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創業頻道導航欄_fororder_{3511362B-A1FC-4729-9352-721CB63359CF}

    滾動   |   環球快訊   |   環球專訪   |   政策解讀   |   創業圖解   |   活動直擊   |   會員頁面   

郭文鵬:打造沒有圍椌獐@院

2017-09-15 11:12:17  來源:經濟參考報  編輯:徐佳航   責編:許煬

  用戲劇理論家馬丁·艾斯林的話說,劇院是一個民族面對觀眾當眾思考問題的場所。從這個意義上講,劇院不僅是藝術的殿堂,還是人民的人生課堂,不僅展現著風格迥異的國家形象,更承擔著不同文明之間交流與溝通的橋梁。在中國,開啟大劇院時代才是20世紀90年代以後的事。走進劇院觀看西方歌劇、聆聽音樂會在那時並不普及。而今,“去保利看戲”已成為許多百姓家庭的日常選擇。

  經過十餘年發展,保利劇院院線業務遍佈全國18個省46座城、擁有劇院54家,98個觀眾廳,10萬餘個座位,上演劇目36800場,接待觀眾總數超過4000萬人……一艘戲劇演出的文化航母初具雛形。為何海內外藝術家最享受“保利式服務”?坐擁54家劇院的保利院線,如何做到“無一家賠錢”?保利劇院如何在藝術與商業之間找到平衡,在激烈的劇場資源爭奪中持續領跑,成為全球最大的劇院院線?帶著問題,記者專訪了保利文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文鵬,探尋一家創立於2003年10月,發展成為管理資產近400億、國內首家連鎖式劇院管理企業背後的秘密。

  “全球最大的劇院院線在中國”

  不少國人對保利的認知是從轟動一時的“搶救圓明園國寶行動”開始的。1999年12月,保利集團成立了中國首家由國有企業興辦的博物館——保利藝術博物館,並從海外搶救了一大批中國國寶,僅青銅珍品就達百餘件。2000年春,保利藝術博物館歷經曲折斥鉅資從香港搶救有流失風險的3件圓明園獸首——牛首銅像、虎首銅像、猴首銅像。圓明園獸首回歸,激發了人們對保利的極大關注,也彰顯了保利的品牌文化。

  “從投資回報的角度,做文化不比做地產‘來得快’。但從國家的長遠、從保利集團的未來考量,文化產業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它作為承載精神文明的載體,能夠提升民族的文化影響力。”郭文鵬這樣說。可做什麼業務呢?改革開放後,我國劇院少、演出少,國民的精神需求得不到滿足。經過嘗試、探索與試錯,保利文化產業鎖定了推動文化藝術市場繁榮的演出與劇院管理領域。

  2003年10月,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開啟了從單體劇院到院線化管理的全新發展之路。隨後,柏林愛樂樂團、倫敦交響樂團及音樂劇《貓》、《巴黎聖母院》、《小熊維尼》、《人鬼情未了》等世界一流劇目引入中國市場,前來談合作的藝術家、著名院團也多了起來。

  然而那時規範的劇院少之又少。由於劇院區域間發展的不均衡,絕大多數城市的戲迷沒條件“在家門口看戲”,甚至有人為了看場歌劇“穿過大半個中國”。為了在二三線城市開拓市場,保利連續兩年把百老匯音樂劇《貓》帶到東莞、重慶等城市進行試水。

  幾年時間,這部理論上因製作費用高達數百萬元、一般只在一線城市演出的劇目,經過宣傳推廣,在重慶、東莞成功演出了22場,單張票價最終賣到四五百元,讓郭文鵬感受到二三線城市觀眾對高端文化的強烈需求。經過多年對文化市場的培育,今年保利劇院公司引進的倫敦西區原版音樂劇《保鏢》已經有信心在全國14個城市的保利院線巡演83場。

  自2004年起,保利劇院公司先後接管了上海東方藝術中心、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東莞玉蘭大劇院3家劇院,完成了在京滬廣的佈局,由此拉開了保利院線平臺搭建的序幕。2009年是保利院線發展的一個高峰。“2008年保利院線經營管理的劇院共7家,而2009年1年就新增了8家。”郭文鵬介紹。

