平臺的 “想看”人數已超14萬。自2020年影片相關資訊官宣後,影迷觀眾持續在評論區打卡,留言給兩年後的自己,同時表示對2022年影片上映的期待。
    2022-04-21 15:43:05沈騰
  • 《麻花特開心》1月9日上線優酷 沈騰馬麗帶領麻花家族開啟快樂之旅
    國際線上消息:1月5日,由優酷、開心麻花和大麥聯合出品的大型沉浸式角色體驗真人秀《麻花特開心》正式宣佈定檔,節目將於1月9日在優酷上線,每週日中午12:00播出。今日,《麻花特開心》發佈了兼具笑點與淚點的定檔宣傳片,其中,沈騰、馬麗分享了做這檔節目的初心。馬麗坦言,開心麻花一直通過電影和舞臺帶給大家歡樂,這次也希望通過綜藝形式讓大家在電視機前就能收穫歡笑。沈騰直言這檔綜藝會讓普通大眾參與進來,把歡樂傳遞給每一位普通人、每一位嘉賓和觀眾朋友們。如沈騰所言,宣傳片中也展現了多個普通人的片段,傳承傳統文化的漢服姑娘、保護水質的社工、存在溝通隔閡的父女、勇敢回鄉創業的奶茶店女孩等,他們與麻花家族敞開心扉,分享自己的故事,一起在生活的共鳴中産生情感連接。海報 供圖除了沈騰、馬麗之外,艾倫、常遠、吳昱翰、黃才倫、王成思、劉迅、許文赫、高海寶、李海銀和許吳彬也在團綜中亮相。他們此前一直活躍在開心麻花的劇場和電影中,對於麻花全員的首次集結,他們興致勃勃,希望給大眾展現真實的自己,讓大眾見到他們在熒屏和舞臺上截然不同的一面。與沈騰、馬麗相同,他們也期望傳遞樂觀積極的生活觀,讓《麻花特開心》為每一個人帶來歡樂。海報 供圖據悉,《麻花特開心》將於1月9日起每週日12:00在優酷播出。
    2022-01-05 17:49:02沈騰
  • 《超能一家人》曝掰頭海報 艾倫對決大BOSS沈騰
    近日,由《羞羞的鐵拳》導演宋陽執導,艾倫、沈騰主演的電影《超能一家人》發佈“掰頭”版海報,是老熟人、更是喜劇屆絕佳搭檔的艾倫與沈騰,首次在電影中出演完全對立的角色。海報中,單憑一個對視,火藥味已溢出螢幕。光看著兩人,頭腦中便自然腦補出“你瞅啥?瞅你咋地!”的喜感對白。影片中,艾倫開發出一款炙手可熱的App,不料被沈騰飾演的反派市長乞乞科夫盯上。這位市長在喀西契克是只手遮天的存在,他坐擁著金碧輝煌的官邸、一呼百應的小弟。説一不二既是他的誠實所在,也是他的威權體現。被他盯上的艾倫,在IT研發領域算是天才,可一回家便成了“團欺”,作為家裏唯一沒有超能力的正常人,他頻頻被家人的超能力“誤傷”。被一家人“拖後腿”的艾倫,對上只手遮天的沈騰,看似一邊倒的對決將向何方向發展,引人期待。首次在電影中出演完全對立角色的艾倫與沈騰,已相識十五年了,他們不僅在舞臺和銀幕上是好搭檔,私下關係也非常好。艾倫回憶他們第一次上春晚,騰哥上臺前拍著他安慰“沒事有哥呢”,實際上連沈騰自己都緊張得胃痙攣了。但就是這樣一對好兄弟,在電影裏的關係卻常常是“笑鬧冤家”。在《夏洛特煩惱》裏,他們是一路打鬧著成長的同學,作為小弟的艾倫屢屢替沈騰背鍋;在《羞羞的鐵拳》中,他們是口傳心授“武林絕學”的好師徒,艾倫在沈騰門下各種被虐……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在無數被坑經驗中成長起來的艾倫,終於在《超能一家人》中絕地反擊,他將帶著他的家人們一起,第一次站在沈騰的對立面。艾倫能否實現完美逆襲,值得期待。
    2021-12-21 14:07:08沈騰
  • 《獨行月球》:喜劇變得沉甸甸
