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電影   |   電視   |   演出   |   綜藝   |   時尚   |   星途   |   圖庫   |   環球星訪談   |   熱詞   |   1+1觀影團   |   微網志
【第149期】環球星訪談·白客的“佛係”人生_fororder_環球星訪談專題banner白客

獨家專訪白客

  • 有把握才會接演角色

    “我選角色劇本還是本著自己的能力來,如果對我來説難度特別大的,可能不會接,主要是也不想毀人家劇本。”
  • 轉型只是順勢而為

    “我誰也不敢諷刺,我會考慮到你的感受,也不敢冒犯你,我還做什麼喜劇,所以慢慢地我就不太拍了。”
  • 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狀態

     對於未來,白客似乎並沒有很多期待,在事業上也沒有什麼野心和慾望,他説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狀態。“

  “在觀眾的角度看可能是轉型,對我自己而言就是順勢而為。”2013年憑藉現象級搞笑迷你劇《萬萬沒想到》中的“王大錘”一角,白客進入大眾視野,此後接連出演多部喜劇作品。而如今,白客似乎在有意轉型,懸疑題材的電影《門鎖》和電視劇《江照黎明》的播出,讓觀眾看到了白客身上的更多可能性。

  近期懸疑劇《江照黎明》的播出讓觀眾再次被白客圈粉,他飾演的男主王誠在青春期遭受家庭變故,背負著秘密和壓力獨自前行,在和女主李曉楠的相處中實現了雙向救贖。“他一直記得年少時女主對他的幫助,也許微不足道,但是對於當時的他來説就是一束光,後來再次相遇就是命運使然,讓他們兩個人完成一段自我救贖。”此次和馬思純合作,白客表示兩人配合得很默契,“有時候對手戲演員之間不一定能接得住,但是我和馬老師拍攝起來很順利,沒有那種隔閡和抗拒的感覺。”

  飾演王誠這個人物于白客而言沒有任何挑戰,他接戲之前會有自己的判斷,“我選角色劇本還是本著自己的能力來,如果對我來説難度特別大的,可能不會接,主要是也不想毀人家劇本。”

  《江照黎明》開播之後憑藉演員的精湛演繹,劇情的多重反轉,收穫眾多口碑好評,觀眾對於該劇的評價白客也會去看,“我這人不喜歡説好話,印象比較深刻的評價‘全靠同行襯托’。”在拍攝之前,白客從未想過該劇會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我是因為個人愛好選擇拍攝的這部戲,大家喜歡我會很開心,不喜歡我也沒什麼辦法!”

  接演懸疑劇對於白客來説並不是刻意轉型而是順勢而為,他本身就是懸疑題材愛好者,平時沒事也愛看這類的小説。再加上當下拍攝喜劇作品很容易受到輿論影響,有的觀眾看到會有種被冒犯的感覺,而越來越多的人不想被冒犯,“我誰也不敢諷刺,我會考慮到你的感受,也不敢冒犯你,我還做什麼喜劇,所以慢慢地我就不太拍了。”某種程度上來講白客也算是被動轉型。

  “説實話,我能夠走到今天,在表演上靠的還是天分。”白客深知自己表演的優勢和壁壘,和科班出身的演員相比,他坦言自己在硬功力上差距很大,“當我在看一些節目的時候,發現科班出身的演員專業的臺詞處理方式以及一些身段我是完全沒有的。”但是演員並不是標準化的産品,“拍攝的過程中,你扮演的是活生生的人,有時候這些硬功力不會影響到你的創作。”白客説自己在塑造人物上就是吃透了這一點,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豐富,再去演繹新的角色讓他更有底氣。

  入行將近十年,演員這個職業拓寬了白客人生的寬度,也讓他越來越了解自己,變得不卑不亢,“進入這行以來我是開心的,在更多事情上有了自己的主見,不會被外在輿論輕易影響,我覺得這是我十年來的成長。”時間讓他變得愈發成熟,“以前就像只無頭蒼蠅四面亂撞,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撞開這個墻,現在認準了方向,很快就撞開了,飛的還挺好。”

  對於未來,白客似乎並沒有很多期待,在事業上也沒有什麼野心和慾望,他説維持現狀就是最好的狀態。“演員一般都很被動,但是我又不是最被動的那批人,生活也沒有特別大的憂慮,所以也沒有其他可奢求的東西。”當問他有沒有自己想挑戰的角色時,白客説自己沒有任何想法,“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樣的導演、什麼樣的本子會找來,出現的時候我就去接觸,主要還是看緣分。”

  白客的“佛係”和“不爭”反而讓人不解和困惑,當下演藝圈更新換代如此之快,對於大多數演員來説,與其被動等待不如主動出擊爭取角色,但是白客卻説“這事我不幹”,他的直白和坦誠讓記者很是詫異,他解釋道:“大家都是演員,按理説沒有大小之分,但是到市場上是被區別對待的。你看《喜劇之王》以及那些關於橫漂故事,那些小演員往上走多麼不容易,尊嚴被人踩在腳底下。如果你想往上走,有些事情你不能那麼要面子,但是我要面子,所以我不幹,尊嚴還是很重要的。我很慶倖自己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有了知名度,所以我沒有經歷過那個階段,不然我也進不了這行。”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隨性的人,還可以的人。”這是白客對自己的評價,他説自己是一個“樂觀的虛無主義者”,他解釋道:“每個人對世界的理解不一樣,這只是我的個人看法。我覺得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無意義的,最終化為虛無,但是如果你以這個角度來看世界的話,很容易變得悲觀。如果你換個角度,既然都是沒意義的,那你就每天圖個樂呵,開開心心做好自己當下要做的事情,讓家裏人也開心。”

  “平靜”是白客當下的情緒狀態,年輕人焦慮和恐慌,這些情緒起伏很少出現在他的生活中,“我這個人不大記事,就什麼事都能過去,反正也總會過去,也不是特別計較得失。”他説自己如今就是在沒有奮鬥動力的情況下奮鬥,“這其實並不矛盾,為了生存下去,有時候會有一些短暫的動力,雖然不能持續太久,但是也能幫助你前進一段道路。”(文/武若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