  郭文鵬的腦海中有一幅院線擴張路線圖。“最先管理的5家劇院也是保利根據區域有意打造的核心劇院,他們是院線平臺的支點。”郭文鵬說,這幾家劇院分別作為北方、華東和珠三角地區的核心,向外輻射拓展,對同區域的其他劇院起到帶動作用。

  2016年,迎來了內地劇院建設的第二個高峰,單年接管劇院達到10家,其中包括長沙、南寧兩個省會大劇院,截至2017年6月,保利院線54家劇院,覆蓋全國18個省、自治區及直轄市的46座城市。“我們很自豪,全球最大的劇院院線在中國。”郭文鵬說。

  為文化“立憲”

  院線版圖走向擴張的同時,危機也在潛伏。郭文鵬回憶,2009那一年,全國多地集中竣工的大劇院非常多,它們紛至沓來,上門與保利尋求合作。“說實話,2009年接手8家劇院後我們的壓力很大。劇院總量在擴張,前5年積累起來的能量在釋放,雖然是一個好的信號,而這也意味著全國多家劇院的經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局面。”

  具體來說,怎麼運營劇院院線?國內沒有現成經驗。“這需要專業的隊伍承擔。如果每家大劇院都是自己與國家級院團和國外院團談合作,運營成本過高,演出檔次和場次都會有局限。”在郭文鵬看來,一個專業的運營公司對各地多家劇院實行統一標準,整合資源、統籌運營,方能起到穿針引線作用,形成規模效應,有效降低每家劇院的成本。

  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國內第一家從事專業化劇院管理的企業,直接選派經驗豐富、能力突出的精英骨幹擔任管理者,對下屬54家劇院實施直營管理。劇目方面,由總公司統一引進,並安排演出場次,每年統籌各類演出實現全國巡演超過3000場。

  在發展過程中,保利劇院公司不斷探索行業規律,制定出臺了中國演出行業的第一部劇院管理的規範、第一個“演出藝術補貼標準”,被從業人員視為行業內的“小憲法”。

  郭文鵬介紹,他們根據市場探索出來的經驗,出版發行了《劇院經營管理實務》,對小至服務員的言行舉止、大至項目運營流程的各項事項進行統一標準的有效規範,針對各個劇院進行培訓、管理、考核,形成規矩的“保利模式”;同時,依據地區藝術水準與院團水準對演出進行分類,為地方政府補貼提供參考依據,逐步樹立起國內一流的劇院經營管理行業標桿。

  就這樣,從北京,到上海、東莞、深圳,再到江蘇、山東等地,保利模式下經營和管理的國內一流劇院從3家到5家,再有15家擴充到54家,遍佈全國46座城市,上演劇目36800場,接待觀眾總數超過4000萬人……演出與劇院院線的規模效應日趨凸顯,巡演成本得到控制,票價隨之下降。不論是渠道體量,還是演出質量的把控,不論是管理模式的效果,還是觀眾與合作方的滿意度,保利模式經受住了考驗。

  為什麼許多國內外院團願意與保利合作?“因為省心。任何一家劇院的管理,模式都是一樣的,從工作單到對演員的接待、住宿安排、演出服務,一切服從標準,非常規範。”郭文鵬說。

  沒有圍椌獐@院

  打開保利劇院近年來上線劇目的演出單,從百老匯、倫敦西區經典音樂劇《貓》、《巴黎聖母院》、《小熊維尼》、《人鬼情未了》、《保鏢》等精品劇目,到《茶館》、《天下第一樓》、《風華絕代》及舞蹈《千手觀音》、《孔雀》、雲門舞集等國內名作;從韓國青春歌舞劇《愛舞動》,到何雲偉、李菁的相聲晚會,不難看出保利為劇目創新與多元化方面做出的努力。

  保利還在國內首創了流行音樂的劇院版演出模式。“我們邀請張宇、張震岳、齊秦、姜育琚B羅大佑等歌星進劇院演出。這並不容易,歌星的演出費用很高。”郭文鵬說,“但我們說服了他們,進劇院演出的感受是不一樣的,這裡是高端舞臺,會獲得有別於商業舞臺的表演體驗。”

  不少戲迷知道,保利劇院並沒有只做歌劇,而是結合當下市場,考慮觀眾對演出及戲劇類型多元化、多層次的細分需求。“陽春白雪、下堣琱H,我們都兼顧。畢竟受眾的培育是循序漸進的,審美的培養需要時間。”郭文鵬說。