    喜劇是用幽默的方式看待世界,這不代表喜劇只有輕鬆和搞笑。開心麻花科幻喜劇《獨行月球》就是一部沉甸甸、含著淚的喜劇。在因為疫情經歷數月關閉後,本地電影院終於陸續開放;在經過相對漫長的低迷與模棱兩可後,開心麻花終於推出一部“含騰量”高的喜劇。兩個終於碰撞在一起,激起了暑期檔的觀影熱情,《獨行月球》上映後票房喜人。更有趣的是,在票房大熱的同時,影片的口碑嚴重兩極分化:愛者真愛,恨者痛恨。在內容上,《獨行月球》的確有些擰巴。它融科幻和喜劇于一身,絲毫不顧兩種成熟類型間可能産生的“排異性”。影片以拯救地球的“月盾計劃”為背景,講述了隕石提前來襲,月球基地被迫撤離,維修工獨孤月陰差陽錯被落下了。他流浪月球,成為“宇宙最後的人類”,發生了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乃至自救與救贖的故事。不喜此片者認為,它既不喜劇,也不科幻,硬塞“煽情梗”,還給喜劇安上了悲劇結局,頗有些不倫不類,進而評判開心麻花乃至中國喜劇有些創意匱乏。而我在觀影過程中笑過、哭過後發現,這是一部“最開心麻花”的電影,是其在喜劇可能性上做出的又一次創新性嘗試。喜劇的本質是反諷和嘲笑,針對的是人類本性中最不堪、命運中最無奈的部分。如果説,悲劇源自人性的強大,並以對抗和犧牲予以宣示,那麼,喜劇便源自人性的軟弱,通過揭露和諷刺,獲取自我釋放和滿足。所以,喜劇的手法通常會有些誇張、滑稽、扭曲,恰如作家畢飛宇所説:“越虧空、越誇張,喜劇效果就越濃。”喜劇的土壤多少具有某種荒誕性,其荒誕性與喜劇的可能性之間往往成正比。多年來,開心麻花致力於探索這種可能性。在“沈馬組合”(沈騰+馬麗)參加第一屆《歡樂喜劇人》時便已露端倪,當其他喜劇人致力於挖掘日常生活中的笑料時,他們已將觸角深入超能英雄、賞金獵人、喪屍變異等之中。此後,幾部大熱的“麻花電影”亦是如此,《夏洛特煩惱》紮根夢境,《羞羞的鐵拳》依賴身體互換,《西虹市首富》則是場超現實的一夜暴富……故事土壤的荒誕性,給予開心麻花施展的空間,使其喜劇有種遊刃有餘的飄逸感,顯得獨樹一幟。而尋找適合土壤,也成為其樂此不疲的使命。由此看來,“麻花喜劇”與科幻相遇,是遲早的事。縱然相遇,相遇的結果依然是喜劇,而非科幻。若以科幻片的嚴謹來要求《獨行月球》,未免南轅北轍。作為滋養喜劇的土壤,影片中的科幻部分,雖然場景宏大,但科學性和邏輯性非但經不起推敲,反而充滿了戲謔。在科幻這個最忌諱“複製”的領域,觀眾認出了多部經典的影子:《流浪地球》自不必説,本片簡直是對其創意和場景的“復刻”,還有《E.T.》《終結者2》《火星救援》《星際探索》……不用觀眾來挑刺,它自己已然“玩”得不亦樂乎。如果觀眾還端著看科幻的架勢來看電影,就真有些不合時宜了,莫不如痛痛快快大笑一場。《獨行月球》不僅將喜劇觸角伸進了科幻領域,更延續了開心麻花的大膽風格,對喜劇自身的邏輯予以解構和重塑。“發現缺點,是笑的根源”,喜劇人物的形象,往往比現實中的人更醜、更卑微。一部喜劇就是通過製造不堪來産生滑稽,通過欣賞“不足”來辨認美好、獲得滿足;進而在普通人最切近的情感,如親情、愛情、友情,以及對理想、成功等的樸素認知上贏得共鳴。喜劇的英雄是“平民英雄”,是只有一兩個高光時刻的小人物,《獨行月球》的“野心”卻是製造一位平民版的“超級英雄”。獨孤月這位喜劇主角不僅聰明,熟練掌握航太工業製造技術,改裝和操作航空器全不在話下,而且深情,愛上一個女人就是8年,還無怨無悔追到太空。這無疑顛覆了喜劇的邏輯,必將帶來重塑。於是,我們迎來了荒誕的太空“金剛鼠”。航太研究需要帶金剛鼠嗎?許多人有過這樣的質疑。也許不需要,但獨孤月需要。