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有能力保障“米袋子”安全

2020-08-11 09:09:25 | 來源:經濟日報 | 責編:馮實

  受新冠肺炎疫情、蝗蟲災害等因素疊加影響,今年的全球糧食市場面臨嚴峻考驗,如此環境下,我國的糧食安全能否得到保障?經濟日報記者調研了解到:我國農業連年豐收,今年夏糧再獲豐收,糧食儲備充裕,完全有能力有底氣保障糧食供給,併為經濟社會平穩運行發揮基礎性作用。

  夏糧豐收增加底氣

  侯家生是安徽阜南縣龍王鄉合勝村種糧大戶,他今年種植的300畝優質小麥已獲豐收,平均畝產900斤。國家統計局農村司負責人介紹,今年夏糧播種面積穩中略減,但由於夏糧主要作物小麥生長期內,主產區光溫水匹配較好,麥田墑情適宜,總體利於小麥生長和單產提高。同時,今年各地加大病蟲害防控力度,加強小麥後期“一噴三防”專業化服務,病蟲害得到有效防治。今年全國夏糧每畝產量363.8公斤,比2019年增加5.6公斤,增長1.6%。

  夏糧單產提高成為夏糧增產的主要因素,支撐夏糧產量再創歷史新高。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夏糧產量2856億斤,增產24.2億斤,增長0.9%,創歷史新高。其中小麥產量2634億斤,增加15.1億斤,增長0.6%。“夏糧再獲豐收,增加了我國保障糧食安全的底氣。”國家糧食安全戰略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同濟大學經管學院特聘教授程國強說。

  糧食豐產豐收的關鍵在於調動農民和主產區的積極性。春耕關鍵期,為穩定糧食生產,國家出臺了一系列鼓勵發展糧食生產的舉措,調動了主產區和農民種糧的積極性。近年來,國家持續加大對水稻生產的扶持力度,提高早秈稻和中晚秈稻的最低收購價,早稻主產區強化落實各項獎補措施,鼓勵支持早稻生產,今年早稻播種面積明顯擴大。

  儘管夏糧豐收奠定了穩定全年糧食生產的上半程,但是局部地區發生的蝗蟲災害和南方洪澇災害都讓下半程面臨挑戰。今年雲南、新疆等局部地區發生蝗災、草地貪夜蛾,各地堅決遏制暴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席捲南方的洪澇災害對江西、安徽等糧食主產區影響較大,但隨著洪水逐漸退去,受災地區農民開始補種晚稻,一定程度上可以恢復糧食生產。

  令人欣慰的是,黑龍江等北方主產區雨水充足,氣溫適宜,莊稼長勢茂盛。在黑龍江建三江七星農場一望無際的碧綠稻田堙A種糧大戶姜洪豐正在忙著組織工人做好田間管理工作。“我今年種植了2000畝水稻,現在已經進入揚花灌漿期。”姜洪豐介紹。從目前糧食生產情況看,我國南方地區正加強秋糧種植,北方地區正做好秋糧田間管理,奪取全年糧食豐收可期。

  加強調控實現保供穩價

  糧食安天下安,糧價穩百價穩。面對疫情衝擊,我國充分發揮儲備糧“豐則貴糴,歉則賤糶”的宏觀調控職能,一方面,啟動小麥、早秈稻最低收購價收購,防止“谷賤傷農”;另一方面,通過拍賣政策性糧食和投放儲備輪換糧,源源不斷向市場投放糧食,防止“米貴傷民”。在江蘇小麥主產區徐州市,小麥最低收購價收購已近尾聲。中儲糧徐州直屬庫黨委書記、總經理靖峰告訴記者,截至8月5日,當地已經收購最低收購價小麥96.5萬噸。

  糧食收購工作事關種糧農民切身利益,對於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保持糧食市場穩定、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具有重要意義。今年夏糧收購期間,湖北、安徽、江蘇和河南等小麥主產區相繼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收購,江西也已啟動早秈稻最低收購價收購。截至7月31日,中儲糧累計收購2020年最低收購價小麥565萬噸,2020年最低收購價早秈稻4.3萬噸。

  為提高糧食應急供應保障能力,我國已初步建立起符合國情的糧食應急保障體系,在人口集中的大中城市和價格易波動地區建立了能夠滿足10天至15天的成品糧儲備。糧食應急加工企業是應急和保供穩市的骨幹力量。目前全國5388家糧食應急加工企業已經全面復工復產,各地糧油企業遇到的用工、物流、通關等困難也得到有效解決。“做好保供穩價成為當前糧食調控的主要任務。”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有關負責人表示,要進一步完善保供穩價體系,繼續完善市場體系建設,防止投機炒作;加強糧食市場的監測預警,發現市場波動的端倪,通過發佈信息引導預期,保證市場的基本穩定;進一步完善儲備應急體系。

  國際合作應對風險挑戰

  目前我國雖然實現了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有能力有底氣應對全球糧食危機,然而,隨著國內糧食市場與國際市場深度融合,我國必須加強糧食安全風險管控,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應對可能面臨的全球糧食安全挑戰。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國際農業發展基金、世界糧食計劃署等機構近日聯合發佈的報告顯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導致今年全球饑餓人數新增1.3億,全世界將有6.9億人處於饑餓狀態。這再次引發對全球糧食安全的擔憂。不過,在國家糧油信息中心高級經濟師程敏看來,當前國際市場穀物供需形勢並不緊張。

  程國強認為,目前全球糧食供求面臨三大潛在挑戰:首先,疫情在全球蔓延增加國際市場對糧食貿易不穩定的預期;其次,南亞、非洲一些國家面臨嚴重的蝗災有可能導致糧食減產;再次,國際金融投機資本有可能利用疫情和糧食減產預期大肆炒作,引發全球市場恐慌,推動國際糧食市場價格上漲,導致全球糧食出現危機。

  “我國雖然有能力應對可能到來的全球糧食安全挑戰,但是也必須高度重視各種風險,及早謀劃應對。”程國強說。要管理好輸入性糧食不穩定預期和風險,謹防市場恐慌、搶糧囤糧。要抓緊補齊重要農產品供給保障短板,加強和完善重要農產品儲備體系,建立高效安全可控的農產品應急供應保障網絡。(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劉 慧)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 GE Ontime_fororder_123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