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2019-05-20 09:44:08|來源:貴州日報|編輯:周文進|責編:陳夢楠

(要聞帶摘要)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 時代先鋒  

人物簡介

  杜富國,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4隊5班戰士,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人。1991年11月出生,2010年12月入伍,上士軍銜。先後被評為全國自強模範,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

  生命擔當使命,雷場就是戰場。2015年6月,杜富國積極報名參加邊境掃雷行動,先後進出雷場1000余次,累計排雷排爆2400余枚,處置險情20多次。

  2018年10月11日下午,在執行掃雷任務時,杜富國命令戰友“你退後,讓我來!”排查過程中,突遇爆炸。瞬間,他用身體保護了戰友,而自己卻失去了雙手雙眼。組織上為他榮記一等功。

  杜富國在雷場上一次次“讓我來”的英勇壯舉感動了中國,被人們稱為“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雷患,地球的瘡疤,人類的夢魘。

  據資料顯示,由於戰爭、衝突、恐怖等原因,目前世界上有數十個國家、地區,仍存在著上億顆地雷隱患。每年,全球有數千名平民、孩童因雷患炸死炸傷。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祖國南疆雲南邊境戰火連綿。硝煙散盡,當年戰場上百萬餘枚地雷、數十萬枚(發)爆炸物,在這裡形成的100多個混亂雷場,給今天的邊疆軍民造成巨大威脅。

  徹底排除雷患,保障人民群眾安全!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400多名官兵領命出征。

  “當我了解到生活在雷區的村民十年間被炸三次的慘痛事件時,我的心難以平靜。我感到冥冥中這就是我的使命,一個聲音告訴我:我要去掃雷!”——杜富國

  這段話,是杜富國參加掃雷行動申請書中的真心表達。

  雷場就是戰場。有人說,掃雷部隊用的是“繡花針”,走的是“陰陽道”,跳的是“刀尖舞”,拔的是“虎口牙”。杜富國很清楚:掃雷是一項艱辛、艱苦、艱難而十分危險的任務,但他選擇了義無反顧。

  雷患,隱蔽性極高、殺傷力極強,一直令許多國家掃雷部隊頭疼。現代化的掃雷機器人、綜合掃雷車、雷場清障車等裝備雖然提升了掃雷能力,但國際掃雷組織認為,目前世界上能夠掃除雷患的最有效方式,仍是人工手動掃雷。

 (要聞帶摘要)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2016年在雲南麻栗坡,杜富國展示自己排除的1枚地雷。 新華社發

(要聞帶摘要)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在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頒獎儀式上,杜富國敬軍禮。新華社發

  雲南邊境地區存在的地雷品種雜多、時間漫長,加之陡坡、懸崖、叢林地勢及複雜氣候,導致許多地帶出現坍塌,雷患情況異常複雜,掃除難度極大。在這裡,先進的掃雷設備幾乎寸步難行,只能靠官兵冒著生命危險去掃雷。

  2015年11月的一天,完成掃雷集訓的大隊官兵挺進雷患最為嚴重的麻栗坡邊境雷場時,當地人民群眾自發地敲鑼打鼓,夾道歡迎解放軍來掃雷。

  在這條邊境線上,雷患成了邊民脫貧的毒瘤,生活的夢魘。八里河東村,戶戶有截肢、家家有拐杖;杜富國所在雷場猛硐瑤族鄉,就有上百人被炸死炸傷。曾兩次踩雷被炸、失去雙腿的村民盤金良激動地說,我們有地不敢種、有茶不敢採,今天終於把掃雷部隊盼來了!

  雷場險象環生,隨時都有意外發生。作為掃雷大隊首批發展的新黨員,杜富國在雷場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是黨員,讓我來!”