因為只有製造一個強大、粗蠻的對手,才可以讓獨孤月稍顯“不堪”,從而在喜劇邏輯裏不那麼突兀,影片中最多的笑點正是發生在二者的對抗之中。更關鍵的重塑則是為喜劇拼接上了悲劇結局,正是這個結局成全了片中人物成為“超級英雄”,讓他迎來終極使命和必然命運,從而産生了英雄的震撼力。為什麼非要製造“超級英雄”呢?只有他才能拯救地球和人類、穿透更宏大的主題。這一次,開心麻花試圖將喜劇觸角深入更為本質的領域,回答生活的一些終極問題。首先是關於“虛無”,這是有關人存在意義的思考。當獨孤月被獨自扔在月球、且地球可能已然毀滅時,他便處於一個無意義的絕境;這樣的絕境,讓人聯想起薩特的《死無葬身之地》。個人身處此境,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找不到堅持的理由,不得不直面“虛無”。獨孤月最初被遺落月球時的荒唐表現、焦慮和恐懼,正是人面對“虛無”時的反應。而這時,獨孤月的選擇至關重要。這也是影片所探討的第二個問題:英雄的誕生。人存在的意義在於自由選擇,當他一旦在某種絕境中做出選擇,就必須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因為一個金剛鼠製造的誤會,獨孤月選擇了“回歸”,而從他踏上回歸之路那日起,小人物便走向了英雄之路。值得玩味的是,影片於此又發揮了喜劇精神、戲謔了一把。月盾計劃指揮中心“製造英雄”的橋段,正是對影片所遵循的“英雄之路”的調侃。這種大膽自嘲,不僅令人忍俊不禁,而且揭示了影片意圖,還促成了獨孤月與地球倖存者們的相互救贖。隨著這位“英雄”一路走來,銀幕前的觀眾自然而然地會感受到陪伴的價值、家園的意義。《獨行月球》的宏大深刻,拓展了喜劇的可能性,甚至也使其具備了成為經典的可能。説到經典,我忽然想起一部已被奉為經典的喜劇《大話西遊》。這兩部劇在氣質上倒有幾分相似。當至尊寶選擇戴上金箍,當獨孤月選擇拿回宇宙之錘,從那一刻起,喜劇就變得沉甸甸,人物命運也具有了悲劇性。但是,畢竟是喜劇,總會留下一個希望的出口,好讓觀眾含著淚去微笑。《大話西遊》留下了“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獨行月球》則留下了一個壯闊的未來:宇宙那麼大,我們還會再遇見。(李佳)
    2022-08-12 09:45:34沈騰
  • 沈騰馬麗時隔7年再次合作劇情長片 《獨行月球》首映獲讚
    國際線上消息:7月24日,電影《獨行月球》北京首映,導演張吃魚攜主演沈騰、馬麗、黃才倫、郝瀚、王成思、高海寶、楊錚、史彭元、張熙然等人出席了映後見面會。在《獨行月球》中,沈騰飾演的獨孤月被馬麗飾演的馬藍星意外落在了月球,自以為是宇宙最後人類的沈騰,在月球放飛自我,結果卻被馬麗跨球直播“社死現場”。驚喜的是,落在月球的不只有沈騰,還有一隻脾氣暴躁的金剛鼠,讓沈騰被動開啟了“吃飯睡覺被鼠揍”的月球“騰”痛生活。金剛鼠又猛又萌、憨態可掬的可愛形象俘獲了許多觀眾的喜愛,沈騰和金剛鼠“相愛相殺”的互動也讓觀眾調侃磕到了“沈鼠鼠”組合。沈騰馬麗合影 片方供圖值得一提的是,《獨行月球》是沈騰馬麗繼《夏洛特煩惱》後時隔7年再次合作劇情長片,令人期待。首映過後,有觀眾表示:“太好笑了!沈馬組合一如既往長在了我的笑點上”。也有觀眾在看片後表示,這部電影“含騰量”高達100%。不過,沈騰對於“含騰量”的説法也做了回應,“大家別老提這個,多了不見得好,少的話,也不見得電影差。”在《獨行月球》中,沈騰大部分是獨角戲,或者是和飾演袋鼠的郝瀚一起,“影片是我拍過時間最長的電影,僅僅拍攝週期就有近5個月,拍得很煎熬、很孤獨。”  