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網志
首頁 > 電視劇 > 正文
電視劇《狂飆》引發關注 有價值的劇作,能在人性幽微處照進一束光
2023-01-20 11:04:01來源:文匯報編輯:劉欣

  電視劇《狂飆》以千禧年至今為背景,講述了一場跨度20年的掃黑除惡鬥爭。

  一個確認對方無意自首,一個決心一條道走到黑,安欣與高啟強,兩個曾彼此給過善意的人分道揚鑣了。夜的街道,他們向著正邪兩邊漸行漸遠。此刻,彈幕飄過“黑白交鋒正式開場”。

  電視劇《狂飆》以千禧年至今為背景,講述了一場跨度20年的掃黑除惡鬥爭。劇作通過2000年、2006年、2021年三幕敘事手法,借刑警安欣和賣魚郎高啟強相悖的人生曲線,揭開大時代下的邪不壓正。由中央政法委宣傳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綜治資訊中心指導,《狂飆》是國內首部以掃黑除惡常態化和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為背景的影視作品。它開播即熱,在CCTV-8的酷雲實時收視率破2.2,愛奇藝站內熱度近10000。

  《狂飆》能牽動觀眾的高關注度,在於劇本從社會真實中提取素材,以此撥動了大眾審美情緒裏最敏感的部分:對樸素公平正義觀、對社會主義法治精神的捍衛。而從目前的社會反響看,高熱同時,該劇亦獲得上乘口碑。它創新視角的敘事設計、富於深意的鏡頭語言、逼近現實的氛圍感營造、環環相扣的懸念編織、一大批實力派演員對表演準確度的細膩把握等,都能在開年的國産劇中佔據一席之地。這使得作品的社會意義有望真正彰顯——有價值的劇作,能在人性幽微處照進一束光。

  真實的“有傘必打”疾風驟雨,是創作最大的底氣

  《狂飆》由徐紀周執導,主演陣容裏,張譯、張頌文、張志堅、吳剛等,無不是有口皆碑的演技派。故事從2021年開啟:虛構的臨江省,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表彰總結暨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動員部署大會召開,省掃黑辦特派督導專員徐忠剛剛在會上領授嘉獎,會後即被委以新任。懷揣一份來自京海的舉報材料,徐忠和搭檔紀澤踏上了掃黑除惡常態化的鬥爭之旅。而山雨欲來,處於風暴中心的京海市卻似乎密不透風。指導組決定從一名將“自查自糾”報告寫得出離仔細的普通警察安欣身上尋找線索,可即便徐忠他們坦誠相見,來人依然惜字如金。

  于觀眾而言,涉案劇的重心常在求真相、探人心。《狂飆》裏,誰是內鬼、“保護傘”到了哪層,安欣又將面對多少次黑與白的交鋒、情與法的交戰,凡此種種都是故事的魅力。但對創作端,涉案涉黑題材可謂難中之難,過於離奇過於感官刺激或為了“揭黑”而細細地獵奇“描黑”,都已被證實此路不通。創作的起點和依據何在?導演徐紀周藉由劇名解答:“毛澤東在《蝶戀花·從汀州向長沙》中寫下‘狂飆為我從天落’,‘狂飆’二字組成了一個很有力量的詞,就像這些年來國家對犯罪分子及其保護傘的打擊力度那樣,如疾風驟雨狂飆前行。”換言之,真實是創作的最大底氣。

  2021年,“掃黑除惡常態化”被寫入“兩高”的工作報告。在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之後,一場推向縱深的常態化鬥爭拉開大幕,打傘破網、刀刃向內,為續寫“中國之治”新篇章提供更有力的法治保障。徐紀周説,《狂飆》之所以定位在2000年、2006年、2021年三個時間點,一方面是為呈現人物命運在近21年的時間裏跌宕起伏,更重要的一面,因為2021年掃黑除惡常態化後,各部門的協同辦案更有法可依,這才有了劇中“倒查20年”的舉措去審理陳年舊案。

  真實的“有傘必打”疾風驟雨,奠定了創作的根基。而劇中對掃黑除惡鬥爭之艱巨複雜,也反饋出了現實主義的深刻能量。以開篇為例,面對指導組到來,有人不屑“頂多是一陣風”,有人猜測“這麼大的霹靂應該會下大雨”,還有人在沉默中觀望……短短一次會面不僅從戲劇性上拋出隱喻,它還承擔著為作品定位的使命——指導組入駐,彰顯相關機構對撥亂必須要清源、長治方能久安的決心;黑惡勢力倡狂初顯與大多數默不作聲,反映掃黑除惡常態化任重道遠。

  在邪不勝正的必然過程中,剖析人性的沉淪

  《狂飆》的題材特殊而罕有。但這並不意味著,由中央政法委把關導航的創作僅僅靠“題材紅利”一招制勝。作為一部聚焦現實中掃黑除惡的涉案劇,邪不壓正、激濁揚清是個必然的過程,謳歌在打傘破網行動中的時代英雄,亦是應有之義。如何在正義必勝的“可預知”結局到來前,讓故事扣人心弦,則是電視劇的藝術追求。

  愛奇藝高級副總裁、該劇總製片人戴瑩認為,不同以往注重案件呈現與破解的類型片,《狂飆》對涉案劇的敘事創新體現在“人”,“塑造一組初心不改、與黑惡勢力鬥爭到底的英雄群像,也勾勒時代推波助瀾下兩個對立的小人物的命運曲線,以此牽引著觀眾目光去剖析人心的嬗變、人性的沉淪”。

  2000年,刑警安欣與賣魚郎高啟強相識于大年三十。那天,小販高啟強遭菜場惡霸敲詐毆打後反被誣告,萬般落魄之時,是安欣為高家兄妹張羅了一場特別的“年夜飯”,投來最深切的同情。這場小人物間的相逢本有機會朝著友情向發展。但在慾望驅使下,人性的弱點一再擴張,高啟強墮落了,步步滑向深淵。

  2021年的時間線上,安欣容顏大改、滿頭華發,可即便一無所有,他內心那團守護一方平安正義的烈火從未熄滅,“這麼多年,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後路”。作為捍衛公平正義的警隊一員,安欣的20年蛻變,A面是與黑惡勢力鬥爭到底的無悔初心,B面則是從智計勇氣的較量到意志力打磨的升維。2021年的高啟強也不復吳下阿蒙,搖身黑惡勢力集團頭目。作為安欣的對照角色,高啟強的20年墮落,則是人性軟肋與底線喪失的復調敘事、觸目驚心的普通人墜入犯罪深淵的警醒史。

  值得一提的是,《狂飆》在每集開篇都有個特別的設計:以徐忠的獨白對調查過程進行實時反思。從高啟強墜入深淵的轉變中,他看到了社會中不公平催生小人物鋌而走險的可能性;在面對國家公職人員被腐蝕、被拉攏淪為犯罪分子保護傘時,他反思“很多時候貪腐就是從一杯酒一頓飯開始的”;他不斷重復“公生明,廉生威。唯有執法者嚴守公正廉潔,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成為一柄永不生銹的鋼刀”……而《狂飆》的意義,即在這重重追問裏。( 記者 王彥)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