  天保口岸4號洞,是地雷爆炸物最多、危險系數最高的雷場。杜富國和戰友唐世傑發現了一枚處於戰鬥狀態的火箭彈,隨時都可能發生爆炸。他命令唐世傑撤回安全區,獨自一人排除險情。

  排了一層還有一層,原來這裡藏著一個“炮彈窩子”:這天下午,杜富國在這裡搜出4枚火箭彈和20多枚爆炸物,其中既有詭計裝置的反坦克地雷,也有罕見的拋撒雷,還有倒置的絆發雷。

  僅在這個雷場,杜富國排除地雷和各類爆炸物就達200多枚(發)。

  2018年10月11日下午,這是第三次雲南邊境掃雷人工搜排的最後一塊雷場。

  杜富國所在的掃雷大隊4隊在老山主峰西側的雷場進行作業。組長杜富國和戰友艾岩為一個作業組,他們是生死相依的戰友加兄弟。在坡頂掃排爆破筒“翻犁”(爆破)過的土地上,他們發現了一枚露出部分彈體的爆炸物。杜富國初步判斷,這是一顆當量大、危險性高的加重手榴彈。根據以往經驗,下面可能埋藏著一個雷窩。

  他們迅速報告了情況。分隊長張波當即命令杜富國“查明有無詭計設置”。面對這顆疑點重重的爆炸物,作為組長的杜富國命令艾岩“你退後,讓我來”。

  按照作業規程,杜富國開始小心翼翼清除彈體周圍浮土。突然“轟”的一聲巨響,杜富國下意識地倒向了艾岩一側。飛來的彈片伴隨著強烈的衝擊波,把他身上的防護服瞬間炸成了棉絮狀,杜富國頓時倒在血泊之中,當場失去了雙手和雙眼。也正是杜富國這捨生忘死的剎那一擋,兩三米外的艾岩,只受了些皮外傷。

  “無論是在連隊、還是在別處,都是在為國家、為百姓奉獻,我渴望著更多的犧牲奉獻。”——杜富國

  這句話,是杜富國沒有英勇負傷之前日記堛漱漱萷W白。

  微信、QQ號為“雷神”“征服死亡地帶”的杜富國,隨著這驚天一爆,在雷場實現了為國家、為百姓犧牲奉獻的內心渴望。

  “富國、富國……”

  “軍醫、軍醫……”

  “擔架、擔架……”

  爆炸聲、戰友們急切的呼喊聲,在山林間回蕩……

  杜富國生命垂危。兩個手掌當場被炸飛,雙眼球破裂內容物溢出,右眼球造成脫落,大腿根部至面部創傷面積達90%以上……

  重症監護室。三天三夜,連續5次大手術。從鬼門關衝出來的杜富國,恢復知覺後第一句話是:“艾岩怎樣?”

  提的第一個要求是:“趕緊治好我的傷,我還要去掃雷!”

  部隊領導聞訊趕來了:

  “杜富國——”推開病房的門,主治醫生語音未落,病房奡N傳來了洪亮的回答:

  “到!”

  聲音鏗鏘有力。

  “部隊領導看望你來了!”醫生接著說。

  “首長好!”

  “富國,你是一個好兵!在這次行動中,你光榮負傷,表現很勇敢,希望你要堅強!”將軍疾步向前,俯下了身子,一把抱住了病床上纏滿繃帶的戰士杜富國。

  “請首長放心!”

  很難想象,這般擲地有聲的話語,竟來自與死神剛剛擦肩而過的戰士。

  失去雙手、雙眼,渾身又被嚴重灼傷,杜富國傷情難度被專家認為是世界性難題。在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康復中心,杜富國的堅強毅力,折服了為他療傷的所有醫護人員:

  “我們當醫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堅強的戰士!”

  每天,杜富國的雙眼、渾身的傷疤,都需要清洗換藥。撕裂般的疼痛,讓常人難以忍受。開始時,護士余翔總是輕輕地為他作處理。

  “護士,你不要怕。我不怕疼!只要讓我功能恢復,早日回到部隊,再大的苦我也能吃!”  母親說:“孩子,疼就哭出來吧!要好好活下去!爸爸媽媽永遠是你的眼,你的手!”