沈騰郝瀚電影《獨行月球》北京首映重現袋鼠擊掌 片方供圖據了解,電影裏的金剛鼠是根據真人動作捕捉和特效結合完成的,飾演金剛鼠的開心麻花演員郝瀚雖然在電影裏沒有露臉,但卻用了1年的時間拼命完成這個角色。為了能演好金剛鼠,提前一年搬到動物園附近,學習模倣袋鼠的動作,提前四個月進組進行密集訓練。演員郝瀚在首映禮現場,透露自己還會習慣性地按照袋鼠的狀態擺動作,演完電影甚至都留下了不少袋鼠後遺症,郝瀚也笑言,現在去動物園看到袋鼠都覺得特別親切。首映禮現場,也播放了一段郝瀚訓練的幕後視頻,看哭了沈騰和馬麗。沈騰直言,“郝瀚拍攝過程中非常累,因為穿著袋鼠服,胃受傷去了醫院,就為這麼一個沒有露臉的角色,是真的加倍讓我們心疼的”。馬麗也感慨,“如果觀眾喜歡《獨行月球》,除了騰哥,還有很大的功勞在郝瀚。我和騰哥很幸運,被很多觀眾認識了,但還有很多好演員需要讓大家認識”。除了密集的笑點,科幻喜劇《獨行月球》的特效也成為許多觀眾意料之外的驚喜。據悉,電影《獨行月球》全片95%的鏡頭涉及特效,同時為了模擬真實月面,劇組更在6000平米的影棚中鋪設200噸沙石模擬月麵粉塵,100%實景搭建月球基地。  主創合影 片方供圖首映禮現場,導演張吃魚也表示,科幻和喜劇的結合是有難度的,喜劇是暖色調的,科幻是冷色調的,但他的腦子裏一直有一個畫面,是在灰白的月面上有一個黃色的小人。“這個黃色小人代表著希望,能帶來歡樂。這是開心麻花的首次嘗試,《獨行月球》歷經1618天,終於見到了第一批觀眾。電影上映後,觀眾如果喜歡,在這部電影裏感受到了誠意和快樂,就什麼都值了。”據悉,電影《獨行月球》由張吃魚導演,沈騰、馬麗領銜主演,將於2022年7月29日全國上映,現已開啟預售和點映。
    2022-07-25 15:00:26沈騰
  • 電影《獨行月球》曝“致敬版”海報 致敬第7個“中國航太日”
    國際線上消息:今日,國家航太局召開2022年“中國航太日”新聞發佈會,介紹今年“中國航太日”活動安排。開心麻花電影《獨行月球》的“致敬版”海報也隨之在新聞發佈會上釋出,致敬第7個“中國航太日”。海報中,沈騰飾演的獨孤月身穿宇航服,昂首奔向浩瀚的宇宙,寓意我們不懈追求的航太夢,星空浩瀚無比,探索永無止境。海報 供圖2022年4月24日是第7個“中國航太日”,2022年也是中國航太事業創建66週年。這66年間,從“東方紅一號”成功發射,到嫦娥探月、天問問天、神舟逐夢,中國航太人從未停止對宇宙的探索。如今,神舟十三號已經成功著陸地球,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三位宇航員也結束了“半年出差”之旅,摘星歸來,安全回家!歸來是下一個精彩的開始,我們的航太事業背後是夢想一代代的傳承,是科技一步步的前進,是千千萬萬人的支援,正如致敬版海報上的文案,“浩瀚征途,心不孤獨”。《獨行月球》的故事發生在2033年,為了抵禦小行星的撞擊,拯救地球,人類在月球部署了月盾計劃。隕石提前來襲,全員緊急撤離時,維修工獨孤月(沈騰 飾)因為意外,錯過了領隊馬藍星(馬麗 飾)的撤離通知,一個人落在了月球。不料月盾計劃失敗,獨孤月成為了“宇宙最後的人類”,開始了他在月球上破罐子破摔的生活……據悉,《獨行月球》將於2022年上映。目前,該片在淘票票平臺的 “想看”人數已超14萬。自2020年影片相關資訊官宣後,影迷觀眾持續在評論區打卡,留言給兩年後的自己,同時表示對2022年影片上映的期待。