  多層次、全需求的受眾覆蓋並不意味著對“精品劇目”篩選標準的放鬆。在國際精品節目方面,以倫敦愛樂樂團、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為代表的世界十大交響樂團悉數亮相保利,何塞·卡雷拉斯世界告別演唱會等眾多世界級演出也引入中國,與保利原創劇目《三毛流浪記》、《鋼的琴》、《聶小倩與寧採臣》、《銀錠橋》、《虎門銷煙》、《斷金》一起將保利舞臺裝點地流光溢彩。

  “精品,既要具有藝術價值,也要經受得住市場的檢驗。”郭文鵬總結,戲曲中老年觀眾會多,流行音樂吸引的是年輕觀眾,交響樂欣賞的群體一定會更小眾些,但不能因為市場小,我們就不演了。從實踐層面歸納,並不是每部劇目都能賺錢,有些也會賠錢。“之所以賠錢也得演,是因為在藝術上,我們要引導觀眾。”

  為了培養觀眾,保利院線在每個劇院都開設有藝術教育課程,邀請專家和藝術家在大劇院開藝術講堂。“藝術培養更要從孩子抓起,我們利用每年寒暑假的時間組織‘打開藝術之門’的演出活動,讓孩子和家長共同參加,以家庭為單位,吸引他們成為劇院會員。”

  郭文鵬介紹,以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為例,一個暑期至多能夠做到8個夏令營,藝術種類從打擊樂、鋼琴,到舞蹈、戲劇,參與者惠及四五千人。“加上已有的會員,這些演出完全可不用團體包場,靠百姓自覺買票就能做到收支平衡,同時普及藝術的目的也達到了。” 據統計,在北京、上海之外,保利院線所在城市的劇院,會員購票率每年的增幅保持在10%左右。這一數字讓郭文鵬很欣慰,“看一個城市的演出市場好不好,考量劇院是否真正得到良性發展,百姓的散票購買率是個很重要的指標。做文化產業不能光講經濟價值,更要講普及,要讓百姓受益。這是央企的社會責任。”

  保利院線的擴張圖,儼然成為一張國內百姓的藝術熏陶與藝術教育普及的路線圖。在戲劇藝術的全民教育與普及方面,保利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沒有圍椌獐@院,不僅意味著滿足國內受眾在家門口看戲的分眾需求,更意味著中國文化的海外傳播以及民族間文化的交流與合作。保利劇院先後與英國大使劇院集團、美國布什諾藝術中心、阿姆斯特朗國際音樂藝術公司等海外機構形成聯動機制,並與法國、波蘭、德國、西班牙等國家的駐華領館文化處開展了多次深入合作。2017年,由保利參與投資的海外音樂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倫敦西區駐場版在英上演,獲得了主流媒體5星好評,加演場次達到300場。這是中國公司首次作為“聯合製作人”(Co-Producer)出現在倫敦西區音樂劇的大製作陣容中。2017年,保利在美國的國際劇目製作公司將開始運營,成為保利劇院公司海外投資計劃的第一項重要舉措。

  特別是由旅美華人作曲家盛宗亮作曲、賴聲川導演的英文原版歌劇《紅樓夢》在2016年金秋唱響舊金山歌劇院、2017年3月亮相香港藝術節的舞臺之後,9月8日,由保利聯合製作並引進回到原著故鄉進行巡演,用世界語言為全球觀眾獻上一次“世界級、中國味”藝術盛宴,得到了多國戲迷、多位駐華大使以及舊金山市長的喜愛,成為中國文化走出去、中外文化的交融的一個成功樣本。可以說,包括《保鏢》、《紅樓夢》、《卡雷拉斯世界告別演唱會》、《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在內的對經典精品劇作“引進來”與“走出去”的嘗試,令保利成為一張中國形象海外塑造、中國聲音世界傳播的文化金名片。

  “未來,我們將發揮好全球最大劇院院線的渠道、內容、營銷產業鏈優勢,推出更多精品,在加強國家間文化交流與合作的同時,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提升中華文化的全球認同感與感召力。”郭文鵬說。(記者 張漫子)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