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滾動 > 正文
【國際銳評】拜登中東之行扯上中國是想歪了吧
2022-07-11 20:21:25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線上編輯:胡君顏

  美國總統拜登本週將訪問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河西岸和沙烏地阿拉伯,這是他上任以來首次訪問中東地區。當地時間9日,拜登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聲稱此訪對美國安全“至關重要”,同時強調“要在與中國的競爭中勝出”。

  儘管拜登在文章中努力用宏大詞彙“包裝”中東之行的動機,但CNN直言,任何説辭都無法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如果沒有俄烏衝突導致全球石油市場動蕩,美國總統可能根本不會前往中東地區。

  當前,飆升的油價、40年來最嚴峻的通脹以及美國人對經濟衰退的擔憂,讓面臨中期選舉的拜登政府“壓力山大”。據美國線上民調公司Civiqs數據,截至9日,拜登工作支援率的滾動平均值跌破30%大關,降至有史以來的最低水準。《外交事務》雜誌分析,扭轉這一局面的關鍵在於沙特,因為沙特是唯一擁有足夠過剩産能來穩定石油市場的産油國。

  既然拜登此行主要瞄著沙特增産與修補關係而去,為何又要扯上中國?這背後有著多重考量。

  就美國國內政治而言,當前華盛頓政壇出現一種扭曲現象,即反華成了最大的“政治正確”。任何事情只要打著反華的幌子,似乎就具備了所謂的合理性。在2018年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後,拜登曾嚴厲批評沙特王儲,聲稱要讓沙特成為被唾棄的國家。如今迫於現實壓力,拜登政府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引發國內巨大爭議。拿“與中國競爭”説事,就成為其轉移注意力、為沙特之行辯護的一個手段。正如《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指出,如果拜登將訪問沙特作為贏得與中國“新冷戰”戰略的一部分,或許能夠得到國內的理解。

  不過,這並不僅僅是説辭,也是拜登此行的一個重要目的。正如他在文章中所説,為對抗俄羅斯、在與中國競爭中勝出,“我們必須與那些能夠影響這些結果的國家直接接觸”。這表明,美國想把中東當作與中俄開展戰略博弈的舞臺。

  拜登政府上臺一年多來,將全球戰略重點進一步轉向亞太地區,中東政策可謂毫無建樹:伊朗核協議談判無果、從阿富汗撤軍留下安全真空、以色列沙特等傳統盟友對其不滿的聲音高漲……種種跡象表明,中東在美國全球戰略中地位已經下降。

  與此同時,中東地區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樞紐,對華合作不斷取得新成果。以沙特為例,統計數據顯示,2000年至2021年間,沙特與美國的貿易額僅小幅上升——從205億美元上升至248億美元,而同期沙特與中國的貿易額從30億美元飆升至670億美元。“一帶一路”倡議與沙特“2030願景”的有機對接,正給沙特發展帶來新機遇。這讓抱著零和思維的美政客眼紅不已,更擔心在中東的影響力受到衝擊。這從一個側面解釋了為何在今年七國集團峰會上,拜登宣佈啟動所謂“全球基礎設施夥伴關係”倡議——對抗 “一帶一路”、破壞中國與沿線國家合作的意圖不言而喻。

  不只如此。在美國推動北約“全球化”的背景下,中東也被納入其搞集團政治的雷達之中。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3月參加“阿拉伯-以色列峰會”,到拜登此行將要出席海合會與埃及、伊拉克和約旦共同舉辦的峰會,外界普遍認為,美國試圖建立新的區域聯盟、甚至打造“中東版北約”對抗中國的跡象十分明顯。

  然而,無論是説服沙特增産石油、緩解與盟友關係,還是想拉攏中東國家構建反華小團體,拜登此行的目標都不會輕易實現。因為沒有哪個國家願意為美式霸權放棄自身利益,充當“合則用、不用則棄”的擺設與棋子。拜登中東之行將再次證明,美國只手遮天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國際銳評評論員)

標簽:國際銳評