    2022-04-21 15:43:05沈騰
  • 《麻花特開心》1月9日上線優酷 沈騰馬麗帶領麻花家族開啟快樂之旅
    國際線上消息:1月5日,由優酷、開心麻花和大麥聯合出品的大型沉浸式角色體驗真人秀《麻花特開心》正式宣佈定檔,節目將於1月9日在優酷上線,每週日中午12:00播出。今日,《麻花特開心》發佈了兼具笑點與淚點的定檔宣傳片,其中,沈騰、馬麗分享了做這檔節目的初心。馬麗坦言,開心麻花一直通過電影和舞臺帶給大家歡樂,這次也希望通過綜藝形式讓大家在電視機前就能收穫歡笑。沈騰直言這檔綜藝會讓普通大眾參與進來,把歡樂傳遞給每一位普通人、每一位嘉賓和觀眾朋友們。如沈騰所言,宣傳片中也展現了多個普通人的片段,傳承傳統文化的漢服姑娘、保護水質的社工、存在溝通隔閡的父女、勇敢回鄉創業的奶茶店女孩等,他們與麻花家族敞開心扉,分享自己的故事,一起在生活的共鳴中産生情感連接。海報 供圖除了沈騰、馬麗之外,艾倫、常遠、吳昱翰、黃才倫、王成思、劉迅、許文赫、高海寶、李海銀和許吳彬也在團綜中亮相。他們此前一直活躍在開心麻花的劇場和電影中,對於麻花全員的首次集結,他們興致勃勃,希望給大眾展現真實的自己,讓大眾見到他們在熒屏和舞臺上截然不同的一面。與沈騰、馬麗相同,他們也期望傳遞樂觀積極的生活觀,讓《麻花特開心》為每一個人帶來歡樂。海報 供圖據悉,《麻花特開心》將於1月9日起每週日12:00在優酷播出。
    2022-01-05 17:49:02沈騰
  • 《超能一家人》曝掰頭海報 艾倫對決大BOSS沈騰
    近日,由《羞羞的鐵拳》導演宋陽執導,艾倫、沈騰主演的電影《超能一家人》發佈“掰頭”版海報,是老熟人、更是喜劇屆絕佳搭檔的艾倫與沈騰,首次在電影中出演完全對立的角色。海報中,單憑一個對視,火藥味已溢出螢幕。光看著兩人,頭腦中便自然腦補出“你瞅啥?瞅你咋地!”的喜感對白。影片中,艾倫開發出一款炙手可熱的App,不料被沈騰飾演的反派市長乞乞科夫盯上。這位市長在喀西契克是只手遮天的存在,他坐擁著金碧輝煌的官邸、一呼百應的小弟。説一不二既是他的誠實所在,也是他的威權體現。被他盯上的艾倫,在IT研發領域算是天才,可一回家便成了“團欺”,作為家裏唯一沒有超能力的正常人,他頻頻被家人的超能力“誤傷”。被一家人“拖後腿”的艾倫,對上只手遮天的沈騰,看似一邊倒的對決將向何方向發展,引人期待。首次在電影中出演完全對立角色的艾倫與沈騰,已相識十五年了,他們不僅在舞臺和銀幕上是好搭檔,私下關係也非常好。艾倫回憶他們第一次上春晚,騰哥上臺前拍著他安慰“沒事有哥呢”,實際上連沈騰自己都緊張得胃痙攣了。但就是這樣一對好兄弟,在電影裏的關係卻常常是“笑鬧冤家”。在《夏洛特煩惱》裏,他們是一路打鬧著成長的同學,作為小弟的艾倫屢屢替沈騰背鍋;在《羞羞的鐵拳》中,他們是口傳心授“武林絕學”的好師徒,艾倫在沈騰門下各種被虐……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在無數被坑經驗中成長起來的艾倫,終於在《超能一家人》中絕地反擊,他將帶著他的家人們一起,第一次站在沈騰的對立面。艾倫能否實現完美逆襲,值得期待。
    2021-12-21 14:07:08沈騰
沈騰

沈騰,1979年10月23日出生於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中國內地影視導演、演員,開心麻花舞臺劇簽約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