  杜富國用強大心理突破生理能力,每天堅持“讓我來”與傷痛作頑強鬥爭。清晨,他把浸濕的毛巾搭在前臂上,自己托著擦臉;每天聽新聞聯播,他都堅持復述重要新聞內容;護士上夜班、加班有時顧不上吃飯,他總是送雞蛋給她們吃。

  恢復知覺後的一段日子,渾身纏滿繃帶的杜富國只知道傷很重,並不知道失去了雙手、雙眼。他對陪護的戰友說:“我想多吃點肉、多喝點牛奶,這樣手上多長點肉,就能早日回部隊,又可以一起掃雷了!”

  如何把真實傷情告知杜富國,部隊領導和專家為他制定了多套心理干預方案。然而,這些方案一套也沒用上。

  得知真實傷情,杜富國稍作沉默,反而安慰起領導和醫生:“我知道了,你們放心吧,我會堅強起來的!我不能掃雷了,但我還可以給人們講掃雷的故事。”

  一等功授勳儀式上,杜富國抬起殘臂莊嚴敬禮的一幕,剎那間讓無數人淚奔,被稱為“最美的軍禮”。

  杜富國在危險面前喊出的“讓我來!”震撼三軍,感動中國。今年大年初一早上,負傷後的杜富國借助義肢,揮筆寫下了“一往無前”“永不掉隊”的新春寄語。

  “來到解放軍這個光榮集體,我思索著怎樣的人生才真正有意義,有價值。我感到,衡量的唯一標準,是真正為國家做了些什麼,為百姓做了些什麼。”        ——杜富國

  這句話,是杜富國對人生價值的認真思考,也是他校正人生方向的航標。

  “吃得虧,打得堆。”農家子弟杜富國在艱辛的生活中,很早就悟懂了黔北人教育孩子的這句俗語:做人要大氣、懂奉獻。  遵義湄潭縣是革命老區。杜富國從小就聽著紅軍的故事長大;在雲南麻栗坡掃雷,每天都身臨其境地感受著“老山精神”;雷患給鄉親們造成的磨難,更深深刺痛著他的心。

  八年軍旅生涯,杜富國有三次重要選擇:

  第一次是參軍來到美麗的西雙版納某邊防團,他原本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邊防戰士,卻主動選擇了參加掃雷;

  第二次是來到掃雷部隊後,領導發現他會做一手好菜,烹飪技術不錯,決定安排他當炊事員,而他又選擇了掃雷;

  第三次是在掃雷行動中,“你退後,讓我來”,在爆炸中用身體掩護了戰友。

  剛到掃雷部隊,杜富國就遇到了一個難題:初中畢業的杜富國,文化基礎薄弱,學習掌握排雷理論和技術十分吃力。深知兒子情況的父親杜俊有些放心不下,一天專程來到部隊看望兒子。

  看到“笨鳥先入林”的杜富國,晚上熄燈後還在加班加點學習,小卡片記了一摞又一摞,掃雷教材被他畫成了紅紅綠綠的活地圖。父親笑了:“你當年學習要是這麼用功,早就考上大學了!”

  “在學校學習,是解決出路問題;現在學習,是解決生死問題。你說哪個重要?”杜富國說。

  2018年9月,義務兵退役工作開始。已滿服役期的中士杜富國12月份也面臨退伍。有戰友問他“走不走”,杜富國堅定地表示:“活兒還沒幹完就退伍,誰來掃雷?”

  3年多時間,掃雷官兵腳踏雷場每一寸土地,每一個腳印,都是死神大門上的印記。2018年11月16日,就在杜富國負傷的雷場,戰友們以中國軍人的擔當與自信,用“手拉手”方式,把最後一批清除後的雷場,移交給了麻栗坡人民耕種。至此,歷時3年多的雲南邊境第三次大掃雷行動勝利結束。

  雷場錘煉血性,陣地屬於英雄。

  在杜富國負傷的那片土地上,麻栗坡人民把今年採摘下來的新茶命名為“富國茶”。當山茶花盛開的時候,他們希望這位“新時代最可愛的人”重返故地,喝一杯別樣的老山“富國茶”。

  杜富國,祖國不會忘記你,老山人民等待著你!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